轮回萧尘(节选)
文 / 浮沉烟雨醉今朝.. 2016年09月10日 5:40:08 358

第十六章:祈福祝愿

山林中重重树木,道路也崎岖难走,萧逸天走了不少水路,终于走出了山,望着身后远去的山峰,只在心中告个别,离开了,我要去外边寻找我的亲父母,如果寻到了,我还会回来。如果没寻到,十五年后,我依旧会回来,也算了却自己的一桩心愿吧。

看着头顶阳光正毒,走了。附近是一个小的村镇,也有不少人。村镇之上,街市也算热闹,熙熙攘攘的人群来去自由,从没有接触过街市的他,也有着一丝好奇。走时看见了路边的一个卖铺,老板正在卖剑,萧逸天走上去,看上了其中的一把蓝色的好剑。“老板这剑怎么卖?”“客官你可真有眼,这可是一柄宝剑,据说能除妖,这把剑怎么说也值五十两银子。”“五十两银子,这也太贵了吧。”一想到自己的身上连凑出三十两银子都难,更别说这五十两的天价了吧。但是这把剑的确有着非同寻常的魅力,一狠狠牙,抽出身上的三十两,再加上一个在山间打猎时打到的玉器,项链。“老板,这可算够了吧。”

老板一看到手上的华丽的玉器,脸上高兴说道:‘够了够了。’拿走了这把剑,仔细的在路上端详是纯蓝色,剑锋无比的尖利,手上舞剑时,倍感到适手。走了一会,买了个饼,在路上吃,不知不觉便走到了走到了柏青的一个小县中,走路时听到人们在谈论这里的一个神仙庙——七星天庙,过路人们都说这个庙有神仙存在,在这里祈福能一年都平安,还能帮人解决全部的疑难困惑。

萧逸天听后,正巧自己无处寻找自己的父母,不如到这里来祈福一下吧,于是问着路人七星天庙的方向,往七星天庙里跑去,走到庙门口,不愧是神仙庙,来拜求访问的人很多,只好在门口等待。

庙的深处,一个身着黑衣,面带面具,只露出两个眼睛,还有脸下部分,正在里面修炼,感受到了那个猎物已经来临了,睁开眼。“他终于来了,本来还要打算让他来这,没想到自己来了,这二十年的苦等,终于让他来了,不旧的将来,我就可以离开这人间,离开这畏手畏脚的地方,真正成为王。”

萧逸天等了好一会,,终于可以进入祈祷了,主庙是个大殿,很多在殿前跪拜,殿前是三个神仙的雕像,无数人在前面跪拜,萧逸天进入了以后,在地上跪拜下来,然后起头,双手合并,想神仙发出愿望:“愿在上的神仙,帮助我寻找到自己的亲父母。”说完,头磕下了一会,此时七星天君正在庙后注视着一切,等待他头磕下的时候,轻轻一施法,在萧逸天的前面变出一个字条,萧逸天起身之后,看到身前的字条,打开看时,字条之上写着:广渊仙派。看完字条之后,做了一个跪拜,然后离开。离开后。七星天君微笑一下。

门外的萧逸天并不知道广渊仙派,但是肯定觉得有千丝万缕的关系,带着这个字条,继续向南边走去。很快就走到了一个乡间田野之中,看看周围,突然就发现对面有着一群人,一群粗壮大汉围着两个人,一个是女孩,另一个看着比女孩大些,应该是她的哥哥吧,这群大汉围着两个人,说道:“把钱交出来,否则你们知道后果。”

“我们没有钱,赶紧走开。”“没钱还这么慠,你这旁边的小妞不错,留下她做钱。”“休想抓我妹妹。”“小子,别不识抬举啊,这附近的地,都是我的地盘,你们来了这,就休想走了,兄弟们上。”看着这幅场景,想起了那个惨痛的夜晚,心中一丝愤怒,手掌握紧。

