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生活只有寂寞陪伴着
文 / 王守鸿 2016年09月14日 15:01:24 317

时间过得真快,转眼间我已经27岁了。27年的光景,我从未真正的感受过快乐,我的成长充满了寂寞。

打我从三岁开始,父母因为要解决一家人的温饱而到外地打工,所以不得不把我和姐姐交托给祖父母养育。跟祖父母生活的几年里,我和姐姐每天都过着忍饥挨饿、受苦受累的生活。每天我看着祖父母吃着香喷喷的米饭和腊肉,很想靠近他们的油锅看看腊肉的样子,但是就是一直没有那种福气。所以我跟姐姐只能守着另一边的用大锅煮熟的素豆角,假装有模有样的吃起来。素豆角能让我吃得饱,但是容易消化导致卧饥饿得快。况且这样的食物也不怎么有营养,也导致我每天看上去如无精打采的。我每天晚上半夜都会从噩梦中惊醒过来,叫着我父母的名字。那时候我是多么的渴望我的父母能够做一餐香喷喷的米饭给我和姐姐吃,我每天都在祈祷着父母能够早日赚到大钱回到家。

我很爱我的父母,在我6岁那年,我的父母终于从很远的地方回到了家乡。虽然他们并没有赚到大钱,可是我就觉得能跟父母一起生活的日子真的很幸福。至少我不在忍饥挨饿,不在受到村子里其他小孩的欺负。就在我6岁的那一年里,我的父母虽然供不起我读书,但是我从不抱怨,因为我觉得我的父母是爱我,他们只是暂时没有能力为我支付得起那30块钱的学费而已。

我更我父母生活的时间不长,半年之后父亲就选择再一次出了远门。我知道父亲舍不得离开这个家,可是为了能让我跟其他孩子一样读得起书,父亲不得不离开了我们。这次父亲的离开并没有带走妈妈,可是妈妈只是一个女人,她那能肩负起那些上山下地的粗活重活啊。

父亲这一次独自离开,一去就是2年,家里没有收到父亲寄来的钱也没有收到父亲写来的信。那时候村子里也没电话,联系家人是很不方便的。我一直觉得父亲在外面肯定是没有赚到钱,所以才没有回家。直到我8岁那年的一天,父亲半夜里敲响了被板凳顶住了的门。母亲偷偷起床来到们班问是谁在敲门,“是我。”听到是父亲的声音,母亲才移开板凳,把门打开。此时我的母亲有些震惊,她看到了我父亲的鼻梁上一块厚厚的带有红色的纱布贴在上面,问是怎么回事,才得知父亲在一家工地干活被一块从天而降的混泥土砸伤了鼻子。

这一次受伤,父亲并没有获得工地老板的赔偿。还想他的工友借了一些钱来医治鼻子,回到家后父亲休息的三个月鼻子才有所恢复。这三个月来,尽管父亲的鼻梁已经被打断一直被包扎着,但是他并没有闲下来的意思,而是每天都扛着锄头到土地帮助我母亲干活。我和姐姐因为年纪尚小,只能在家附近的菜园子种一些蔬菜或煮一些土豆等着父母回来吃。

三个月的时间如闪电一般快,父亲的鼻梁已经恢复了一大半。他决定再次离开了家,这一去又是一年。父亲终于往家里寄回钱了, 我和姐姐一样都读上书了,只是我母亲依然还是每天面朝黄土背朝天地过着辛苦的日子。姐姐上四年级了,因为村里没有五年级,所以不得不去到乡镇读书。在乡镇上他寄宿在一个亲戚家中,家里从此就只有我和母亲相依为命。

这是一段很不幸的日子,我的母亲在姐姐去乡镇读书之后的一个月,有一只脚的脚背就被锄头给挖断了。母亲不许我告诉姐姐那件事,她担心姐姐会因为此时而不能静下心来读书。我也就听从母亲的话没有告诉姐姐,父亲在远方无从知道。

因为脚背受伤的原因,母亲行动不便。我不得不每天早上天不见亮就起床打饭做好放在母亲的床边以及把牲口喂好了才去上学。下午会到学校我又不得不为母亲端屎尿盆去厕所倒掉,然后再去忙活别的事情。一整天我除了要照顾母亲,也要安置好家里的一切事情。事情过了半个月之后,母亲终于能慢慢地下床杵着拐杖慢慢行走。而我在那时候终于不知道为什么,竟然想起了要为远方的父亲写一封信。信里的内容很简单,只是告诉他我们都懂事了,而且家里一切都很好,让他不要为家里的是担心。

过了一年,母亲的脚好了,父亲也从远处回来了。我们一家终于又团聚了,然而好景也不长久。就在父亲回来的第二个月,我家的茅草房就被人放火给烧掉了。幸好父亲身上有点积蓄,于是买下了已经搬离了这个村落的二伯父家的老房子。

