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你回家
文 / 红灯花 2016年09月16日 7:57:14 322

盛夏的重庆,忽晴忽雨,天地间如同蒸笼,浑身仿佛沾满胶水,潮湿闷热得人儿心烦意乱。

兰花打扫完了最后一间牛舍,时间已近中午。她放下扫把,抚摸了两下身边的奶牛,在心里默默地说:“再见了,我的伙计们……”。她准备回屋收拾一下行李,能够提前点去火车站。奶牛场的事情,她昨晚已经同弟弟交待清楚了,她可以放心地离开了。

回到屋里,妈妈已经帮她整理好了一大包行李,干坐在堂前,眼泪巴巴地看着她。她感到鼻子发酸,眼睛发涩,于是赶紧去洗了把脸,她不想让妈妈看到她哭。她在大衣柜里捧出一只精致的粉红色旅行箱,这还是以前在上海时,国平买给她的呢。她边整理行李,边对妈妈说:“妈,你别伤心了,我会经常回来的。你在家要记得天天吃胃药啊……”,爸爸死得早,妈妈把她和弟弟俩养大,吃尽了苦头。现在日子总算好了,可她却不能再在妈妈身边了,她要到遥远的江苏溧阳去了。因为她答应国平的,无论何时何地,她一定会陪国平回家的。

来到火车站,兰花紧紧拎着那只粉红旅行箱,剪票上车后,她便浑身软绵绵地躺在卧铺上,脸紧贴着那只粉红旅行箱,最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眼泪哗哗地流了出来。这眼泪中有对故土的依恋难舍,也有如愿以偿的欣慰激动。是啊,终于可以陪国平回家了……本次列车的终点站是上海。

经过一夜多的长途行程,列车终于到达了目的地上海。兰花出站后便打的来到了市南的梅龙大酒店广场。她站在广场边上,看了下那只粉红色旅行箱,轻轻地说:“国平,我们到上海了……”

兰花记得以前,就是在这广场边上的地铁站和国平相识的。那一年,兰花才十七岁,听信了老乡的怂恿,瞒着妈妈跟这位老乡婆娘来到了上海,来到了眼前这座大酒店,从此便开始了难以启齿的卖淫日子。她挣扎,抗争,企图摆脱这个魔窑,然而终究还是被这些皮条客打手们,控制得无法脱离这耻辱的苦海。

一天晚上,兰花趁看手们不注意,又只身逃了出来,跑到酒店对面的地铁站,想搭地铁离开这鬼地方,可是又身无分文,于是只能茫然无助地躲在地铁站边上。当时,国平也正好从这里下地铁。见到兰花这么一个小姑娘,半夜三更的呆在墙角边,就走过来问讯。兰花现在还记得,当时国平问她是不是搭地铁啊,现在已经没有了。并给了兰花二十元钱,叫她打的回家。兰花当时也没有向国平说自己的遭遇,但那个时候,她就认为国平一定是个好人。她悄悄尾随国平,当国平发现时,已经到了他的工地宿舍了。国平责怪了她几句,叫来工地上烧饭的阿姨,安排兰花陪阿姨先住一夜。就在这个晚上,兰花哭着和烧饭的阿姨说了自己的遭遇。阿姨一大早就去和国平说了,国平惊叹怎么会有这事?于是就决定让兰花在他这个工地上干活,帮厨房阿姨打打下手,先安顿一阵子再说。兰花白天帮厨房洗菜烧水做饭,晚上就和厨房阿姨睡一起。这日子过了半个多月后,国平对她说:“你别害怕这些人再找你麻烦,过几天我做保镖送你回家……”。几天后,国平真的买了两张火车票,陪她上了到重庆的列车。

回到老家,妈妈既惊喜又伤心,对国平更是千恩万谢。国平呆了两天后,便返回了上海。而兰花则在重庆家里,帮妈妈料理农活。

一天,兰花打电话给国平,说想养奶牛挤奶挣钱,可没有钱买奶牛。国平当时正好工地上结到了一笔钱,于是给兰花寄过去了两万。兰花凭着这起动资金,也把奶牛养殖搞得越来越成了气候。后来要发展壮大养殖规模,缺钱时,国平又汇给她四万,使得兰花的奶牛场初具了规模,发展越来越好。兰花想到这里,又看了一眼手中的粉红旅行箱,轻叹一声:“国平,我们走吧……”

兰花拦了辆出租车,说到花园饭店。司机问哪一个花园饭店?兰花也说不清,只记得国平曾经和她说过,到他的家乡去时,就在花园饭店搭车。兰花打了个电话给国平的姐姐,问了这个花园饭店的方位后,司机便顺利地把她送到了。爬上长途大巴,兰花心里感到轻松了许多。大巴车慢慢驶离上海,她的思绪也开始继续涌动起来。

记得国平第二次到重庆来时,一付落魄潦倒的样子,人也瘦得如同一只长颈鹿。国平因为工地上出了事故,死了人,赔了不少钱,自己的钱不够,又借了二三十万外债。后来因为工程活儿一直不景气,债主又天天逼债,国平没办法,就只好来重庆兰花家,躲躲债主,先避避风头。那个时候,国平老家的女朋友也搞吹了,他心烦意乱得一天要抽三包香烟,搞得自己老是咳嗽不止,后来竟然咳出血来了。兰花逼着他到医院检查,结果很是不幸,医生告诉兰花,国平是肺癌晚期。当兰花听到这一结果,自然是悲伤万分。因为她早已经深深爱上了国平,只要他不嫌弃她,她希望和国平结婚成家,她要好好爱国平一辈子的。可如今……兰花象疯了一样,陪着国平奔波于重庆成都各大医院,结果当然是徒劳了……

三个多月后,国平便骨瘦如柴,原来高大的身躯,病得不足八十斤!国平在奄奄一息时,眼睛里满是泪水,看着跟前的兰花,嘴巴里不停地说着:“回家,要回家,要还钱……”,这死别的场景,让兰花现在想起来,依然是泪流满面。

大巴车已经下了高速,进入了一个灯火通明的城市了。当车子到站时,司机提醒大家:“溧阳到了,大家拿好行李,准备下车”。车子停稳后,兰花紧紧拎着这只粉红旅行箱,随人群下了车。当她一脚踏上溧阳大地时,她心里感到从来没有过的轻松,浑身也感到软弱无力。她站在车站广场上,胸前紧紧抱着那只粉红旅行箱子,嘴里呢喃着:“国平,我们终于到家了!到家了……”,她感觉自己的身体在慢慢往下倒,朦朦胧胧中看到一个女人一把抱住了她……

意识清醒后,两个女人抱在一起,又是一阵的呜呜哭泣。亲爱的读者,看到这里,你也应该明白了吧。对的,那接站的女人就是国平的姐姐。而兰花那只粉红色旅行箱子里面,装有国平的骨灰盒,在箱子的隔层袋子里,有一张存有三十万元钱的银行卡,那是兰花用来替国平还债的……

我们的重庆女孩兰花,现在还在江苏溧阳生活,依然还是单身,她要替国平为父母养老送终。如果你是单身男孩,觉得兰花这样的姑娘,值得你钟爱一生吗?



自留地文字FM分享 美文摘抄情感故事美文阅读 ,同时也关注各种 好听的音乐好句子摘抄等。CTRL+D即可收藏本站,我们期待您的再次光临!



热门话题

情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