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沙枣花
文 / 西域愚人 2016年09月17日 22:05:14 346

每当沙枣花盛开时节,似乎总看到他还在沙枣树下徘徊,痴情的望着清香馥郁沙枣花,不时的自言自语:“唉!若兰,我还是没有找到红色的沙枣花,给你折两枝白色的或是黄色的吧?”他没有等到他所说的若兰,两年前他的儿子把他从南方送了回来,那是沙枣花盛开的季节,他儿子捧着他的骨灰回到了一生痴迷的地方。按照他的遗愿把他埋在了编外连靠近沙枣树的地方,与别的死者不同的是他的棺材里摆满了刚开花的沙枣枝,他的骨灰镶嵌在沙枣花丛中。

若兰来了,本来她发誓不再踏进这里半步了。曾经的初恋、背叛、伤害都发生在这伤心之地。直到又遇到了云萍——这个让她恨之入骨横刀夺爱的女人,她才改变了自己的看法,耄耋之年又急匆匆地回到这终身难以忘怀的地方。

若兰是在看病人病历时发现了云萍,也许随着时间的推移,恨也会慢慢淡化;或许是想知道那个曾经的他近况如何。便平静地走进云萍的病房,看到这个年轻时妖娆,老了尚有几分媚姿的女人,心里就燃起了一股无名的妒火,但很快又熄灭了。于是上前轻轻问道:“你还认识我吗?云萍”“认识”云萍的回答让她很纳闷,竟没有一点羞愧和惊恐的样子。云萍顿了顿说,我早就知道你是这家医院最好的教授,也是全国著名的肿瘤专家,我故意在填病历时写上,去新疆支边一条就是想让你认出我。我没有勇气去你家里找你,又不想把那些秘密带进棺材里,如果再不告诉你真相,恐怕我死不瞑目。若兰惊问道:“真相,什么真相,你快说。”

云萍看了看若兰身边的医护人员,若兰明白就让其他人员都出去。云萍那干涩的眼里流出几滴忏悔泪珠,哽咽说:“若兰我对不起你,更对不起肖振江。哪孩子不是肖振江的,是当时文革小组长的,他自始至终都没有碰过我一次。”若兰又是一惊,然后又轻轻摇摇头。云萍就详细地叙述了事情的经过。

你知道我是一个虚荣心很强的人,以为到了新疆可以进机关或学校工作,谁曾想竟是整天与土地打交道,恶劣的天气,令人生畏的蚊虫折磨得我一天都不想呆在哪里。城里又没关系和路子,我只好求当时的文革小组长帮忙,看着他用色咪咪的眼光盯着我的胸部,晚上还是走进了他的办公室,想用自己的身体换一个回城的指标,早日离开那鬼地方。可是那贪婪无耻的家伙为了长期占有我,总是推三阻四不给我弄指标,看到别人有关系的渐渐回城里去了,我就去问他因为什么不履行承诺。他威胁我说只要敢把这事说出,就把你搞臭。你也知道他的岳父是农场革委会主任。不知他老婆从那里听到一些风言风语,让他解释清楚我与他的关系,如果真的有染,她就让她父亲把我调到戈壁滩上的牧点去放羊,一辈子也休想回城里去。就在我们急于没有办法的时候,肖振江来找他,求他给你弄一张回城的指标,肖振江说,自从你接到家里的来信,知道你母亲身体不好,一直暗暗流泪。看到你伤心的样子,肖振江很心疼,就暗暗发誓要给你弄一个指标。给一个“反动学术权威”的子女弄一个指标,困难可想而知。

小组长看到肖振江认真的样子就说,要想让若兰回城里去,你必须答应我一个条件,否则免谈。当肖振江知道条件是必须承认云萍怀孕是肖振江所为时,骂了一声“无耻”摔门而去。可是过了两天肖振江又找到了小组长,双眼布满了血丝痛苦地说,愿意背这个黑锅,唯一的条件就是要让若兰快点回去,他不想看到若兰伤心。于是才有派出所来人抓走了肖振江说他是强奸犯,你也顺理成章的拿到了指标。你哭了好几天,一开始你根本不相信肖振江是那样的人,直到肖振江自己都承认,你才彻底崩溃。你简单的收拾一下行李,连看他一眼都没有你就回城里去了。

