意乱情迷季
文 / 孜羽 2016年09月18日 11:29:23 339

假期那么悠长,大学里又没有多少学习压力,生活又都那么地无忧无虑,作为90后的漂亮女孩恬恬和小帅哥琉琉在这个时期除了尽情地玩,还有什么其它的事可做么。生活在这样一个开放的社会,对与错的标准也开放得千姿百态了。年轻人对很多事情当然不管,也不愿意思量和顾及那么多,做事的动机和目的(当然不能说成是标准)或许只有一条,就是只要自己感觉好就行了,这实在是一种幸运,能够过上这种生活也确是一种幸福。

两人是前后桌的同学都一年多了,平时一起上课时少不了打情骂俏,上图书馆时少不了成双入对,吃饭时少不了互相夹肉……关系越来越亲密,在学校里拥抱接吻什么的也成了家常便饭,不但在别人看来是情投意合的一对,而事实上他们确是无话不说,心心相印。一对娇娃尽享着青春的幸福,眼看着要开学了,还没玩够,就约了到城里最有名的露天冰场滑冰。

恬恬穿着白色的羽绒服、黑色紧身牛仔裤,将细长的双腿踩在冰鞋里,滑冰的时候身影很是俏丽。起伏飘逸的长发,映衬着粉润的面庞,玲珑的身材、精致的五官、以及那浑身散发出来的青春活力和妩媚娇态,令琉琉心中漾起阵阵冲动。他滑到恬恬身边搂住她的腰,两人亲了一下双唇。“不玩了”,琉琉说:“去我家吧,看看狗狗和鱼去。”恬恬会心一笑,毫不犹豫地说道:“行啊,走吧。”两人很自然地拉着手滑出了冰场,换上靴子。收拾完后,琉琉开着自家的小轿车载着恬恬回家。

到了家里,两人没看狗和鱼,而是在床上开始腻味。大冬天的,虽然穿得多,但不知觉中双方都脱得只剩了内裤。这时,恬恬捏着内裤不让再脱。琉琉继续亲吻抚摸,并说:“你倒是睁眼看看我的两只狗狗一条鱼呀”。恬恬此时有些微呻,并笑说:“你还真懂女人。”琉琉听完这话自然知道对方意图,便从床头拿出一枚“杜蕾斯”。恬恬与其说是有奉献精神,还不如说是温柔体贴地说:“你不用戴了,那样你会影响你的感觉。”琉琉也表现得很有责任感和体贴地说:“没事,还是戴上吧。” (后来据恬恬说经过两分钟,据琉琉说经过四分钟)事毕。两人又腻味了一会,琉琉就开着车带恬恬回家,然后吻别。

很快开学了,两人自然更加亲密,一起上学放学,一起吃饭睡觉。在一起的私密空间里,包括在路上,在车里只要想做,就像接吻一般随意简单地来做。平日里说不尽,聊不够的情话就在QQ里继续聊。双方都打心眼里喜欢对方,都把对方看作是心灵里的知己、身体的伴侣。

这一日,恬恬在自家的床上小睡。屋外很安静,屋内也很安静,洁白的墙壁上贴着她各种姿势与笑脸的写真照。浅粉色染花的窗帘半掩,透着午后的慵懒和闺房的缱绻。尽管外面寒风呼啸,但室内还是温暖馨香。突然扔在沙发上的手机响了。恬恬没听见,倒是在一旁的男友飞飞听到了。飞飞拿起手机,看到是琉琉的短信。短信写道:“我去女友家,别跟我打电话。”飞飞心里一紧,是蹊跷之中的不详感,就推醒了恬恬问“琉琉是谁?”恬恬说:“是同学。”飞飞说:“把你的QQ打开让我看看。”恬恬不想让看,但最后还是打开了手机上的聊天记录让飞飞看。飞飞看到那记录的内容很暧昧,顿时怒火中烧,就问:“你是不是跟他发生了关系?”。恬恬顿时哭了,说:“是。”飞飞一时不知所措,愤怒地就起身要走。恬恬抱着飞飞哭求他不要走,说自己很爱他,请他原谅。

尽管恬恬紧抱着自己央求,但此时飞飞的耳目中已经没有恬恬,头脑中闪过了百种念头。毕竟自己是个无业青年,能够和恬恬这样的大学生在一起,不知有多开心、骄傲和幸福呢,要说分手,还真是舍不得。最后飞飞经过激烈的思想斗争平静了下来对恬恬说:“都怪我跟你吵架,让咱们产生了隔膜。但这事不能就这么完了。”恬恬问:“你想怎样?”飞飞恨恨地说:“让他给钱,补偿你。”恬恬以为这样飞飞就能怒消气散,心回意转,就说:“行。你想要多少钱。”飞飞狠狠地说:“不要十万八万,也得要五六万。不能再少了。”恬恬说行。

