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自《霸道总裁匪气女》20∶难解的第六
文 / 钻天杨 2016年09月08日 8:30:21 385

“哈哈,一个什么集团公司的什么狗屁总裁。我以为有多牛逼。不过如此嘛。还不是被我装了进去。”陶雅思说着,扬了扬手中已经签好的契约,看着杨神州趾高气扬地说。他一听脸上露出不自然的神色,抓住自己手中的另一份契约看了起来。

“你这个不知足的女人,我对你可以说是百依百顺。你开什么条件,我从来不打折扣。可你怎么能这样对我呢?我挣的钱全是你的。要开支一分都要给你打报告。末经同意,不能乱花一分。这是我出一切将自己卖了的节奏啊!”

“总裁,不!我们的老公。我们都是你的妻小。你不能依她让我们都不能活啊!”到了这个地步赵怡然与宋欣之还敢互相争风吃醋么?被人欺负得快倾家荡产什么都没有了。不约而同,几乎是异口同声地说。不奇怪,她们建立了统一战线。为的就是保护眼前的利益。窝里斗,就放在以后再说。

“什么啊?我是大姐。我教育一下小弟弟,有你们插嘴的份么?不知尊卑贵贱。小心哦,我让他炒你们的鱿鱼。”陶雅思柳眉一扭,杏目一瞪。对她们不屑含有怒气地说。

“什么呀!我们陪杨总。不!陪我们的老公都比你早。凭什么你是大姐?最多只是一个小妹而已。哼,我们联合发难。我们的老公连我们的身都沾不了。看他那猴急的样子,不逼疯才怪呢。信不信,我们马上做给你看。看你能解他的馋劲不。”

心有灵犀一点通。为保护自己的利益所在,她们在异口同声中玩真格的了。于是狠狠地瞪了杨神州一眼又是异口同声地说∶“我们青春漂亮,资源多多。不愁找不到我们的爱,还有什么利益的在。我们的老公。不!都什么时候了,还老公不老公的干嘛?狗屁不如的杨总。我们走了,你就狠狠地折磨我们的小妹吧!不!她不是自称大姐么?受点折磨也是份内的事。哈哈,我们解放了,而有你好受的。不过,还是挺刺激快乐的。”

说完,她们相互起身。望都不望一眼,走出这病房。哼,我们知道你的德性,就等着你来收场。她们在心中各自地想。他见她们玩真格的,一时慌了神。“求你们了,别这样。你们这样一走,我不知道该怎么办。”

“哈,不是有她么?没有我们的日子,你活得更潇洒。”她们是在统一战线拽着这个让她们十分伤心的男人。他一听怂了。“别提了,我连她的边都没沾上。怎么会发生那种事?唉,什么都不懂。她是不食人间烟火的怪物啊!”

“什么?我有情有爱,你敢说我是不食人间烟火的怪物?知道不?在那荒唐的文革时代。有位我中意他也中意的小伙子。为了我少挨扯斗少受罪,连命都不要了。为了报恩,我推掉孟婆亭的孟婆汤,在三生石下许下了诺言。来生除了那个小乖乖,我什么人都不嫁。可有你这个想爱可不敢承担的混蛋东西,破坏了我的好姻缘。我没有找你算帐,而你倒这样说我。”

唉,如果柳眉能变成飞刀,杏目能杀人的话。杨神州自从遇到她,不知被她杀了多少回。“哬!你就是我一直爱着而十分内疚的陈菊花?对,我终于相信了这难解的第六感观。你就是我恋恋不舍的花花。”

由于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眼泪从他脸上流了出来。他用手擦了擦眼睛继续说∶“知道么?我爱你是爱得死去活来。可我怂啊!在那荒唐的年代。为保护自己我不敢啊!你们别给我演戏。她就是你们的大姐。她说的话比我说的话还要管用。如果有哪位不听。哼,凭我的实力。只要离开我,我敢保证。不管走到哪里,混得连叫化子都不如。”

“啊!你真是大姐的转世身?我们得罪,请大姐大人有大量,多多海涵。”她们简直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实。在这个大千世界中,真有神马的第六感观,真有穿越这回事。这个令她们恨得咬牙切齿的人。竟是他爱得要死,一直在她们面前喋喋不休说个不停的人。她们怎敢马虎,还是先来个磕头认罪。以保自己的利益所在。

“嘿嘿,你知道我对你一往情深。可当时的年代,如果我不去自保。我还会站在这里与你说话么?过去的一切是我的不对,我不是一切都听你的么?都忘了吧,让我们重新开始。。她们都怪可怜的,别逼她们。给她们留条活路。她们和你都是我的家人。你是大姐,就饶了她们吧!”他露出的笑,显得很尴尬,说出的话是那么低声下气。

“依我啊。在这个世上,最不是东西的就是你。说对我一往情深。可在我遭人凌辱,而最艰难难熬的时候。你跑到哪里去了。告诉你。我是被人糟蹋,春光外露地走了的啊!哼,同样都是被压在地狱深层受人凌辱的人。你跟他比起,连臭狗屎都不如。如果他走得没我早,我会受尽这些凌辱而去?知道么,他是以命换命地把我相保啊!你龟儿子除了会享受,能做得到么?”

陶雅思是编故事的能手。抓住他的内心,再掌握一些有用的信息。拽死他不偿命。他对这些难解的第六感观,更深信不疑。他相信,她就是他恋恋不舍的陈菊花。只要听见她的声音,自己内心深处的内疚让他屁都不敢放一个。

她是他藏在内心深处的恋恋不舍,就是再牛逼也不敢说出什么对她大为不敬的话。与众多女人有染,还敢明目张胆地带回来养起。他还有什么狗屁的理由而面对自己恋恋不舍的人?除了服软,再没有什么牛逼可言。除了求饶为自己擦屁股,再也干不出别的事情来。

“花花,我知道对不起你,可你别总拿着这些事情不放。我错了,向你认错。不!不是认错那么简单,是向你真心实意地认罪啊!你看,你的两个妹妹多可怜。大人有大量,就饶了她们吧。”

“哈,要是那个混乱的年代,你对我有丁点的关爱。也许今生会饶了你,不会与你这样花心的小人计较。可你做到了没有?哼,还提什么一家人?知道么?我见了你就恶心,与你成为一家人。还不如找把刀抹了脖子痛快。妹妹们,你们尽情将他榨成木乃伊吧!我不参与,会望着你们笑。妈呀,我这么年轻,你们个个比我大。我为了那个该死的负心人,我要保持青春常在不想老。嘿嘿,别催我老哦!最大限度,你们只能叫我妹妹。”

她滔滔不绝,是拽死人不偿命的节奏。杨神州听了,悲催得想一头撞死。“妈呀,我说了这么多而付出也不少。你怎么不感动而还提他呀!”



自留地文字FM分享 美文摘抄情感故事美文阅读 ,同时也关注各种 好听的音乐好句子摘抄等。CTRL+D即可收藏本站,我们期待您的再次光临!



热门话题

情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