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之殇.情之伤
文 / 雪落听雨 2016年09月10日 6:48:08 304

女子一袭黑衣手持长剑站在悬崖之巅,身后是缩成一团瑟瑟发抖的一男一女。女子背对着他们静默了好长时间,那一男一女也是怕得连大气也不敢出。终于,那黑衣女子转过身来面对着那对男女,一张银色面具掩住了面容,只看得到一双清澈的眼,那女子静静地站在他们面前,像一座黑色雕像一样睥睨着他们。

她慢慢走近他们,手上的剑闪着凛凛寒光,那对男女吓得全身发抖,惊惧的向后退缩着,男子壮了壮胆子,咬牙将身边女子护在身后问道:“你到底是谁?为何将我们带到这里?!”黑衣女子冷笑一声,说道:“怎么?许久不见,你竟然将我忘的一干二净,千城啊千城,你可真是好记性!”黑衣女子缓缓揭下面具,现出一张绝美容颜,她随手将面具丢在一边,满脸冰霜:“现在,可是记起我了?”男子看到那张熟悉的脸之后大惊失色:“月……月幽?!是你!”女子也是满眼吃惊,好看的眼里满是惊讶,和一点点微微的妒意,好久不曾见过,没想到她竟变得这么漂亮了。女子咬住嘴唇,手慢慢攥成了拳头。

“呵!看来千城公子还没有忘恩负义到如此境地,居然还能想得起来我。”月幽冷冷说道。她的目光集中在千城旁边的女子身上,微微一笑,说道:“瑾媚,好久不见啊……”女子紧张的连话也说不清楚:“月……月幽你怎么……怎么变得这么……”

“怎么变得这么漂亮,是吧?”月幽摸出一块丝帕擦着手里的长剑淡淡说道。“瑾媚啊瑾媚,你难道不知道我变成这样完全是拜你所赐么?这样说来,我冷月幽还要谢谢你的。”月幽俯下身抬起瑾媚的脸说道,“当初你仗着自己有几分姿色,光明正大的在人前炫耀,只因我长了一张比你漂亮的脸,你便起了歹心想要我这张脸!你欺骗于我用换皮术将我的脸换给了你,然后用毒药将我毁容。害我不得不以面具遮面,瑾媚,你可当真是我的‘好姐妹’啊!”

“月幽……我……我错了,对不起!真的对不起!怪我一时糊涂……”

“呵呵,好一个‘一时糊涂’!瑾媚,事到如今,你觉得我还会信你吗?”月幽试了试长剑的锋刃,说道。

“月幽!月幽我求你别杀她!求求你别杀她!”男子扯着月幽的衣摆说道,“瑾媚不懂事,我知道你恨她,我也知道你恨我,可是,求求你,不要杀她,她死了,我就什么都没了!求你!”

“呵呵!是啊,我倒是把你给忘了!”月幽冷冷说道,“千城,既然你说出来了,那我们就好好想想你负我的这笔账该怎么算!”千城愣了一下,说道:“对不起,月幽。我……不该负你……”千城躲闪着月幽的眼睛说道。

“不该?千城,这世上没有什么你不该的?是我,是我冷月幽!是我冷月幽错应了你!是我当初错信了你的虚情假意,才落得如此下场!千城,你没有错,错的是我冷月幽!”月幽冷声说道,将长剑架在了千城的脖子上,双眼含泪。“亏得我将你们当做挚友对待,可如今,我将全部的信任悉数交与你们,可你们!你们给了我什么?!这样的朋友,不要也罢!”一道寒光闪过,千城耳边的一缕青丝飘然而下。

瑾媚吓得大哭:“月幽!求求你放过千城!是我的错!我不该骗你,你要杀就杀我好了!但是求求你放过千城!”

月幽看着瑾媚的一双泪眼心底一软,喃喃说道:“起初我容貌被毁,你千城对我一度冷淡,只因我相信你的真心,所以处处忍让,没想到终是没能留住你,原来你心里并没有我,瑾媚才是你心心念念的人吧?你来找我,只因瑾媚觉查不到你的心意,你心有不甘才如此做的吧?对吗?而我,我就这样……我就这样……我怎么……怎么就信了你呢?”

冷月幽逼回了眼泪冷声说道:“如今我恢复了原本容貌,你却一改冷淡,对我如此上心,你这样做,是不是假得有些显而易见?”冷月幽从袖中掏出两个纸团来对他们说道:“罢了,再给你们最后一次机会,这两张纸上分别写着生死二字,也就是说,你们中间只能活下一个,必须要有一个人死。”

瑾媚和千城的表情僵了僵,点头答应了冷月幽。等二人拿了各自的纸条之后,瑾媚脸色苍白的看着她手中的纸条,那上面清楚的写着一个“死”字。她咬咬牙,说道:“罢了,月幽,我知你恨我,我死有余辜,瑾媚只求你放过千城,这样,我便安心了。”冷月幽点头答应,扔给瑾媚一个白色瓷瓶冷冷说道:“如此,你便自行了断吧……”说完,她背过身去。可没想到瑾媚以极快的速度打开瓷瓶准备将瓷瓶里的东西灌进千城嘴里,冷月幽眼疾手快用长剑狠狠刺过去,她万万没想到千城会替瑾媚挡了那致命的一剑。

一时间鲜血喷涌,长剑深深刺入千城的胸口,瑾媚吓得抱住千城放声大哭,月幽的脸白了白,淡淡说道:“你以为……替她挡住我就刺不到她了?可笑!”长剑锋芒一转,刺得更深,宝剑刺穿了千城的身体没入瑾媚的体内,同样刺中胸口,瑾媚睁着大大的眼睛惊愕的盯着冷月幽,过一会儿便气绝身亡。

冷月幽抽出长剑缓缓说道:“早知道你是这样的人我就不应该留你!枉费了千城对你的一片痴心,这条命是你欠他的,现在,你可以永远陪着他了……”冷月幽默默擦掉剑上的鲜血,立在崖边。一个黑影突然出现在她身边:“阁主,有何吩咐?”

冷月幽也不转身,淡淡说道:“你去把这两具尸体带到后山留给白月吧,它已经很久不曾食过生肉了,今天给它开开荤。”

“阁主,他们还不致罪大恶极,这么做是不是……”

“是的,他们本身无罪,可是,他们犯了一个致命错误,错就错在,不该惹了我……”

“属下明白了,这就去办。”

黑衣人抬着尸体消失了,冷月幽看着远处的风景自语道:“千城,是你负了我,你和瑾媚,你们负了我……”



自留地文字FM分享 美文摘抄情感故事美文阅读 ,同时也关注各种 好听的音乐好句子摘抄等。CTRL+D即可收藏本站,我们期待您的再次光临!



热门话题

情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