飞飞就拿着恬恬的手机给琉琉打电话,琉琉一直没接。飞飞气急败坏地发了短信说:“你和我老婆爽不爽?”琉琉一看短信知道事情败露,就赶紧回了电话。飞飞向琉琉要十万块钱,否则就要告琉琉强奸。琉琉说不是强奸,也没那么多钱。二人言语不合就挂了电话。飞飞转头一边骂一边引导恬恬把细节都说了个清楚,并问:“你当时是不是捏着裤衩不让脱?”恬恬说是。飞飞说:“这说明你不愿意,这就叫强奸,你知道不知道?”恬恬无语以对,只能抹眼泪。飞飞最后要恬恬把当天的内裤拿出来。恬恬没敢多说,就把自己的内裤扒下来给了飞飞。飞飞说:“你带我去琉琉家,找他们要钱。”恬恬就穿了衣服和飞飞一起去琉琉家。

琉琉在家里正惊慌失措地向父亲求救:“爸,我惹事儿了。”琉琉爸问:“什么事?”琉琉说:“我一女同学恬恬的男朋友说我强奸了恬恬,要告我呢。”“那,”琉琉爸一时气急,结巴地问:“那,你到底有没有强奸人家?”“没有——”琉琉差点哭了说:“我俩是自愿的。”琉琉爸气归气,但事到临头还得为儿子撑着,说:“你甭管了,我来处理。”二人正说着,飞飞和恬恬来了。恬恬不愿进去,就在门外等着。琉琉爸让琉琉进了屋回避。飞飞说:“叔叔,可能你已经知道了琉琉把我女友强奸了。你看怎么办?”

“他俩是自愿的。”琉琉爸说。飞飞说:“恬恬就在门外,你问问她当时是不是捏着内裤不让脱?她要是愿意,还带我来干嘛?”琉琉爸自知理亏,就说咱们私了吧。二人讨价还价差距很大,飞飞怒气冲冲地晃着恬恬的裤衩说:“你要不给钱,我就把裤衩撕了,就说是你儿子当时撕的,这样能加重几年。你别忘了这上面还有你儿子的东西,公安局一鉴定就能鉴定出来。”琉琉爸知道公安局有这技术,就说:“小兄弟,我们愿意私了,可是你要得太多,能不能少些?”“不行,”飞飞说:“这种事,都得要二十来万,我们已经够意思了,你要再这样,那就算了。我这就报警。”“别别,”琉琉爸经不住飞飞吓唬,就答应给六万块,还约好了到一个饭馆内交钱。

飞飞带了恬恬一起来到约好的饭馆,见到了琉琉爸。琉琉爸第一句话就问:“你把那裤衩撕了吗?”“没撕,”飞飞说:“你要没带钱,咱们就别谈了。”琉琉爸听说没撕裤衩就放了心,把钱递给飞飞。飞飞和恬恬数了一下钱,发现不是六万而是五万。飞飞怒道:“你怎么才拿五万来,还差一万呢。”琉琉爸哭丧着脸说:“真没那么多啦。这些都是东拼西凑的。”“不行,你让琉琉把钱送来,让他跟我们写个协议,签个字。这事就算完了。”“好吧。”琉琉爸无奈只好给琉琉妈妈打了电话让送一万元来。琉琉爸早已让琉琉妈准备了钱,本想能赖一万是一万,但见赖不掉就只好打了电话。不一会儿,琉琉妈也来了把钱交给了飞飞和恬恬。飞飞催着两人把琉琉叫来签协议。琉琉爸只好打电话让琉琉来签字。

不一会儿琉琉来了,还带了两名警察。警察把在场的五人一起带回派出所进行审查。双方把事情说得很清楚,因此从法律的角度判断这种事情很简单。飞飞、恬恬以敲诈勒索被刑事拘留。

琉琉捏着被归还的钱款回家时和被装在囚车里的飞飞和恬恬擦身而过。双方都不再理会对方,都没有想到是这样一种结果。心中是痛恨、遗憾、悲伤……还是满意、解脱、决绝……没有人能说得清楚。但内心的沮丧是肯定的,因为这种结果并不美好。

人本就是个复杂体。不能否认恬恬和飞飞,和琉琉之间的爱都是真挚的。但真挚不见得就是美好,也不足以作为放纵的理由;真情也不足以作为丑陋与邪恶的挡箭牌和遮羞布。真挚情感无节制的流露与宣泄,只是人的动物性的体现,但不要忘了,与之不可分割的是人的社会属性。人还要有社会责任的担当与制约,对亲属,对朋友,对爱人要有真挚的担当,自觉约束欲望的冲击,才是高尚的人,才能做出美好的事。不论什么人站在什么立场和角度,只强调动物性,便是一种邪恶;只强调社会性,便是一种虚伪。

生活终究会给意乱情迷的年轻人补上一课。



自留地文字FM分享 美文摘抄情感故事美文阅读 ,同时也关注各种 好听的音乐好句子摘抄等。CTRL+D即可收藏本站,我们期待您的再次光临!



热门话题

情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