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季
文 / 谁说 2016年09月09日 10:12:13 357

转眼,半个学期过去了。

期中考试的结束在告诉我们要开家长会了。

班级里的同学都在沸腾,家长会对于学生的杀伤力果真有那么大么。

从来没有开过家长会,这次他们也不会来,毕竟我已经20岁了,开家长会未免有些笑话。

家长会在周日,各科老师都不能放假,要在九点的时候在班级里进行学生的汇报,包括与家长个别的沟通。在周日会留几个学生去接各科老师去班级,因为老师们很有可能周日不来。为了家长会效果更好,所以我被分配到任务,去接语文老师。

周日早晨我到了学校,因为太早的缘故只有班任在办公室。我坐在办公室对面的窗台上。等到时间去接她。办公室里还有政治老师,她说是搭班任的顺风车来的,正在办公室里批卷子。今天所有老师都穿工作装,女老师一身黑色制服,确实很吸引人。班任从办公室出来正好看见我,笑着说:‘怎么来这么早?进办公室坐一会儿吧,喝点水。’她出去拿了热水。我在办公室里,看着政治老师批卷子,长长的头发随意的搭在肩上,发底有些微卷,低头看卷子的时候,头发从耳后散落遮了温婉认真的面容。我那样静静的看着,没有作声。直到班任进来,她才发现了我。班任让我坐在椅子上,递给我一杯水。我说;谢谢老师。直到家长陆陆续续的来齐了。我该去接语文老师了。因为在语文老师的办公室看不到她,就从班任那里要了电话。打给她:“老师,我是应生,家长会要开始了,班任让我接你到班级,你在哪里?”电话那头嗓音有些沙哑地说:“对不起啊,我还在家,马上到,不好意思啊!”我说:“老师你家在哪啊?我去接你吧."她说:没关系,我自己去就好。我没有听她的话,要陈叔查了她家的地址。就开车去了。我到的时候,她开门看见我有些惊讶,问我怎么来的,怎么知道她家的地址。我笑了笑:这一点都不难,而且我早已经成年了,驾照什么的也不会很难得到。我看着她,还没来得及化妆,睡衣也没来得及换。脸上尽是倦容,脸颊微红,与我说话的声音都是沙哑的。刚才从电话里就听出了。她招呼着让我随意坐下,她换好衣服就走。她发烧了,看得出她很疲倦。等她换完衣服。坐在车上,我把车上的暖气开了,我说你睡一会儿吧。她坐在副驾驶上靠着座背渐渐地闭上眼睛。边开车我发现她额头上渗出汗珠,看来她发烧绝对不低。我发了微信给班任,告诉她,语文老师生病了,实在去不了了。趁她还睡着,我开车去医院。到了医院,我轻轻碰了碰她,她睁开眼睛,说:到了啊。她看了看车窗外:带我来医院干嘛?我看着她:老师你发烧了,今天不能去家长会,我已经跟班任说过了。你应该去医院!”她还在推脱;没关系,我过两天就好了.不用去医院的。”我笑着摇了摇头。打开了车门,看她满额头的汗,虚弱的嘴唇都发白了。我用纸巾把她额头上的汗擦干,怕她出来被风吹了会更严重。看她虚弱的样子,心里真的难受。从来没有这种感觉,会担心一个人。我直接把她从车里抱出来。往医院走。她有些微愣,脸颊又红了一度。又突然挣扎说;把我放下来吧,我是你老师!我没有理她,接着往医院走。说:我记得我跟你说过,我已经20了准确的说是21.所以我猜你比我最多大两岁吧。老师什么的,只是无谓的称号。我根本不在意,你在意的话,就等你病好了在说吧。”她再没有说话。到了医院挂了号,打了针。在病房里,我坐在她身边。看着她躺在床上,闭着眼睛长长的睫毛微微颤抖,温度也渐渐地退了下去。她一直睡,我一直在她身边,从上午一直到晚上。晚上等她醒的时候,她说:“你一直在啊.其实我一个人也可以的。你明天还要上课,早点回去吧,我自己打车回家就好了。”我说:我送你回去。我明天公司有事要处理,就不去上课了,你回家好好休息。我开车把她送回家一直到家门口。看着她进去。我说:不请我进去坐坐么.她说:太晚了。你回去早点休息吧。我没有听她的话,直接进了屋。她有些惊。我说你去卧室休息吧。过一会我就走。看着她进了卧室。其实我刚才是准备走的,但是这一天她都没吃什么东西,就算发烧好了,胃也会受不了。我去厨房找了些食材,做了粥。准备了早餐。等我做完她刚好出来,一脸困意,肚子咕噜咕噜的叫了。她有些不好意思,说;你还没走啊。我说,是要走了,你过来把粥喝了,我就走了。她走过来说;你做了粥。抬头看了看我说一起吃吧,你今天应该也没吃饭。我说嗯。看着她吃完饭,我说你早点休息吧。我要回去了。晚安。她还想说什么,但后来也只说了声晚安。

其实她想说太晚了,回去不安全。后来什么都没说,觉得这样不妥。

应生开车在路上,觉得今天不一样。很开心



自留地文字FM分享 美文摘抄情感故事美文阅读 ,同时也关注各种 好听的音乐好句子摘抄等。CTRL+D即可收藏本站,我们期待您的再次光临!



热门话题

情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