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自《霸道总裁匪气女》21∶我要对我前世的情人好
文 / 钻天杨 2016年09月08日 0:37:22 404

提起这个匪气拽女,杨神州悲催得五体投地。可认准了她是自己欠了很多的前世情人,他除了认怂外再也找不到去伤害她的理由。可自己这么用情,她怎么不知道感激而忘了自己对她前世身的一切不是。是匪气加很拽,让他有些受不了甚至崩溃。

妈呀,我已经这样了。你要我怎样做才可以放我一马,而恩恩爱爱地过下去。他在心里大叫。希望能感动天感动地感动她的前世身,还有这匪气加很拽的现世身。忘记前世与现世她很中意的那个男人,真心专意地对自己好。

“花花,我前世欠你的太多,求你忘记那一切。做我的女人好不好。请相信,你是我的天,你是我的地,你是我心中最爱永远难也忘记的那个人。如果你愿意,我就休了她们俩个。今生今世。不!是永生永世只对你一个好。”他为了挽回陶雅思的心,是咬了咬牙,恋恋不舍地说。

赵怡然与宋欣之一听慌了。“老公,我们都是你的妻小啊!怎么能这样对我们呢?”赵怡然悲催地哭求着。为了自己的爱,宋欣之顾不上那么多了。哭跪在自己最大的情敌陶雅思床前哀求个不停。“大姐。不!你这么青春亮丽,应该叫你一声好妹妹。我的好妹妹,他这样说。就是逼我解根裤腰带把自己活活地勒死。救人一命,甚造七级浮图啊!求求你,救救我。”

“噢,两位妹妹。不,你们都承认我青春亮丽。应该很年轻够诱惑人的。你们看我这张臭嘴,就是欠打。哈,好姐姐们,我对你们的那个他。除了让他对我前世身付出一点补偿,早就没有了感觉了。他还是你们的,我还要去找属于我而被别人抢跑的他。”

“万岁!我们青春亮丽的小妹妹万岁!万岁万万岁!”她们在不约而同中蹦得老高,举手欢呼个不停。高兴之余用眼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哼,敢这样对我们。你就是活够了直接地找死。我们让你沾不了身,活活地逼死你。

她们除去了后顾之忧,狠狠的,异口同声外加咬牙切齿地对他说。唉。要她们真的离开自己,他真的有些不舍。他这样说,也是被这个匪气加很拽的女人逼上了绝路。因自己放纵惯了也习惯了她们。

很乖多听话,这样的女人让他在这个世界上是多么的难找。如果打分,他一定会给满满的五星。说到做到,绝不打折扣。她们居然受她的影响,竟敢变得这么不乖不那么可爱。这是做梦都没有想到。

哈,我是逼得无奈,才打这样的擦边球。而不是真心的不要你们。知道么,我业务做得很广交给你们一个子公司,让你们除去一切后顾之忧。明的不行呢,我们可以暗来。快乐的神仙生活,我们可以照样的过。

我用心良苦,你们怎能这样对我呢?知道么?我杨神州不是吃素的。凭她一个匪气很拽的女人,怎么可能由他一手遮天呢!我业务做得很大,她要控制我的一切。做梦都不要想。嘿,我有很多子公司,还没入神州股份集团公司的名下呢!

她就是控制了整个神州集团,我活得照样是那么潇潇洒洒。美女不拒,任由我怎样的洒脱。不过,要留下就要看你们的资本与表现度还有我的心情。有什么不足,我们的么么哒,都是短暂的。一夜情可以终止一切。哼,想重温旧梦。对我杨神州来说,还没有几个人能做到。

哈,说赚钱,我很牛逼。如果我发出全面攻势,李嘉诚都算个鸟。比尔盖茨也会跪在我门下。中国第一我不屑一顾,领全球经济,那就要看我的心情了。不需某位政府机要,甚至什么人大代表的多多关照。

我是雄鹰,是为现代经济而生。鬼头鬼脑的,仍是振救全球经济的栋梁。可这个社会太贪太腐了,我的一腔热情全用不上。随意吧!只要能养活自己还有自己中意的女人就行。撞见这样的匪气拽女,他只能这样想。

“哦,你是不是很拽。敢这样对我。知道么?你前世欠我的太多。我找个前世对我好的小爱爱。是知恩图抱。我很伟大,不说你应该懂得起。可你这个混蛋老小子。除了搞破坏还有其它的能力么?哼,欠帐我要收,想我与过一辈子想都不要想。”

“妈呀,你这不是强盗逻辑耍流氓么?我养你一辈子,还那种事都不能做。你这事逼死了不偿命的节奏啊!”他哀叫个五体投地,他冷哼一声回答∶“这里没你的事了,你可以走了。不过要记住契约中的每一条。白纸黑字的可不是闹着玩的。”

“什么,你榨干了我就这样赶我走?不,我付出了这么多,不会什么都听你的。我要留下,等你好起来。”他回答得斩钉截铁。想想自己在她面前活得如此窝囊,心里很不是一个滋味。

唉,在她面前自己变得比豆腐都还要软。哪里还有什么男子汉的尊严?真想找块豆腐碰死算了。免得这样低声下气地活受罪。对,就是一块豆腐比什么都好。这样可以解气而不是真正的玩命。

我是银行的印钞机。只要想钱,银行里的钞票都归我。为一个匪气拽女玩命,我才不愿意呢!我风华正茂,吸金多多。跟她玩命,那不是为社会为国家断送极品的经济人才。这点不但我不答应,就是全社会为经济发展的热血人士,也会投反对的一票。

哈哈,人才嘛,就是为国家社会挑大梁的。他这样,为自己的不死找回了真正的理由。心里也感到好受些。为了解心里的一口闷气,他色色的望着她说∶“我要守在你身边让你好起来。和你做那事呢。哇,我等不及了,要不要我们现在……”

说完,杨神州做岀张牙舞爪,饿狼扑食的样子扑向她。陶雅思一见慌了,失声大叫起来∶“你要干嘛?我是病人,经不起你这样的折腾。要做那事啊,那是要我命的节奏。我不行呀,要找就找这两位姐姐。”

“求我们的好妹妹,千万不要给他开这个烂条。我们那儿很痛。现在与他做那事,那是黑白无常前来收命的节奏。他快乐了,可我们死得更惨。”赵怡然与宋欣之大叫,慌忙外退。捂住那儿,逃之夭夭。



自留地文字FM分享 美文摘抄情感故事美文阅读 ,同时也关注各种 好听的音乐好句子摘抄等。CTRL+D即可收藏本站,我们期待您的再次光临!



热门话题

情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