第十七章:初识

在旁边的萧逸天看到此景,脑海中挥之不去的那晚惨痛的记忆,那边是年轻时最开始的记忆,裹挟着带有偏见惨痛的记忆,相似的场景让心中的恨再次涌上心头,抽出买来的蓝玉剑,剑锋对准为首的恶霸,旋转着飞出,众人正对此感到诧异之时,剑已被他推出,宛如蓄势待发的箭,力道强劲,似乎有划破天地的迹象,转眼之间,为首者身旁的一个小弟,胸前中剑,当人转头过来时,人已打瘫在地,当场死亡。瞬间又踢中了死者旁边的人,脚脚踢中人的胸口前,人被踢倒在地,呼吸变得有点困难,又在天空一个帅气的转弯,抽出笔直插入别人心室的利剑,这一切都是这么轻柔而残酷。

看着眼前的陌生人,为自己解忧,亦是一脸茫然。被围困的女孩看着出手相救的侠士,心中上扬出半缕敬慕,这群盗匪已经看见了有人来坏好事,拎出笨重的大刀,都是山村里长得野人般,粗暴蛮横的肆意砍杀,一看情景不妙,权洺拿出手里的剑,加入了混战之中,两人在中间,另外几人围成一堆,对抗四面八方的敌人有些疲惫,抖擞抖擞精神,再去杀人。女孩不会半丝半豪的武功,只能赶忙跑到一个树后,远离纷乱的战场,她也不愿意看见血,趴在树后,默默注视这萧逸天。混战之中的权洺抛出了身上的钩子,拉住对手的脖子,再用力拉回,用被拉得人一甩,往人群集中地方砸,击倒了许多粗壮大汉,看着瞬间的优势机会,萧逸天从天空中落下,刚好落在头子的身上,拿住剑柄,锥心一刺,口吐鲜血而亡,别人看见了此情况,无不吓得有些胆颤,纷纷跪在底上。“大侠饶命啊。”“这次就放你们一马,下次别让我逮到。赶紧滚。”“多谢大侠饶命。”几个人赶忙跑开,没有人在敢回头。

看着混战也完了,躲在树后的女孩跑了出来,“你没有事吧?”“没事,不过你为什么帮我们?”女孩问道。一想到那晚的惨景,想说却总在嘴边觉得又有些不好意思,“我是一个侠客,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多谢这位侠客相救,不知侠客尊姓。”“萧逸天”“我是权洺,这位是我妹妹蓝歆,多谢这位萧侠客相救。”

“不知你们要去哪里?”“我们兄妹二人正打算去往广渊,去那里修仙。如今正值广渊招生之际,想去报个名。不知大侠你要去哪?”“真巧啊,我也去广渊。”“既然如此有缘,那就不如一起上路吧。”“好。”

三人边走边谈话。“这个广渊究竟在哪里?”“广渊是天下的最为盛名的修仙圣地,不会在这种乡野之地,而是在往南百里之外的广渊山处。”“百里之外,竟有如此远。”

“不知这位兄台为什么要去广渊修仙?”萧逸天不说话,默默地行走。权洺也不多问了,继续赶路去往广渊圣地。路上萧逸天还是与两人保持了一些距离,就这样奔波,终于来到了广渊山下,眼看着广渊就在眼前了,亲父母的谜也就近了吧。

