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狐子(笔记小说)
文 / 北友(本名:杨友) 2016年09月08日 6:14:20 292

鬼 狐 子

(笔记小说)

杨友

卢宁,性憨厚而勤于农耕。其妻青娘,温柔贤淑且持家节俭。夫妻男耕女织,亲敬有加,虽贫穷却苦而多乐。这年夏季的一天夜晩,风声大作雷雨交加,偏偏这时候青娘要生产!卢宁披上蓑衣请来了接生老妪,孩子先下来一只脚乃“逆生”!老妪累死累活终于把孩子接了下来,青娘却因失血过多而命赴黄泉……

卢宁嚎啕大哭,悲痛欲绝。亲友和乡邻们帮助给青娘做了一口白茬棺材,将青娘装殓葬于村外一座小山坡下。

卢宁整天守着没娘的孩子泪水涟涟,村里的婶子、嫂子们每天主动来给孩子喂奶,但毕竟吃饱的时候少,饿肚子时候多。吃不饱的孩子呜呜哇哇地哭,卢宁也哭,在爷儿俩的“二重奏”中艰难地熬过一天又一天……

青娘阴灵不昧,时时惦记着没有奶吃的孩子,终日伴着凄风苦雨呜咽啼哭。这天夜里,一个标标致致的青年女子来到青娘的坟冢前,女子说:“大姐莫惊,我是一只狐狸……”狐女告诉青娘说,她也是刚生了孩子,但她居住的那个小山沟在一个暴雨之夜山体滑坡,滚滚泥沙覆盖了她的巢穴,她的几个孩子全都埋在泥土里……青娘觉得狐女比她还可怜,惺惺相惜的两个母亲便成了好姐妹。狐妹见鬼姐终日为儿子没有奶吃忧心忡忡长嘘短叹,狐妹就想到了自己,她的孩子没有了,可她的奶水正旺。狐妹就就对鬼姐说:“姐姐,孩子让我来喂养吧。”青娘连忙伏地给狐妹叩头,说来世变驴变马报答狐妹大恩大德……

一个阴魂一个狐精,白天不能去给孩子喂奶,只有等到夜深人静时悄悄地潜入家宅。鬼姐带着狐妹去给孩子喂奶时,怕惊扰卢宁,狐妹就在卢宁头上吹一仙气,卢宁便迷迷糊糊地睡着了。狐妹这才把孩子揽在怀里,解开衣服,掏出胖胖的奶子将奶头塞进孩子嘴里……

狐妹天天给鬼姐的孩子喂奶,久经时日,狐妹由怜悯渐致亲爱,就把孩子当成了自己的亲生……

孩子一天比一天胖了,卢宁深感莫名其妙,没有奶吃的孩子竟长得这样又白又胖,看来这孩子福命不浅,将来必然大富大贵。

日月如梭,不知不觉的孩子已长到八岁,卢宁便把孩子送进学堂念书。老先生见这个孩子生得相貌端正眉目清秀,又有几分文雅之气。老先生便给孩子取学名“文翰”。

文翰果然聪慧过人,读书过目成诵,又非常用功,不贪玩耍不淘气。读了几年书不仅五经四书烂熟在心,又把诗赋骈文学得精到,小小年纪便做得一手好文章。卢宁心里万分高兴,待大比之年,准备让儿子进京求取功名,光耀祖宗,也不枉他多年抚养儿子的辛苦,让死去的青娘含笑九泉……可是,文翰却性情怪癖,对功名利禄毫无兴趣,而对蒲松龄老先生的《聊聊志异》却情有独钟,反复研读,乐此不疲。还喜欢一个人漫游山野和墓地荒冢,有人说他可能在研究堪舆风水学。但几年后他却写成了一部书,书名《聊斋拾遗》,署名著者“鬼狐子”。那书中写的全是鬼、狐、精、怪故事……遗憾的是他的家境贫寒,身无长物,无力付梓。更可惜的是,在一次火灾中他的心血连同老爹给他留下的小屋一起化为灰烬,惟独一篇《鬼娘与狐娘》的故事完好无损地保存下来,并且流传至今……



自留地文字FM分享 美文摘抄情感故事美文阅读 ,同时也关注各种 好听的音乐好句子摘抄等。CTRL+D即可收藏本站,我们期待您的再次光临!



热门话题

情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