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我是坏学生》
文 / 安之 2016年09月08日 19:16:20 280

走进一珊的世界是在暑假的辅导班上,她是一个二年级的学生,皮肤的色度要比一般人暗上好几格,她的同桌又是个皮肤白皙的女生,一黑一白之间形成的对比,让人一下就记住了她俩。

当我第一节课进去的时候,整个教室都撒满了雪花片和积木,孩子们都扎堆玩成一团。

“老师来了,老师来了。” 不知是哪个同学有意压低声音说到,全班的视线齐刷刷地扫向了我。“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般的速度把桌上地上的玩具都给收拾干净了,两只手臂叠放在桌上,端端正正地坐着,个个都像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似的。

唯独黑白女孩依旧我行我素。

“嘘,上课啦不要再说话了。”我朝着她们的方向,把食指堵在嘴唇上做了个安静的手势。

一珊一个甩头说了句:“不要!”

我当时心想,这孩子怎么小小年纪就这么不听话,还一副盛气凌人的样子。

“为什么不想上课?”我压下快要喷发而出的怒火,和颜悦色地问她。

“我就是不想上科学课嘛!”她说出这句话时整个人撒娇似的抖动了起来。

“好好好,但是不要打扰别的小朋友了。乖,安安静静的。”我只得这样好声好气地哄着她。

她恍若未闻,和旁边的白女孩还是一直玩玩具,还有意地发出巨大的声响,我只能停下来,威胁她们说:“你们再发出声音就出去站着。”

她们很不服气地哼了一声才安静下来。

?

昨天还是学生的我们,如今站上了七尺讲台成了老师,大概就是在其位而谋其职的缘故,课下的我们话题也都离不开那些班级里的“特殊群体”。

“二年级坐在后面的黑白女孩上课时一直土着脸叽里呱啦说个没完,而且还屡教不改。”

“唉,在我课上也是这个样子,我们说什么她都不听。”

我一直以为黑女孩只是在我课上这么放肆,原来在其他课上也是这样,为所欲为,从来没有为他人考虑一下。

以前自己也没有察觉原来在学校里是件多么幸福的事,只有出了社会才知道原来生活是如此的艰辛,钱来的这么不容易,怎么会舍得一分一毫地拿去浪费。

曾经任性虚度光阴的是我,现在幡然悔悟的也是我。

而这些话我该怎么和她们说呢,那些耳熟能详的心灵鸡汤灌输千万遍都不如你自己在泥坑里滚爬一圈。

?

在课余的时候,爱笑的孩子们最爱玩游戏了,我这个大孩子便领着他们玩一二三木头人。

“一二三,木头人,不许说话,不许动,动动就是小蜜蜂。”

他们一本正经地的样子,让我想起在过去的时光里,岁月静好的样子,那些竹马青梅的欢笑我都还记得,我最爱玩游戏,或许是天性,也或许是因为在游戏里不会被人嘲笑成绩的差劲。

接连好几次的赢家都是一个名叫婷婷的女孩子,她不爱说话,面对生人的时候常常用手微遮着眼睛,在人多的地方也只是默默地做自己的事情。

我听其他老师说起过她,她马上就三年级了,可是连26个英文单词都认不全。

我站在时光的门外,仿佛看见了当初的自己,心里瞬间潮湿了一片,上去轻轻地抱了抱她。我借机夸了她一番,想给她更多的自信。

谁知黑女孩却立刻站起来说:“严婷婷,她只有玩游戏的时候厉害,读书一点都读不起。”接着全班同学都跟着起哄嘲笑婷婷。

婷婷脸上原有的笑容一下就暗淡了下去,又回归了往日的忧郁。

我一颗红热的心被一桶冰水刷的一下全给浇灭了,一股委屈溢满全身。

气急败坏的我立刻加大分贝让他们安静,颤抖着声音接着指着门外说:“你们成绩都很牛了吗?!你们都很聪明吗?!你们要是很厉害,还过来补什么课,不想读的就都出去。”他们听了都默默地不做声了,一个个都是知错的表情。

我走到教唆者一珊的身边,我看见她鞋子表面一层泥,裙子上一团的灰,指甲里全是黑的。

她眼里放射出灾难即将到来的恐惧感,眼珠外蒙着一层眼泪,我心一下软了下来,把她手拉过来放在手心里对她说:“以后不可以再这么说同学了。知道吗?别人听见会多伤心啊,你就想想比如有人这么说周一珊呢!”