第十六章:仙界的试炼(上)凌晞,昭辰

广渊山,仰视而看直入云霄,以纯蓝苍穹为镜,雄姿风发。河水萦绕,水清似蓝璠,静含淡雅,或一淼浪花潆洄腾起,化作水上缕淡淡薄烟。青葱绿叶满载着太阳的恩惠,向世间透露出一丝超脱于世俗之外的高尚,偶尔清风拂面,摇曳着,飒飒作响,传达着仙境的奏乐。各种野花长在河畔,花香馥郁,朵朵铺成了河畔的七彩地毯。奇石矗立在山头,这时耳畔传来一阵曼妙的音乐,深邃而悠远,宛若远古蓬莱仙境。来不及过多欣赏美景,就匆匆上山了。三人上山时,也近乎没有说多少话。到了山峦之地,人已来了不少,似乎都在等待着比赛的开始,走到人群前,静静地靠在一棵树旁静候。人群掎裳连襼,有些人在自吹自己,有些人畏手畏脚。很少有停靠在树旁的闲人,他们是来修仙的,自己确实来这里寻找亲父母,想着就会让人觉得匪夷所思。望着更高的山峰,心中祝愿自己能快点找到自己的亲父母吧。想着,便从身上抽出了那个袋子。打开,里边的东西让他有一丝失望,只是一块碎了一半的玉,和一块看起来没有什么特别的石头,黑黑的石头似乎从家附近的土地里随便找一个都可以滥竽充数,仔细端详这块折半的玉,音色优美,且上边的雕刻华丽,这块玉的另一半又在哪里。还有这块普通的石头,又是预示着什么?带着空前的疑惑,坚信在广渊,一定会寻到答案。

人群中一个衣着风流的参赛者转头看见了树荫之下的萧逸天,觉得无聊,上前搭个话。人群中静静走出,走到树旁。“这位小哥,你也是来参赛的吗?”看到有人在询问,自己转过头,闷着脸说:“是的。”

“不知小哥尊姓。”“萧逸天,你是?”“昭辰,这比赛马上都开始了,您有没有把握获胜。”对着昭辰,只是一笑而已。“我看比赛快开始了,赶紧想去抢个位吧。”“那就走吧。”

站在人群中间的一个衣着仙服的师兄说道,“各位,现在比赛的时间已经到了,本场比赛马上就要开始了,本轮比赛共分为三场比赛,分别会考验你们的武功,智慧,和勇气。只有达标者才会入选广渊的弟子,下面即将是本轮比试的第一关:武功之关,第一关请随我来。”师兄带着众人来到了一个山下,指着山峦的一个地方说,那里有人在那里等待你们,只要在规定的时间之内到那里即可。“这不是很简单吗?怎么考验武功啊?”听到很多人在下面议论。那个弟子只是笑笑说道:“这轮测试看着会很简单,但是其中遇到的任何困难都必须自己解决,如果不行,就会被认为失败。所有的困难对你们来说都是未知的,只有武功上成者,才会有获胜的时机,想退出,想在就可以,不想退出的人现在就开始比赛。”众人听完话后,也不说话了,都去比赛了。昭辰问萧逸天“能一路吗?”萧逸天也不做声,径直走开。昭辰只好跑着跟上去。山上等待他们的是先前的华凡,身边普澜也在。“他来了吗?”“他来了,就是那个。”普澜用手指着萧逸天。“接下来怎么办?”“这样看着就可以,所有的关卡我都布置好了,除非强者,否则能过关真的很难,即使能过,后面的挑战会加大难度,唯有真正的人间强者才能冲破一切的束缚。”“至于尊主,怎么解开灵元封印。”“灵元封印是一个难以暂时破解的封印,想要破解只有一步步来。”“你现在这等候结果,我先去一趟广渊大殿。”众人都在山脚下寻找上山的小路,找了一会,都没有找到一点路。昭辰问道:“萧逸天,打算怎么办?”此时权洺和蓝歆找到了萧逸天,走过去想结盟,并且询问找到登山的路,萧指着东南方向的一些藤条说道:“这是他们留给我们的挑战,这四周看了一下,只有用那些藤条爬上去,除此之外,就是攀爬你身后的那座山,两个方法选一个吧。”看看身后的峭壁,的确是不怎么好攀岩。“那就藤条吧。”两人正想走,权洺,蓝歆就走过来了,萧逸天先和他打个招呼,向权洺介绍一下昭辰。“你们有没有找到路?这没有路,怎么到山峦?”“路是有,可是不太好走。就是那些藤条。”“藤条啊,这个我好过,但是我妹妹就不会武功,恐怕是有点苦难。”“这个好办。我来,你们先过去,我会把你妹妹弄上去的。”权洺和昭辰走到藤条旁,用手拉一下,比较结实,权洺和昭辰对视一下,点了点头,同时抓着藤条,用脚蹬着峭壁,三下两下就爬到上边了,往上边一看,的确有路,对着点了点头,萧明白确认一切都完好。萧逸天也行动了。

