滨北农场往事之三十一悠悠我心
文 / 大地 2016年09月12日 10:12:26 318

滨北农场往事之三十一悠悠我心 一天深夜这鲁北荒原里农场一户普通的人家,正在睡梦中的男主人被一阵男孩的哭喊声惊醒,寻着哭声来到小男孩的房间,拉开电灯来到床前一边拉着小男孩的手,一边询问道:“这是怎么了,半夜三更的不睡觉哭什么?”男孩看到父亲的到来,止住了哭声,但仍一边抽泣着一边说到:“爸爸我害怕,我刚才梦见那电视里的梅超风,把我抓去练九阴白骨爪,用她的手指头,把我的脑袋插了五个洞,我还梦见了一堆骷髅头,我觉得那个梅超风就是一个魔鬼。”“电视里演的都是骗人的,那个梅超风那里有那么厉害,电视剧里的人物,都是现实生活中的演员扮演的,你不要害怕,快躺下睡觉吧,明天还的上学,今天晚上我陪着你。”男孩的父亲一边安慰着男孩,一边躺在男孩的身边。那个男孩就是我,那一年我好像已经十多岁了,那个整日上墙爬屋,到猪圈看猪掉进过猪圈滑冰时掉进过冰窟,骑自行摔进过臭水沟,在野地一次捉过五条长虫,把吸血的蚂蟥拿在手中当玻璃球一样玩耍,号称天不怕地不怕的男孩,这回竞然被这电视里的梅超风给吓的半夜里哭醒,不服不行这回真的被搞败了! 自从电视里开始播放这部名叫《射雕英雄传》的电视连续剧,房山头上打牌下棋的大人们也少了,在外面玩要的小学生们好象也没有从前那么多了。前两年放什么《霍元甲》《陈真》《上海滩》时也没有这《射雕英雄传》那么吸引人那么令人着迷。 在一起玩耍时嬉闹的男孩子们,挥舞着手臂不是用的郭靖的降龙十八掌,就是梅超风的九阴白骨爪。女孩们也都在自己的歌本上贴上有郭靖黄蓉的贴画,抄写着那首经典的歌曲“铁血丹心”。不管男孩女孩时不时的都学着粤语的腔调和哼唱着几句:“依稀往梦凄曾见,心内波澜宽,抛开世间断仇怨,相伴到天边。” 此时此刻我边写这句歌词,也在一边轻轻的哼唱,唱着唱着内心竞涌出了一种莫名的激动,甚至于是感动,眼角竟感到有些湿润!说句实话别说是少年时,就是至今也没有把这部电视连续剧看全了,那时家家都是黑白电视,后来才知道这部电视连续剧,还有彩色的,黄蓉穿的衣服是和桃花一个颜色。小时候在那十二英寸的黑白电视上断断续续的看《射雕》,看的是那里稀奇古怪的人物看的是热闹,是他们曲折离奇的江湖经历。最重要的还是看那个俏丽聪慧的黄蓉,巧笑倩兮,美目盼兮,光芒万丈,是为看那一道亮丽的风景,为了听那一句清脆娇憨的“靖哥哥”。她是我们七零一代老男人的初恋,谁能相信这个这个明明好好的活在女生的铅笔盒,课本,校门口地摊上的贴纸,明信片上的俏黄蓉,在电视剧到还没有在大陆播放时,就己离开了人间。许多年后我在电脑里重新播放《射雕》,也是为去看那黄蓉,才发现黄蓉(翁美玲)的并不像我想像的那么完美,矮小的身材过分的浓艳的妆容,远远不如金庸小说中写的那样完美,但并不影响我昔日心中对她的那一点恋慕。别人看《射雕》或说自已有那家国天下的情怀,什么为大宋江山的命运心潮起伏。而我看《射雕》就是为了看黄蓉(翁美玲)看她的举手投足看她一颦一笑。还有那首“铁血丹心”,是我心中不可磨灭的记忆。不过我真的有些遗憾和无奈,因为我记得,自年少时那次梦中梦见过梅超风后,过了许多年别说黄蓉了,连梅超风再也没有梦见。青青子衿,悠悠我心。纵我不住,子宁不嗣音!青青子佩,悠悠我思。纵我不住,子宁不来!挑兮达兮,在城阙兮,一日不见,如三月兮!青青子衿,悠悠我心。但为君故,沉吟至今。把曹先生的《短歌行》这四句用在结尾也不知合适否?



自留地文字FM分享 美文摘抄情感故事美文阅读 ,同时也关注各种 好听的音乐好句子摘抄等。CTRL+D即可收藏本站,我们期待您的再次光临!



热门话题

情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