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所认识的静
文 / 日光微暖 2016年09月09日 6:14:16 340

你如果问我,一个月中,哪个日子记得最清楚?最感兴趣?

是大姨妈来的日子?是家庭聚会日?

我的回答都是:no,no,no。是发工资的日子——每月的25日。

这不今天又是我千盼万盼的25日,好不容易熬到中午,吃完饭,我撒腿就向银行跑去。我要看看这个月的计件加没加,这个月的加班算没算。

临出门,我撇一眼静,她收拾完餐盒,就马上拿出一本书,在有滋有味地看。我问了句:你上不上银行。她摇摇头。我就知道她是不会去的。记得以前问过她,工资怎么处理,家里的财政大权,你掌握吗?她回答,交给他,我嫌累。我顿时瞪大眼睛,钱怎么能交给男人呢?你能相信自己的男人吗?记得有本书中写道:控制男人的最好的办法是控制他的钱。

我在1点钟开工前,准时回来,这时,静收好书,也开始准备到岗,我和她一起来到库房。下午的工作又开始了。哪个车间取什么工具,我和她就从箱子中找到搬出来,在登记栏中做好登记。

下班的玲一响,我就麻利地回到换衣间,换下工作服,静还是那身灰色的工作服,一起走出工厂的大门。我说:静,我到步行街买衣服。她立马摇摇头,淡漠地一笑说:“不去。”我就加快步伐向步行街走去,带着美美的憧憬,逛街是我最大的乐趣,每天化妆,换衣服换鞋换包是我最大的乐趣。衣服搭配得款款生风,人也神采飞扬,心情格外的美。怎么会有静这种人呢?从来不买衣服的人。除了工作服,就是十几二十年前的两件旧衣服,冬天一件掉色陈旧的褐色棉袄,袖口边磨得破口子了,两侧裉子开线了,拉链也坏掉了,她自己用蓝色线大针小线地缝起来的;夏天一件变黄变短的皱皱巴巴的白半截袖,领口已黑黄不堪了,她还有滋有味地穿着,怎么受得了。在步行街口,我们分了手,她说:她要到拐角的报刊亭买本《意林》,每个开资日,她都要买一本意林,她说,那里面的文章真是好,有韵味,意蕴隽永。她的最大乐趣是书,书,书,已经达到了手不释卷的程度,我都受不了了。

回到家,我打开手机微信,把我买的三套新衣服又得瑟地发到微信上,让朋友们品评。文涛端着饭出来说:“吃饭吧,光穿漂亮衣服也不能当饭吃。”“你会不会说话呀你,我的衣服可以当饭吃,不吃了。”我顿时火起,他不由得搂着我:“好,好,好,我错了还不行,我的宝贝吃饭了。”“哼,这还差不多。”我怒瞪着他。

第二天,我问静,“看到我的新衣服了吗?”她抬起头撇了一眼说:“看到了。”我说:“微信上的那些。”她目无表情地说:“我没有手机。”我心下一愣,真是的,怎么忘了,她没有手机耶!怎么会有这种人!我纳闷而郁闷。

对呀,她是不需要金钱的,也不与金钱打交道的人。你看,就连她的头发,都是她自己剪得呢!她说过每次她自己动手剪头,我还真是佩服她的巧手。怪不得厂里的同事都叫她世外高人。

日子就这样不紧不慢地在身边滑过,眨眼间,秋意渐浓,今天是重阳节,我计划着买两个罐头,几样菜到爸爸家。下午将近下半时,静说:现在比较清闲,你帮我看一会儿,我出去一下。说完,她就快步走出去了。下班时间一到,我快速的脱下工作服,换上久姿牌的枚红色的套裙,穿上米白色的高跟鞋,悠然地走出换衣室,走出工厂的大门。刚出大门,就见穿着工作服的静手捧一束黄橙橙的娇莹莹的围棋般大小的小黄菊,从厂子的后方围墙边走来。我紧走两步,赶上静,看着娇艳欲滴的可爱的小黄菊,由衷地赞美说:“多美的小菊花呀!你刚刚采的?”

“是呀。”静回答。

“你在哪儿采的?”

“在咱厂的后山上,可多了,一片一片的。”静喜形不于色地说。

“哦,你要回去插吗?”我疑惑地问。

“不,我送给我爸妈插。”

“哦,你这是老人节给父母的礼物吗?还买什么?”我我不禁诧异着急地问。

静云淡风轻地说:“不用买了,还买什么。”

我摇头无语。

在路口和她挥手告别。

今天的街上人流如织,车流如龙,好像全城的父母都挤到街上来购购购,全城的私家车都出动了,载着父母,游玩、购物、吃饭。

我加快脚步往爸爸家赶,赶紧回家帮忙做菜吧。边走边涌起感触,我实在佩服,静的淡定自若。

入冬时节,天气寒冷,工厂的生产进入淡季,厂里两年一次的体检日也如期而至了,女同事们成群结队,叽叽喳喳地来到指定医院,在医院幽长冷清的一楼楼道里,医护人员有序的做着引导,我和其他女同事分好组,排好队,心怀忐忑地进行各项例行检查,各种仪器测、测、测、照、照、照,静一声不响地进行着,一项项检查完,在医院餐厅吃完指定配套的早饭,领导通知放假半天。我开心得跳起来,约两个女同事直奔商场而去。

几天后体检单发下来了,很多同事和我一样是长长的一列异常结果。血脂和胆固醇也超标,我不禁丧气惆怅,止不住地哀叹。转过头,看静,一副事不关己的淡然样子,我问静有没有问题,静含糊其辞,我一把抢过来从头到尾逐项仔细地看,在检查异常结果一栏:上面只写了一项胆上有0.3×0.2的小结石,其他一切指标正常。我不无黯然,急切而虚心地向静取经。静被逼无奈,只轻巧地说出:心静、心静、淡泊、淡泊。一语惊人,我崇拜地点头。

时间依旧无声无息地流淌,我和静虽然在一个车间,一个休息室,低头不见抬头见,但她依旧我行我束,痴迷于书籍,我依旧爱美爱穿爱换,痴迷于新衣,我们就像两条轨道上的人,不断地默默地前行。

2016、7



自留地文字FM分享 美文摘抄情感故事美文阅读 ,同时也关注各种 好听的音乐好句子摘抄等。CTRL+D即可收藏本站,我们期待您的再次光临!



热门话题

情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