第十七章:仙界的试炼(中)

此时身前的蓝歆正看着萧逸天如何带她攀爬藤条,萧逸天突然说一声:“对不起。”然后立刻用一只手包住蓝歆的一个肩膀,在平坦的草地上跳跃一下,刚好抓着了藤条,手中紧紧抱住了蓝歆,目光向上,另一只手用力拉住藤条,脚不断寻找可以承载的地方。差不多还有五步高的高度时,萧逸天已是满头大汗,但是目光还是炯炯有神,似乎斗气一点没有消减。声旁的蓝歆看着和自己只有咫尺距离的萧逸天,和有那双眼神,帅气的脸庞完全的映入了她的眸子里。她有点贪恋着短暂的时间,贪恋着个陌生而又熟悉的侠客。萧逸天还有几步远的时候,放开双手,用力蹬脚下的岩石,身体瞬间旋转着飞了上去,伴随着山上青叶的陪伴,一切都显得这么美好,而身旁的蓝歆,也不禁将头靠近了他的臂膀上。旋转着升起,轻轻落下。看着手臂之中的蓝歆,哼了一声,蓝歆才如梦初醒,回到了现实,又有一点失落。“这里有路,先走吧。”“走。”四人沿着山间的一条崎岖小路,走了许久。

其他的正在参加比赛的人,看到四人都从藤条上爬过,纷纷挤在了藤条前,一个抢着一个,争夺藤条,不少刚上去的人被人给拉了下来,就这样藤条前陷入了僵局。似乎一切都在这里为止。这是人群中一个衣着黑色的少女,名曰凌晞,看到那四个人竟然用藤条攀爬过去,也是吃惊。她瞬间挑起,踩着人群的肩膀,飞速跑着来到了藤条前,一跃,已经上了大半了,在仔细的拉住藤条,不一会就上去了。底下的人都说“哪是哪家野姑娘,踩人肩膀,太嚣张了吧。”人群中叽叽歪歪的讨论,不少人已经开始尝试攀爬,有几个幸运的人已经爬过去了,这是人群变得整齐,几乎没有人来硬抢别人的位,都是来修仙的,何苦为难自己和别人吗?

四个人沿着小路走了好久,最后小路的尽头是个悬崖,而要去的地方就在悬崖的对面,而四个人则在悬崖的这一边,悬崖没有桥梁来连接,一切都不可能。萧逸天上前看看,悬崖之下是万丈深渊,如果掉下去,性命不保。萧逸天也出了把汗。对着身后四人说:“大家现在这里找一下附近有什么线索没有?这应该是留给我们的考验,当肯定不会故意难为我们,先去附近找一下。”权洺和蓝歆去小路的那一头寻找,昭辰则在来的路上仔细研究一帆。萧逸天在一个草丛里寻找过悬崖的方法,找了许久,都没有什么方法,“哎,这悬崖究竟怎么过去。”抽出身上的蓝玉剑,“蓝玉剑,听说你是一把仙剑,你能帮我过悬崖吗?”蓝玉剑并没有任何的变化,“哎,只不过是一把普通的剑而已,自己多想了。”正打算放回蓝玉剑,蓝玉剑突然变得充满了蓝色的光晕,飞出了萧逸天的手掌,落在地上,变作一个妙龄少女。身着蓝色的青衫,轻柔飘逸的长发,脸蛋圆润可爱,眉目清秀,小嘴挂着丝丝微笑,一双纤手皓肤如玉,洁白的皮肤胜似白雪,身形苗条。远看去,姿态优雅又有些清秀可爱。“你是谁?我的蓝玉剑呢?”身旁的少女看着他,轻轻呵笑一下,“主人,我是蓝玉剑的剑灵,蓝玉。”“蓝玉剑剑灵蓝玉,那蓝玉剑就是一把仙剑咯。”“是的。”“既然是仙剑,那你肯定就是仙,有没有什么办法过这个悬崖。”少女看着万丈悬崖,莞尔一笑说道:“对于这种悬崖,很容易。”“你打算怎么办?”“我直接带你过去就可以了。”萧逸天摇摇头,“想要过悬崖的人并只我,还有我的几个好友。”

