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见围城
文 / 红灯花 2016年09月16日 8:50:12 308

已经是早上八点有余,君豪赖在床上,沉浸在无序的思绪中,没有起来的念头。楼下栀子花的幽香扑进窗来,香得让人鼻子发痒。窗台上的那盆蔷薇开得正旺,这让人心绪亢奋的精灵,如今灿烂到了极致,但终将面临凋零。

君豪自然又想到了文娟,这个西子湖畔长大的女孩,象一只蝴蝶,轻盈地飞进他的心里,安祥入眠,不肯再离去。君豪象个大哥哥般的呵护,让文娟欢快得如同西湖边的杨柳,随风摇摆,婀娜多姿。而君豪也情不自禁地沉醉其中,一醉就是十年……幸福的时光里,总会有些纠结的东西,被主人暂时搁浅。

十年里,当文娟每次天真地问君豪:“什么时候娶我啊?”他总是笑着回答:“今冬明春”,而两人同样的问答,重复到如今已整整十年!

还记得那天离开杭城的晚上,两人又在一起喝了点红酒。文娟有点微醉,张着笑脸凝视着他,长长地叹了口气:“君豪,我已经三十五了……我累了!想安安静静地睡觉……”文娟说这话的时候,依然笑着,但迷茫的眼睛里溢满泪光。君豪语噎,抓起酒杯,一饮而尽……君豪木讷地对文娟就说了一句话:“再等我一个月”,然后头也不回地扬场而去……他不想在文娟面前流泪,他知道此刻的文娟,一双期盼和哀怨的大眼睛透过酒吧的玻璃墙,一定在追随着他的身影,直到他消失在梧桐大街的夜色中。

君豪就这么思绪着,也不想起床。应该是近十点钟了吧,老婆在厨房里咚咚地斩着排骨,随声也在温柔地叫他起床。每次从杭州回家小息,老婆都象刚刚结婚的小媳妇,幸福地买菜做饭,倒茶提烟,总是反复地关照君豪:“你马上也五十了!酒要少喝,烟要少抽。公司的事情,交给手下人多干干,不要老是喜欢一个人顶着……”以前老婆这种不厌其烦的唠叨,君豪总感到有点厌烦。今天他知道,老婆肯定又要说这样的话了。

起了床,君豪坐在客厅里,喝着老婆泡的天目湖白茶。其实他喝惯了西湖龙井,对家乡这种淡而无味的白茶,已感觉不习惯了。他思绪有点迷茫,头脑里晕乎乎的。唉!想想该如何开口和老婆说呢?爱情和婚姻的砝码又怎么安置方可心安呢?

亲爱的读者,我们不得不佩服有着老牌大学文凭的私企老板君豪先生,他和文娟保持了整整十年的情人关系,而他的老婆家人却一无所知,真是有文化的流氓更可怕啊!呵呵……

话回正题。君豪喝着茶,抽着烟,脑袋里编织着话稿。厨房里传来老婆啊唷的惊呼声,他问怎么了,老婆说不小心菜刀割破手指了。他急忙起身到厨房,看到老婆正低着头,另一只手捏着出血的手指,低头嘴不停地对着伤口呵气。就在这一瞬间,他发现老婆头上的白发又多了!头顶灰白乎乎的一大片……他问老婆:“你怎么会有这么多白头发了啊?我以前回来,你怎么没有啊?”老婆停住呵气,象小女人娇羞般回答:“以前你回来,都是有确定时间的,我提前就烔油了。这次你突然赶回家,我没有烔油哇。嫌我老了吧?外面重找个小丫头好了!哈哈哈……”君豪看着笑得满脸菊花纹的老婆,心里一股热流直涌上来,鼻子有点发酸,眼睛里热辣辣的……他克制着自己没有落泪,找了张创可贴,帮老婆包好伤口,自己感到有点哀伤,便重新坐回了客厅。老婆也不容易啊!跟着他这么多年,苦也吃过,难也受过,一直把他当皇帝一样侍候着,并为他生了一对优秀的儿女,可以说自己是她的整个世界。而今她也老了!如果真的要提出离婚,她会彻底垮掉的……

楼下的栀子花开得真香!君豪走到阳台旁,俯首望楼下,只见墨绿的叶子丛中,洁白的栀子花,开得那么宁静,纯洁……君豪坚定地相信,自己不会对老婆说出这种让她伤心欲绝的话了。他准备吃过中饭后,好好陪老婆逛逛公园转转超市。以前回家来,老婆总在他面前说,很羡慕人家老夫老妻一起牵手逛公园溜商场的。

明天,他就回杭城。该怎么面对文娟?该如何说呢?他不知道。种瓜得瓜,种豆得豆,甘苦因果自饮,反正今天不再纠结地想了,也许一切都会自然地好起来的……

亲爱的读者,你说我们的主人公君豪该如何办呢?我想,只有天知道吧!钱钟书先生在他的《围城》里这样说:“围在城里的人想逃出来,城外的想冲进去……”老先生一语道破了亘古不变的爱情和婚姻魔咒,让我们感叹绵绵……



自留地文字FM分享 美文摘抄情感故事美文阅读 ,同时也关注各种 好听的音乐好句子摘抄等。CTRL+D即可收藏本站,我们期待您的再次光临!



热门话题

情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