本来可以很幸福的一家,就这样又变得一无所有。为了不耽误我和姐姐上学的事,父亲又再一次出了远门。父亲这一离去就是好几年,家里就我和母亲还有姐姐。我们一家三口在村里常常遭受村里人欺负,土地被人霸占,玉米成熟之后被人偷,甚至连乡长也要剪掉我家门口的电线不让使用。这几年,母亲常常跟那些没有良知的村民争吵,我也常常被逼着跟那些村上的小孩打架。我打架不是因为我喜欢惹是生非,而是他们总是给我起一些侮辱我的绰号。

父亲离开的日子我很想念他,我们一家都很想念他。就在我小考之后,父亲从远处打来了电话(那一年我们村上的吴医生家了一部无线电话,只使用他家的电话很贵。)。吴阿姨来到家里通知我的母亲去接电话,我也跟着母亲一起去。电话另一头,父亲告诉母亲一定要送我和姐姐去县城里读书,说会把钱过来,并且让我们跟城里的伯伯家住。

刚开始我在城里报名读书的时候没有学校肯收我,而姐姐呢,因为在乡下成绩不错在城里读书不是问题。我先是跟伯父去了好几所学校,他们都不肯要我。最后只能去县城里一所当时刚办不久的私立中学问问,可是里面的老师也说我不符合他们学校录取的要求。后来我只好厚着脸皮向一位比较年老的老师说,恳请他能留我在那所私立学校读书并向他保证我一定能考学校中等的成绩。

事实上我在学校里的学习并没有我想象中那么差,每次考试我都是全班第一名。只是当时寄宿在伯父家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伯母就开始对我和姐姐住在他家而没有教好他家孩子学习感到不爽,找出一大堆理由向我们离开他家。母亲听说这个事后,很是生气,于是把家里所有的粮食都卖掉就来到城里租下一间快要坍塌的房子来陪我和姐姐读书。为了每天能让我和姐姐吃得饱,母亲考一边批发蔬菜卖一边为死人缝寿衣来维持一家三口的生计。

可是城里消费高,光靠卖蔬菜和缝寿衣所赚的10几块钱是远远不够开销的,于是母亲也离开了我们去到爸爸打工那里。我和姐姐一起生活不到一年之后,姐姐也决定不读书跟随妈妈他们去到了远方,于是我便开始了一个人的生活。

家人离开后我的生活很富足,因为爸爸妈妈姐姐在外赚钱就为我一个人,我从不担心吃的和住的。只是每到过春节的时候别人家都在高高兴兴地吃着团圆饭,而我只能一个人躲在那一间黑漆漆的小屋里听着街上传来的烟花爆竹声流泪。

很多人都羡慕我读书成绩好,我是我更羡慕他们能够有一个美好的家庭。

有时候每当我听到别人家的母亲在叫孩子吃饭的时候我是多么的想念我的母亲,有时候每当我看见别人家的父亲在教育着孩子的时候我是多么的想念我的父亲,有时候每当我看见别人家的姐姐为他们的弟弟讲解题目的时候我多么的想念我的姐姐。但是生活不是我所能左右的,我只能在寂寞中学习,在寂寞长思念,在寂寞中成长。

时间又过了6年,我中学毕业了,终于考试上大学,那一年我也如愿的见到了我的家人。可是我们相见的地点并不是我的家乡,而是一个很遥远的城市,我站了32个小时的火车才到了那个陌生的城市。在哪里和家人相处的一个月里我没感觉过快乐,因为家庭的味道已经远去了,而我们一家在经历被黑心的政府把老家的房子撤掉以后就再也找不到从前一家团聚的那种感觉了。理由就是我们已一家注定要长期漂泊他乡过着流离失所的生活,根本就没有心思静下来感受相聚的快乐,何况又因为我长期没有跟家人在一起,心里早已产生了对家人的生疏感。

一个月之后告别了家人,我开启了我的大学的校园生活。在大学里我很内向,有加之我是来自于外乡的一个落后山区的孩子,同学们不怎么愿意跟我交往,所以我很孤独。我很孤独,我一度讨厌被城里人看不起,一度讨厌被老师看不起。我没有说出来,我只是夜里偷偷走到校园无人的地方向寂寞倾诉着我的伤心,等到月儿高升了才返还寝室休息。

就这样我读过了四年的大学时光。在大学的这段日子里,要不是我遇到了一位从不嫌弃我身份的朱老师,我可能已经会因为心里的一些列委屈而选择轻生。但是最后我没有,尽管我没有,可我的心里依然是孤独的,我的生活只有寂寞陪伴着。

如今我已经是参加工作了好几年的社会青年,但是因为我直言不讳的性格很难跟同事之间相处很好。我的工作是人民教师,我深知这个时代需要的是敢于说真话的人,深知自己必须要做一个品质高尚的人才能在教学中令学生信服。为人师表要先正身,可是正身的前提就是不能害怕得罪学校领导和其他老师。就是这一样的一种敢说敢做的性格让我在工作中也找不到不孤独的理由,何况我还是在一个远离我家人的地方工作呢。



自留地文字FM分享 美文摘抄情感故事美文阅读 ,同时也关注各种 好听的音乐好句子摘抄等。CTRL+D即可收藏本站,我们期待您的再次光临!



热门话题

情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