“这也好办,我变个桥吧。”“你能行吗?”“没事。这点小法术对于我这种仙,不是多大的问题。”“好吧,先跟我来。”萧逸天领着蓝玉走到了小路尽头,干好三人都聚集在哪里。浩辰看到萧逸天来,刚想说你有没有找到线索。但是看到他的身后有一个妙龄少女,就急忙问道:“萧,身后的美女咋回事?”蓝歆看到此情况,也想向前询问,但是理智还是让她放弃,萧逸天笑笑说道:“蓝玉,过来,给你们介绍一下,这是蓝玉,是蓝玉剑的剑灵,她能帮助我们过悬崖。”“剑灵,想必是神仙咯。”蓝玉和萧逸天也不说话,蓝歆听到是剑灵后,有一丝放心,但又来一丝失落。“蓝玉,靠你了。”“好的,主人。”蓝玉站在悬崖咫尺的距离前。双手集聚法术,蓝色的仙气在她的身旁急速流动,用手一点,悬崖之上落下一个长桥。“主人,好了,可以过去了。”“过桥吧。”“恩。”四个人走到桥上,昭辰不时往桥下看看,深的无边无际,让人发抖,不禁便加快了脚步。随后而来的凌晞看到有座桥,就沿着桥过去,剩余爬过来的人都沿着桥缓缓走过去。

在终点等待着的华凡也是一丝惊讶,惊人想不到他会有神剑的帮助,虽然这样最后一关对他还是有挑战性。萧逸天在四人前面带着头,过了桥之后的路很平坦,也没有多少的陷阱,望着终点很快就到了。沿着路走,突然发现旁边的路上有一个牌子,牌子上写着:树林。牌子后面的确是一片树林,也就不多想了,继续向前走,权洺,蓝歆,昭辰和蓝玉紧跟在后面,昭辰权洺抽出自己的剑,谨慎的注视着旁边的一切。

的确是片树林,茂密成荫,昭辰已经走得累了,就让萧逸天歇下,反正走得也累了,五人就在一棵树下歇息。昭辰看到美人蓝玉,走过去上前搭讪。“美女,你这样的神怎么成为剑灵的?”蓝玉没有丝毫转头。

“请问你原来是哪里的神?”依旧是冷漠的脸。昭辰也只好离开。“蓝玉,既然你是剑神,帮我看一下这个东西吧。”萧逸天说道。说着,他从身上拿出了裹藏在袋子中的碎玉和那块石头。“好的,主人。”她走过去,从手中接过两件东西,仔细研究了一帆,那块碎玉上面雕刻繁华,触碰玉的时候,感受到了玉中残存的仙力,那块石头,本来是不想看的。但是触碰一下,石头既然有仙力来吸取自己的内力。蓝玉只能摇摇头,“这两件东西我不知道它们的来处,但是这两件东西都不是普通的物件,主人您一定要好好保存这两件。”说罢,就将东西递给萧逸天,萧逸天拿好,装在身上。