她咬了咬嘴唇倔强地不肯从唇齿间挤出半个字来。

“你知道错了吗?”

“……”回答我的不是她之前盛气凌人的语句,而且一阵冰冷的沉默。

“你去给婷婷道个歉好不好?”我都还没说完,她便跑出了辅导班.

她一直往前跑,一次也没有回头,躲开了繁华大街的人群,走进一条小巷子里,我追上她的时候,整张脸都被泪水爬过了,眼角的泪水依旧往下淌着流进嘴里。

我把随身携带的纸巾掏出来帮她擦干眼泪,顺便塞了一张在她手心里。

“知道错了没有?”我问她。

她吸着鼻子,肩膀抽动了几下点点头。

我让她去给婷婷道歉,她哽咽着声音说好,话音刚落,她便整个人扑倒我的怀里,放声地哭出声来。

哭得我心里一阵阵的难受。

?

等后来科学内容上完了之后,我便给他们上诗词歌赋,令我惊讶的是一珊总是第一个把手举得老高的,高高抬起下巴想要站起来背诵。

地球如今是自东向西旋转了?

曾经爱捣乱,不爱上课的一珊竟发生了如此大的转变。

那节课我上得很满意,可是刚走出教室不久,就有两个同学拉住我,慌张地告诉我说教室里有人打架了。

我急忙走了进去,看见一群同学正围在一个蹲在角落里哭的小男孩的周围。他们一见我来了,便让了一条道给我。

看着小男孩脸上鲜明的五个手指印时,我当场就发火了,提高了好几个分贝问这个这一巴掌是谁打的。

知情的同学都指着坐在位置上的一珊,说就是那个黑妞打的。我心瞬间凉了半截,刚刚对她产生的喜爱现在全化为烟雾消散了,只剩下新添的几分厌恶。

我快步走到她面前没好气地说:“你为什么要打同学。”她像是没有听见我说话似的,一动不动地坐在那里。

那时候,白女孩就在我身边不远处,我便把她拉到身边问她是什么情况,她立马摇头说不知道。

我很惊讶,问她你们不是很要好的朋友吗?怎么什么都不知道。她走得更远了些,和其他同学站在了一块,否认说:“才没有呢,我很怕她。她脾气真的很差额。我只看到她把人给打了。”

我很无奈,她长久的沉默显然默认了打人的事实。

当我目光再次回到了她的脸上时,她并没有落泪,理直气壮地盯着眼前被撕烂的白纸,她嘟着嘴神器的样子好像一点都不是自己的错似的。

我都急得火烧火燎了,她还跟个没事人似的,让她去给小男孩道歉,她也装作什么都没有听见的样子。

我长长地舒了口气,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打开水杯喝了口水,水像蛇一样划过我的喉咙,流进全身,却还是浇不灭我的怒火。

“站起来!”

“我让你站起来!”

我拽了拽她的衣服,要她站起来,可是她却被黏在了椅子上了似的。

她开始哭,只管自己哭,她抽搐着,像是在竭力遏制住自己的眼泪,可是眼泪还是簌簌地从眼眶里涌了出来。 “你打人你还有理了还。”我都快气得说不出话来了,简直怎么遇到了这么顽固说不清的人。看见别人哭了,那种感觉就像我看着洪水淹没了堤坝,向着我冲来,而我却无能为力一般让人无奈。

“发生什么事了?”下节课的老师来了,看着教室里的一团混乱说道。

我像是看见救星似的对她说:“你终于来了,这帮熊孩子真是折腾得我要疯了,你看,一珊竟然把子豪给打了。”

“得了,安慰好被打的人就行了,待会两个孩子气都消了再做处理,一珊,你也知道这孩子从不让人省心。”

我逃离似地走出教室,可是我想她一定还在哭,唉,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啊。道个歉不就什么事情都没有了吗,干嘛非得这么折磨自己折磨别人呢。

?

“一珊在课上还在哭吗?”在吃午饭的时候,我对一珊还是有点不放心,便问了那个下一节课的老师。

“她也都不理我,趴在桌上趴了一节课。”她摇摇头用一种恨铁不成钢的语气说。

“没办法了,估计是这孩子的天性,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啊。”另一个老师说道。

煮饭的阿姨听见我们的谈话便凑上来说:“你们说的是那个周一珊吧?”

