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背篓
文 / 猫小喵(=^_^=) 2016年09月14日 7:04:21 320

那一年夏天之后张记包子铺再也没有出现过弯着腰背着一个破竹篓的人。

听母亲讲,她们小村庄里有一个脏老头,常年一身灰绿色的中山装外衣,已经洗的很旧了,还打了好几个补丁,一条黑色的长裤已经沾满了泥巴,裤脚已经磨出了口子。他最大的特点就是背一个小背篓,把他的腰都压弯了。他个子不高,大概有一米六五左右。偏瘦,满脸的皱纹,头发长长的也不剪。饱经风霜的脸上刻满了岁月的痕迹。一笑漏出一黄黄的牙齿。听母亲说他叫矮子李,来村子已经四十年了,今年大概有五十多岁了,他们都叫他矮大爷。再加上他常年背着一个小背篓,腰弯的更严重了,显得更矮了。

老板:“来五个包子,一碟拌杂皮,一壶臊子茶。”矮大爷每天出门晚上回来都会去张记包子铺点这三样东西,张记包子铺的包子很有名,还便宜。张记的老板已经认识这位矮大爷了,每次都会赠他一小杯烧酒,大概是看他可怜吧。

矮大爷天天去村子外捡一些破烂换钱。每次他都捡半小篓背回来,有人问他为啥不多捡点,多换点钱花。矮大爷告诉人们,他就一个人,半篓换的钱就够吃一天的饭了,他挺知足的,多了也背不动,然后就笑笑往村边的的他的小破屋走去,漏出一口黄黄的牙齿。

那天的天格外晴朗,容不得一片云彩的遮挡,人们的心情都挺高兴的,因为村里已经连续下了三天的雨了。这可真是“阳光总在风雨后啊!”矮大爷又像往常一样出发去拾荒了。可是今天矮大爷却回来的非常的早,而且他今天不是背着背篓回来的,却是抱着背篓回来的,并且是光着上身,他的衣服哪里去了呢?只见矮大爷小心翼翼的抱着小背篓,好像背篓里装着黄金一样,怕人抢去,并且笑容满面,自从他来村子大家都是头一次看他笑成这样,她一脸慈祥的看着自己的小背篓。“哎……大爷,今儿个咋这高兴啊!捡到啥子了?”一个好奇的青年问。只见大爷朝他拜拜手示意小点声,不要吵到小背篓里的“宝贝。”到底是啥子嘞?人们好奇都跑了过去。只见矮大爷轻轻恩揭开他的破中山装。“呀!”众人都惊呆了!原来是个孩子!竟然是一个白白胖胖的小女孩,正在熟睡。“我说大爷,你可挺有福气,老来得女啊!这孩子真漂亮,看来长大了肯定是美人儿,可是您可怎么养的起啊?还是从哪里捡来送回哪里吧,说不定孩子的父母现在正着急的找孩子呢。”众人你一言我一语恩说着。这时矮大爷忽然从他的破裤兜里掏出一样旧旧的字条,递给了人们。矮大爷不识字让大家帮着看。字条上写着“由于一些特殊原因,我不能把孩子养大,哪位好心人捡到孩子一定要善待她,我在这里给好心人们磕头了。”“真实造孽啊!自己生了孩子不养,矮大爷这孩子是你的闺女了,她是被家人抛弃的!”众人对矮大爷说。“好可怜的娃啊,你家人不要你,我养你。”矮大爷紧紧的抱着小背篓说着。众人都散去了,矮大爷弯着腰吃力的向自己的小破屋走去。这个晴天难道是矮大爷的晴天吗?是风雨过后的惊喜吗?