此时身后突然伸出了一个较长的树枝,将昭辰和蓝歆困住。“怎么回事?救命。”萧逸天转身看看身后,千年的树妖,树妖舞起树枝,向萧逸天伸去,蓝玉瞬间跑到萧逸天前,施展灵力,化作蓝玉剑,往树妖身上飞去,砍掉了树妖一个又一个的树枝,千年树妖,即使枝条断了,扔可以继续长出来,树枝围城了巨大的树网,将蓝玉剑用妖力直接弹走,蓝玉剑在空中绕了几个弯,剑锋指插入地上。“哈哈哈。”树枝向萧逸天伸去,萧逸天想跑开,树枝已经缠住了他的脚,很快就将他结实的绑起来了。后面的凌晞和一些人来到这里,树妖发现了有人来后,枝条顿时就将来着全部绑了起来。树枝紧紧的捆住了萧,树妖刚想将树枝刺向萧逸天的心脏时,身上的石头竟然飞了出来,此时的石头变成了绿色,并且将困住萧的枝条全部击断了。石头慢慢的吸取树妖的妖力,千年修炼的妖力已经被石头快要吸进了。顿时石头在树妖身上放出火焰,树妖被烈焰灼烧,很快就变成了灰,其他的人,也因此得救了。萧拾好那块灵石,把蓝玉剑从地里拔出,叫醒权洺,蓝歆和昭辰。赶忙离开这片树林。凌晞和其余的人,都加步离开了。

终于到了华凡的地方了,萧四人到了之后,看到没有超时,等着时间截止。这第一场的试炼也结束了。接下来要面临智商试炼的第二场:虚梦空间。

华凡说道:“各位马上就要开始第二场测试,这场试炼是考验大家的智商,这次试炼是以四人为一组的试炼,每一组会进入一个虚幻空间,四人必须齐努力找到破解这个空间的线索,然后逃出这个空间,你们有两柱香的时间,一旦在规定时间内没有破解这个空间的奥秘,则这一组就会被认为失败。四人组队可以任意选择。选择好组队的人可以通过这面镜子进入你们的试炼场所。每个人的试炼场所都不尽相同。祝各位好运。”昭辰听完后说道:“我们正好四个人,一组吧。”萧曰:“那就一起吧,进吧。”四个人向华凡检验过之后,就进入了镜子中的虚梦空间。萧的虚梦空间是华凡为其特殊准备的,可以说得上是最难的虚梦空间。

进入了空间,四人来到了一个屋子内,这间屋子只有主厅,没有别的房间,仔细询看周围,几张桌子板凳,几幅字画挂在墙上,在屋子的正前方是一个八卦阵,还有一些装饰用的器具等。昭辰环顾了一下屋子,“这怎么破解空间,根本就不会有线索。”昭辰正想打开门,却发现紧缩上,窗户使用纸做的,昭辰在窗户上打个眼,看了一下外边,外边是漆黑的一片,没有丝毫的光亮,连一点月光都没有,黑暗蔓延在屋子外,似乎没有尽头,顿时从黑暗中闪现出两个白色的眼睛,这是天空突然打雷,雷鸣声伴随着一双眼睛,昭辰耳畔宛似传来呵呵的邪祟声,声音很快就消失了,但是天空中又打出了闪电,在闪电的照明下,外边没有一点东西,似乎这是在一个空旷平原之上的屋子。昭辰吓得赶忙转过身来“有鬼,有鬼。”“怎么了。”昭辰用颤抖的手指指着窗外,“一双白色的眼睛,和恐怖的笑声,闪电。”声音也有些颤抖起来。蓝歆被吓得晕倒了。究竟这个屋子的线索在哪里?屋外恐惧的是什么?



自留地文字FM分享 美文摘抄情感故事美文阅读 ,同时也关注各种 好听的音乐好句子摘抄等。CTRL+D即可收藏本站,我们期待您的再次光临!



热门话题

情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