我们惊讶地抬头看向阿姨,显然阿姨她知道关于周一珊的一些情况,毕竟阿姨是个本地人,这邻里邻外的消息她都知道。

她放下抹布在我们旁边坐下来说:“这一珊啊,是隔壁老周家抱来的,老周家上有两个儿子,就盼着这下啊有个女儿。”

阿姨说到这里,停了一下又继续说:“不知从谁那里知道,外村有个人家的儿子把一个外地的未成年的姑娘肚子给搞大了,结果生孩子的时候,孩子是保住了,可是啊,大人年龄太小,难产就走了。”

我们听了一阵唏嘘。

“然后这家人就寻思着,把这孩子卖了,正好能赚到钱而且儿子将来再娶媳妇的时候,也不用带个拖油瓶,给人家嫌弃。”

“那这件事情一珊知道吗?”

“这小人精,看她怪聪明的,谁知道她知不知道呢。”

“难怪她脾气那么差,都是老周家给惯坏吧!”

“搁前两年,老周家是特别宠她,后来老周他老婆生病了,便也就没时间再看管她,什么脏活累活也都给她做。我看这小姑娘有时候还是蛮懂事的。”

“可是她脾气真的很差!”我们几个老师再次无奈地说。

“或许是为了保护自己,才给自己制造这么多尖锐的刺保护自己吧。”我们大家都陷在自己的思绪里,胡乱猜测。

?

在最后一节课上,为了鼓励他们多背背古诗,我给他们准备了五个小奖品,只有古诗背诵最多的前五个小朋友才可以得到。

结果正是我想要的,当大家看到礼物之后都七嘴八舌地雀跃道:“我要那个铅笔盒。”“我要那个存钱罐。”……

他们蹦着跳着举起双手想要站起来背古诗,只有一珊她独自坐在位置上,也没有在背古诗,反而双手紧紧地扣在一起,眼睛愣愣地盯着桌子,若有所思的样子,仿佛是古希腊的一座灰色雕塑。

我走到她边上问她怎么不继续背了,她告诉我她不想背了,我说不背的话可就没有奖品了,因为她之前就背过许多首,再背几首拿一二名的奖品是没有问题的。

我给她设了好多诱惑,想她继续背下去,可是她一点也不领情,不点头也不摇头。

面对一珊的冷漠,直到最后一节课我还是拿她没有办法,我只能不去管她,任由她自生自灭了。

下课之后,多多少少有点惆怅,或许是对自己能力不足的愤怒,或许是对这些孩子们的眷恋。大概都有,我以为教师这个职业是如此的伟大,能够改变一个人的一生,可是我现在才发现,原来一切都这么困难,你根本打动不了任何人。当你得不到孩子的配合的时候,这一切感化是多么地无效。

我刚刚走出教室时,婷婷便冲过来,拦住我,我以为她要和我道别,结果把我拉到角落里对我说:“老师,对不起,那天一珊打架都是因为我。项子豪他抢了我的笔,还在我背后一直骂我傻子,一珊让他把笔还回来,他不还,还连着我们俩一起骂。”

我摸了摸婷婷的脑袋,很心疼她俩,也怪自己怎么没有把事情先搞搞清楚呢。

“老师,古诗背诵的第一名应该也是一珊的,她课下都会背的,她背的比我多也比我好。”

“……”我顿了顿,周围仿佛下了一场大雨,潮湿的空气低低的,闷闷的,无法释怀。

“嗯,老师知道了,回去上课吧。”

?

我站在门口,呈现在眼前的场景是如此虚幻,又如此真实,孩子们的生活像是成年人一个追不到的梦境,所有的不开心和难过统统被掩盖,只剩烟火般盛开的绚烂奢华。

正当我发呆的时候,结果发现一珊她开着的塑料小马车就往我前面来了,她先是在我面前低垂着头,想是在想些什么,接着抬起头,潮湿着眼睛小心翼翼地对我说:“老师,对不起,我是坏学生。”

我心乱成一团都是皱巴巴的,像是一件被刚洗过的毛衣似的,毛着边,沉重得我难以接受。

我蹲下去伸开手臂做出拥抱的姿势,她迟疑了一下,便迎到我的怀里。抱着瘦小的她,我脑子里回想着关于她的记忆,鼻子酸了一下,摇摇头,伸手摸了摸她的脑袋对她说:“对不起。我是差老师。”



自留地文字FM分享 美文摘抄情感故事美文阅读 ,同时也关注各种 好听的音乐好句子摘抄等。CTRL+D即可收藏本站,我们期待您的再次光临!



热门话题

情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