狱炼情缘.一
文 / 钻天杨 2016年09月15日 16:47:24 323

外面的月光很明,让杨家沟的夜空显得洁白无瑕。群山倒扣,在月光的漂撒中将缠绕着它的玉带溪分割成数段。忽明忽暗,忽隐忽现。将四川北部的这个小山沟构造成一副山村夜影的风景画。

不到二十岁的陶雅思隔窗望着这如诗如画的景色,想着与自己相恋多年的王开明约她在玉带溪边约会。心中的那种美味,是甜进心,透进骨的舒心。

她今天晚上心情是格外的好。唉,我们的爱情是经过时光的洗融。用这姣洁的月光来形容一点也不过份。那将玉带溪切成数段的群山的倒影,也不能切断我们的爱情像玉带溪的流水般远远流长。

等爷爷陶一彪熟睡,她悄悄地溜出来。轻轻地关上了门,朝着玉带溪小跑而去。

在玉带溪旁的一块被明月高照的巨石上,有个二十来岁的年青小伙子王进明已坐在那里心情烦乱的等待。等待着自己的最深爱的人儿早点到来。因他心中有许多苦,有许多话儿要向她述说。想到很多同学从相恋到相爱,最后走在一起。再想到自己这么难。他悲催,有种想哭,想从这巨石上跳下去的冲动。

“哇,我是地狱派来的勾魂使者。臭小子,今晚是来索你命的。”陶雅思靠进这巨石,弓腰憋气,迈着猫步靠近这小伙子。来到他身后,张开双臂。用双手捂住他的双眼,用幽灵般声音对他说。他毫不客气,将她拉入自己的怀里,对她说。

“我的小妖精,别这样闹了行不行?我正烦着啦,不知怎样给你说。”王进明将她紧紧地搂拥住。用唇深吻她十分好看的秀发。她管不了那么多,将头枕入他怀中,细声细气地说:“我不管,你的事情自己解决。不要用你的烦恼来坏我的好心情。”

“雅思,不是我想烦你。可我已被他们整得一个头,两个大呀。我回去向他们说了我们的事。爸没明着说什么,可他低着头在屋里打转转。知道他心里还是不能接受的。妈可不好惹,不管我说什么也不同意。”她一听,感到十分委屈。受不了从他怀里抽身而跳起来说:“我有什么不好?让他们这样反感我?”

他一听,皱了皱眉头。苦笑地回答︰“他们说你是土匪的孙女,而且家里……唉,太难听了。我不知道该怎样给你说。”她一听,眼中直冒火︰“土匪的孙女又咋啦?哼,把我惹极了,真想当回土匪。把你从他们的狼窝里抢出来。哦,家里有个在乡上做事,吃上了国家粮。有几个余钱余粮就这样瞧不起人。”

他一听急了。苦着脸说︰“雅思,你这不是为难我么?你们这样两头夹击,不是让我很难做人。”她一听,搭着头萎了下来。有气无力地回答︰“我爷爷早就被政治改造。他们太欺负人了。那你就不管了?与他们合为一伙。做个乖儿子,顺祂的心。把我抛到一边好几天不来看我。”

王进明急了,忙摇头说﹕“雅思,不是你想的那样。为了你,我绝食。可妈也跟着绝,还外加个抹喉上吊。唉,我知道她不会真的会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可已够吓人的。这下苦了爸,搅得整天没有个好日子过。为了你我咬牙坚持,可妈坚持不住了。最后妥协了。”

她一听,再也忍不住。紧紧地靠近他怀里,用手摸摸他的脸。十分痛心而带有责怪的对他说︰“进明,以后不允许这样。不是有我么?有什么事找我商量。”他一听,苦着脸说︰“我想与你说,可不知怎么样开口。他们要你家出头牛做嫁妆。可你家……”

“什么,这与不同意有什么区别。我家,我爷爷……?算了,一头牛算什么?我要用一台拖拉机做嫁妆。看她以后还敢小瞧我不!”她虽有点气,但土匪的孙女说话还是带一点匪气。王进明一听大声哀叫︰“雅思,别说大话了。你家是全村有名的贫困户,这拖拉机……”

“这个你不用管。本小姐心中自有妙方。”她心里也没有底,但不想再坏好心情。唉,明天的事情明天再说。她闭上了眼睛,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静静的躺靠在他怀里,静静地吸收着他身上散发出的爱情分子。

“哈哈,久别重逢的杨家沟的夜景还是别有一番情趣。那山那水,还有玉带溪旁谈情说爱的小情人让人久看不厌。”站在陶雅思上面巨石边沿的的西装革履,打扮得十分讲究的四十余岁的杨神州不觉感叹着。

“杨总,我看这山这水这月光下的夜景与其它地方没有什么特别的啊!哼,什么小情人。依我看呀,一定是背着别人乱搞男女关系的那种小贱人。”身穿性感衣裙,让人眼中火爆邪念的三十来岁的赵怡然醋意浓浓地说。

“你这个老搔包。爷供你。有吃有住,大把地烧金还有什么不满足的。”他不管她是什么感受,强行将她拉入怀里。她半推半就地说︰“杨总,你别这样对我。我今天没那个心情。”

“哈哈,作为我的贴身秘书。除了帮我忙完业务外,就是供我玩。不然我养你烧金有什么用?”他不管那么多,将她整个人贴在自己的身上。那双手在她身上毫无忌惮地乱捏乱摸。

“妈呀,那上面怎么还有人。”陶雅思一阵惊叫,从王开明的怀里抽身而出。捂住脸飞快地向家里跑去。

“哈哈。一头牛。不!牛值几个钱。一台拖拉机当嫁妆,够风光的了。喂,快告诉我。要不要一辆大汽车,我送给你。那样更风光。哈哈,太有意思了,我喜欢。”杨神州雅兴十足,摔开了赵怡然冲着下面飞跑的陶雅思大声说。

爬满她脸上的红云,羞进了她的耳根。滚烫滚烫的。让她真想挖个将自己藏起来,永不见天。她听不下去他那恬不知耻的话,恨恨地骂着︰“老不死的东西,做你的春秋大梦吧。鬼稀罕你汽车。”



自留地文字FM分享 美文摘抄情感故事美文阅读 ,同时也关注各种 好听的音乐好句子摘抄等。CTRL+D即可收藏本站,我们期待您的再次光临!



热门话题

情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