唉!你走后两个月,小组长骑自行车出去喝酒回来掉进大渠里淹死了。单位又来了个领导是肖振江的战友,找到我说他不相信肖振江会做出那样的事,就在出事前的一个月战友聚会,还炫耀他和农场最漂亮最有文化的知青处于热恋之中,战友们问他是谁,他说一个特别喜欢沙枣花的女孩,要一辈子都给她送沙枣花。领导给我做思想工作,让我说实话不要害人家一辈子,一生都在监狱里度过。我心里也清楚小组长死了我就没了依赖,以后还要生活就咬定肚里的孩子是肖振江的,再说当时哪个姐妹不是把肖振江作为偶像的,根红苗正又帅气,心底特别善良。我就给领导说我们是谈恋爱不小心怀孕的,怕单位处理我们才商量好,他一人承担全部责任。领导还笑我们幼稚,真正谈恋爱组织上是关心支持的。就这样领导又托了好多关系才把他放了出来,我也就顺理成章成了他的女人。他出来时我已经快临盆了,我们就分开睡,有人时说上一两句话,没人时整天不说一句话。记得孩子四个月的时候,我问他为啥一下都不碰我,他淡淡地说他一辈子只爱一个女人,不会再碰另外一个女人了。再三追问是不是若兰,他点了点头。我痛苦的哭了为什么拥有你却得不到你得人和心。虽然我们没有话说,但他对儿子很好,下班回来总是抱着哄着,甚至儿子只要看见他在就不再理我了。这样的日过了一年多,我拿走了他全部的积蓄五十六元钱,把儿子留给他我回到了城里。早些年听那里的朋友说,儿子考上了大学,在南方工作挺有出息的,他一直还在新疆。

若兰手里的纸巾已经湿了几张,嘴里喃喃地说,振江这是为何?你为什么不与我解释啊?这么多年我总感觉自己做错了什么,却是我辜负了你。云萍,你们现在还联系吗?能不能把电话给我,现在就给他打电话。云萍叹了口气说,那里的老人有的不在了,有的回内地了,最后一次联系也近十年了。

垦区的五月乍暖还寒,虽然不像内地初夏的繁华,但也绿意盎然。若兰走在这阔别近半个世纪的大地上,仰望着郁郁葱葱的沙枣林,嗅着那久违的沙枣花清香,仿佛又回到了那火红的年代。在知识青年要上山下乡的大潮中,她和同学们从东部沿海的大城市,来到了大西北这个正需要她们的地方。现实总爱与理想开玩笑,在好奇心过后就要塌实的面对现实,地窝子,煤油灯,牛粪取暖,肆虐的蚊虫以及狂风暴雪的恶劣环境中生活了两年多。为了打发那无聊的日子,喜欢坐在地窝子的煤油灯下看书,在沙枣盛开时会折一两枝插在装有水的酒瓶里,地窝子弥漫着淡淡的清香,也是年轻人最感浪漫和开心的时候。

最难忘的是若兰一人去沙枣林里,想去近距离的享受大自然恩赐,欣赏蝶蜂怎样游曳在沙枣花间,刚进树林就隐约看见一条狼在吃东西,吓得扭脸往回跑去,嘴里大声喊着有狼,就在附近浇水的肖振江扛着坎土曼飞跑过来问狼在那里,若兰用手往后一指,肖振江仔细看了看笑道:“我以为你遇上狼群了,这是只独狼,喜欢在里面逮野兔吃,一般不伤害人。你既然害怕狼为啥还来这里?”若兰看着单位里最帅气的小伙子那认真的样子,小声说:“想折几枝沙枣花放在卧室”“外面那么多干嘛跑到里面出了事情咋办?”肖振江关心而责备地说。若兰狡辩地说:“沙枣花那么让人喜欢,美丽的花蕊,淡淡的清香。外面的都是白色的或浅黄色的,我想里面一定有粉色的或红色的沙枣花。红色的沙枣花一定很美,就往里面寻找啊”其实若兰心里明白根本没有红色的沙枣花,只是想给憨厚的帅小伙多说几句话,逗逗他。不曾想肖振江认真的说,只要你喜欢沙枣花,我会天天给你送一些过去,尽最大努力给你找到红色的沙枣花。你一个人可不许再进沙枣林了。从此以后,每到沙枣开放的季节,若兰每天都收到送来的沙枣花,都羡慕若兰房子里沙枣花开的最早,时间最长,香味最浓。姐妹们都夸若兰有福气找了一个好的护花使者,就连自己也得意的说:“幽兰香渐远,尚存沟壑间。此花清香溢,缕缕暖心田。”

此时的清香再也无法暖若兰的心田,她的心就像被这葱郁沙枣树遮住了,看不到一束阳光。她已经从单位领导哪里知道,振江已经走了,抱着他一生挚爱的沙枣花走了。她来看他来了,没有别的祭品只有几枝沙枣花静静摆放在墓碑前,她轻轻地对他诉说着。她已经没有了眼泪,而她的心在滴血,滴在沙枣枝上,沙枣花慢慢地变成了红色。张小娴语录:深情是我担不起的重担,情话只是偶然兑现的谎言



自留地文字FM分享 美文摘抄情感故事美文阅读 ,同时也关注各种 好听的音乐好句子摘抄等。CTRL+D即可收藏本站,我们期待您的再次光临!



热门话题

情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