滨北往事之三十二咸水
文 / 大地 2016年09月12日 9:38:24 334

滨北往事之三十二咸水

一声声刺耳的消防车的尖叫划破了天空,我记得那是深秋季节的一个下午,在农场洗澡塘东北面是粮食入库用的水泥场院,水泥场院过一条马路正西就是堆放稻草的地方土场院,这些堆放的稻草是前一段日子,机械脱粒机脱粒后堆放在那里的,这个地方就成了我们小孩子娱乐的天堂,平常一有时间就跑到在上面来回的追逐翻滚嬉闹。有时一不小心歪着脚,扭着脖子,有时还会翻到草垛边的水沟里。这不“今天”正翻的高兴,不知让哪个玩火的家伙把稻草点着了,这还了得,大风一刮,整个场院的草垛都引着了。 农场的大喇叭里那个湖北腔调的,女播音员的声音又响了起来:“农场全体职工请注意了,农场全体职工请注意了,不好了!大场院着火了!快拿起水桶脸盆赶快到场院救火”。

我们几个小孩子正在东南面这片草垛玩耍,火是从西北边烧过来,我们几个看见烧过来时,很快从草垛上滑到沟里,从沟里又爬了上来站在远处观望,一会儿就火光冲天了,北风卷着稻草,把大火引向四方,那燃烧的火焰只有在电影中见过。那燃烧的场院是农场的大场院,满院的稻草就那么四下里散堆放着,平常也被这帮小孩子们都扒啦的连成一片。这大火着的你离着十几米远,都会感到脸上有一些烤的荒,从远处就看到燃烧的火焰加夹着浓烟草灰随着风向四下里乱窜。

大人们排好长队,一桶接一桶,一盆接一盆的接力着往草垛上泼水,看上去根本就是起不到什么作用,不是有句成语叫杯水车薪吗?北镇(滨州市)的消防队离我们农场四十多里路。这不他们接到电话赶来,整个农场大场院的稻草被已明火过火完毕,稻草已燃烧殆尽。

不过这次大火,也让我们农场的小学生,终于看到课本以外的真正的红色的消防车!看到了真正的消防队威武的战士!

从这次大火之后,堆放稻草的土场院的外围,都围上铁丝网,土场院上也专门有人看管,再也不许小孩子进去玩耍了。这样我们小孩又少了一个一起快乐的地方。

一个以农业为主的生产劳动相结合的居民点,在当时别说是消火栓,连基本的生活用水都达不到正常的需求。比如现在在一些居民点小区,用水票才能打到的所谓纯净水,其实在当时,我们农场的八三四年的时候,就已经有了那种设备,我记得是在锅炉房后面的一片厂房里,那时候这种设备叫“过滤水设备”。农场刚建场一开始,只打了一口地下深水井,立了一个水罐,铺上管线接上水笼头,供农场的全体居民们日市使用。这就是所谓的自来水,但是水笼头流出的水是咸的,我小时候喝过那种地下水做出的稀饭,不用放盐也是咸的不好喝的。后来过滤水也铺上管线,装上了自来水,但不是每时每刻都有水,而是隔上两天的中午,排着长长的队伍,等着水笼头里有所谓的能做饭的甜水流出。但是也不知为什么,这所谓过滤出来的好水,在饮用了一段时间就不流了。有人说是设备老是坏,有人的说是这水喝了没有营养,总之是废弃了。我和几个小伙伴也去那个废弃的过滤水厂里面玩过,里面全是管线的平躺着的水箱,和水泥砖块砌成的下水道,厂房外大罐底下有一个水坑,水坑里有时候可以看见,会有一些小鱼和蝌蚪,那水坑里的水也是微咸的。我记从那以后农场居民的饮用水,都是用水罐车到二部大院拉,拉到各平房的房山头的马路上,人们排好队去接,家里都备有一口缸,或好几个可以装几十斤水的塑料桶。我记得放寒暑假时,大人上班,小孩子在家的任务就是抢水,到了以发展到,每家都准备好皮管子看见水罐车来了,都爬到罐车顶上,把管子插进去用嘴去吸。

真的、到现在我也搞不明白当年,这些附近的村庄的人们,是如何生存的,喝着苦咸的水,耕种着泛碱的土地,不是说水是生命的源泉吗?夏天和雨季或许可以饮用天上的雨水,储存雨水,冬天和枯水期怎么办?经常看见有当地的百姓用驴车,各式工具从农场的水库里直接取水,他们说这水库里的水已经比那村庄附近沟子里的水强多了,至少不是很咸。事实只能证明当地百姓极强的生存能力,不、应该是中国农民,极强的无可奈何的征服自然改造自然,适应生存环境的能力!



自留地文字FM分享 美文摘抄情感故事美文阅读 ,同时也关注各种 好听的音乐好句子摘抄等。CTRL+D即可收藏本站,我们期待您的再次光临!



热门话题

情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