那天过后矮大爷家就常常有人进出。村人们经常给矮大爷送一些生活用品,帮助他。而矮大爷每次拾荒都把小背篓装满,把他的腰压的更弯了。傻大爷说他家小丫儿长大了要上学要用钱。众人们都不理解他为什么要这样做,为了一个捡来的孩子。矮大爷每次说完都默默的继续向村外走去。张记包子铺很少出现矮大爷的身影了。大爷每隔三五天去一次,并且每次只要两个包子,不要臊子茶和拌杂皮了。店老板也知道了他的事,每次除了送他一杯烧酒外还多送他两个包子。日子一天天过去了!

一晃儿小丫儿二十岁了,大爷的小背篓每天装的都冒尖儿了,他拾的东西似乎都要从小背篓里掉了出来。矮大爷的腰被压的几乎都挨着地了!可是他仍然每天还是把小背篓装的那么满,默默的一步一步艰难的走着那条通往山外的路,矮大爷已经快七十了!每次人们问他为什么这个年龄了还天天越背越多?他只是笑笑的说一句:“小丫儿快考大学了,要进城读书了!”可是矮大爷养了小丫儿二十年,小丫儿从来没叫过爹,只是叫他李大爷,并且小丫儿很少出门,更没见过她和矮大爷一起出门。

高考成绩出来了小丫儿真的考上了省城的大学,矮大爷的脸上乐开了花儿,送小丫儿走的那天矮大爷没有背小背篓,矮大爷换上了一身新衣服,这是矮大爷和小丫儿第一次一起出门,矮大爷跟在小丫儿身后乐的合不拢嘴。可是小丫儿却头也不回的拿着录取通知书向车站走去。小丫儿走后矮大爷经常对着那个已经破旧不堪的小背篓独自落泪,小背篓已经不能再装东西了,底儿已经漏了。小丫走后就一直没有再回来。在小丫儿走后的一年后,矮大爷去世了,他去世的时候怀里还紧紧的抱着那个跟随了他多年的小背篓。人们想火化他的尸体,想拿下他手里的小背篓,可是却怎么拿也拿不下来。最后村里人就连同他和他的小背篓一起火化了,村里人把他葬在了他小破屋外,村里再也没有矮大爷这个人了,也看不到那个弯着腰背着小背篓勤劳的背影了!在这个村子里矮大爷已经不存在了。

村里人还是向往常一样劳作。忽然从村外走进来一个二十多岁的漂亮姑娘,衣着华丽,看上去是有钱人家的姑娘。村里人问她从哪里来,要找谁。可是姑娘却不回答,直接向矮大爷的小破屋方向走过去。当她看到屋门紧锁,荒坟已立的时候再也忍不住了。她跪到矮大爷的坟旁放声大哭。一边哭一边喊着“爹……。”矮大爷为了等小丫儿的这一声“爹……”等了半辈子,直到他入棺他都没有听到。如今他已融入了黄土,小丫儿也喊出了这一声“爹”,可是他也不能瞑目了,因为他再也听不到了!“爹,您为什么不等我,其实我是爱您的,当年是我不懂事,不认您,求您原谅小丫儿吧,小丫儿回来接您去省城住,我已经工作了,赚钱了,能养活您了……。”小丫儿跪在矮大爷的坟头不停的哭喊着,可是矮大爷再也不能回答了,也听不到看不见了。唉……“子欲养,而亲不待啊!”

“坟草不记生前事,蔽树迎风难笔直。莫说年年不老岁,转眼纸灰终了日。”坟头的桃树都开花了,又一年春风吹过,桃花落了一地,真是落红成阵啊!“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当小丫儿再次来给矮大爷上坟时不但没有哭,还带回来一个年轻的小伙儿。母亲说这次小丫带着男朋友来给矮大爷上坟是最后一次,从这次之后村里人就再也没有见过小丫儿回来了。人生就是这样,时间不但可以冲淡一切,还可以使你忘掉一切。



自留地文字FM分享 美文摘抄情感故事美文阅读 ,同时也关注各种 好听的音乐好句子摘抄等。CTRL+D即可收藏本站,我们期待您的再次光临!



热门话题

情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