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欢之前。
文 / 君子童 2016年08月25日 10:52:14 1207

曾小非转来我们班的时候,我正塞着耳机缩在高高的书堆后面,满足地翻着周杰伦的写真。

“哎,”同桌拐了拐我,“土豪转来我们班了。”

我抬头一看,胖嘟嘟的男生就站在瘦瘦的班主任旁边,留着圆圆的蘑菇头,圆圆的脸蛋还红扑扑的,身穿大红色的一套运动服,胸前一个大大的勾,整个人看上去喜庆极了。我没忍住,“扑哧”就笑出了声。

班主任朝我的方向瞪了一眼,我慌忙扯下耳机,正襟危坐。

“曾小非,你就坐李梓橦后面。”

同桌张彦笑得不明所以。我没反应,装作很认真地盯着英语书封面。

后来八卦男张彦跟我说,曾小非家特有钱,标准的土豪。学校食堂是他们家承包的,学校三家超市是他们家开的,就连我们最爱去的那两家电子游戏厅也是他们家的。下课十分钟,他用五分钟向我陈述了曾小非爷爷和爸爸的资本主义发家史,然后又用了五分钟来向我灌输讨好曾小非的必要性。

我时不时地应一声,铅笔淡淡地在草稿纸上勾勒着杰伦的侧脸。

张彦看我满不在乎的样子就急了,可班主任已经踏着上课铃声进来了。

“听说他特别会唱歌,而且是唱周杰伦的。”张彦低着头假装找课本,不着痕迹地朝我说了一句。

我微微有些讶异,回头看了一眼后面那个红色的人影。

圆圆的蘑菇头,头发盖住半片耳朵,耳朵上挂着一只白色的耳机。

我环顾了一圈教室,好像班里就我跟他敢在班主任的课上听歌。我偷偷抿着嘴笑了。

后来我跟曾小非熟络起来,是因为他也在他的课桌上贴了一张周杰伦的海报。

我杵着下巴转过身子看着他认真地用透明胶带一道一道地把海报封起来,然后又用纸巾擦了一遍,抬起头来问我:“帅不帅?””

我点点头,圆圆的曾小非就弯着眼睛笑了。我注意到他的嘴巴特别好看,唇色非常鲜艳,笑的时候白白的牙齿就露出来,左边的脸颊上还有一个小小的酒窝。

曾小非是一个人坐,没有同桌。我跟张彦本来就是最后一排,班主任把他安排在我们后面,他就自己搬了张桌子坐下。晚自习的时候很多老师爱给我们放电影看,星期四的晚上是历史,老师就给我们放《大国崛起》。

看电影的时候教室的灯就关了,我看不了写真集,就拿出耳机戴上。

一首歌都还没听完,就感觉后面有人在戳我,然后左边的耳机就被人摘了。

我转过头,曾小非小声问我:“李梓橦,你要不要过来跟我坐?”

我犹豫着没回答,曾小非就摇摇手里的书:“我有杰伦的写真哦,《大灌篮》要不要看?”

我立马猫着腰蹿到了曾小非旁边坐下。

张彦觉察我的动作,转过头看了看我,又看了看曾小非,挤眉弄眼地朝我笑,我没理会。曾小非似乎很高兴,朝旁边挪了挪位置,兴冲冲地压低声音问我:“你在听什么歌?”

我看了一眼,确定老师已经出去了,才回答他的话:“「上海一九四三」。”

“啊,我也喜欢,我第一次听杰伦的歌就是这首。不过我最喜欢的还是「可爱女人」,尤其

是歌词,漂亮的让我面红的可爱女人,温柔的让我心疼的可爱女人……”

我莫名其妙地看了一眼旁边已经进入自嗨模式的曾小非,不满地说:“你对着我唱干嘛,我又不是女生。”

“嘿嘿,有点激动了。”他不好意思地挠挠后脑勺,圆圆的蘑菇头被揉乱,手指一松开又立刻恢复原样。

我看着挺有意思,忍不住伸手揉了揉。

曾小非被我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圆圆的眼睛瞪得很大,在荧幕的反光下照得亮亮的,连话也说不连贯了:“你……你干嘛,我又不是女生。”

我“扑哧”一声,再次没忍住。

后来每个星期四的晚自习,曾小非都会拿掉我的一只耳机,然后摇着手中的东西一脸无辜地问我要不要去跟他坐。

张彦起初对我跟曾小非突飞猛进的友情很是不满,他觉得我可以跟曾小非做朋友,但前提是他也一起。曾小非就带着张彦去食堂找打饭的阿姨,从此以后张彦的盘子里就比别人多了半勺红烧肉,张彦就彻底拜倒在曾小非的耐克鞋下,一看见他就摇尾乞怜要吃的。

我挪来挪去嫌麻烦,就干脆搬着书坐到了曾小非旁边。

曾小非心满意足地掏出德芙剥开递给一旁看写真的我。

跟我形影不离的人变成了曾小非。他走读我住校,除了晚上回家睡觉,他几乎跟我同出同进。吃饭的时候他打饭我占座,曾小非同学的圆脸往窗口一晃,阿姨就是毫不手软的一大勺肉。看得旁边一干同学羡慕嫉妒恨。

“别人打饭刷卡,您老打饭刷脸啊?”我斜着眼睛看着曾小非,脸上充斥着对资本主义的鄙视和不屑。

“那你的排骨给我。”曾小非的筷子伸了过来。

我忙把盘子高高端起来,曾小非笑得一脸得意。

“要不这个周末去我家玩?我爸妈不在,家里没人。”曾小非边咬着筷子看着我。

“就我们俩?”我嘴里嚼着肉口齿不清地问。

“那再叫几个人?把张彦也叫上?”

“行吧。”

曾小非很开心地把他盘子里的排骨夹给我,于是我也很开心。

曾小非家离学校不远,我跟张彦来的时候他就站在门口等我们。

“不会就我们三个吧?”我问。

“还有程晨和潘瑜。”张彦兴奋地回答。

我惊讶地看向曾小非,曾小非指指张彦,示意不是他叫的。

张彦一脸猥琐地说:“好兄弟,帮帮忙呗。”

程晨和潘瑜来的时候,我还躺在曾小非房间里看他珍藏的杰伦海报。

曾小非打开门探出个脑袋:“出来吧,女生来了。”

虽然是一个班的,但我跟程晨他们其实不太熟。有女生在玩游戏也不方便,张彦便提议打牌抽乌龟,竟然也玩了一早上,曾小非输得最惨,脸上被贴了很多纸条。

到吃中饭的时候,曾小非起身到厨房,我跟着进去,不可思议地问:“你要自己做饭?”

“对啊,我七点就起床买菜了。”曾小非挽起袖子拿过一旁的围裙套上,“过来帮我系下带子。”

系好带子后,曾小非就开始洗菜。

“我帮你一起做吧。”我转身看了看,指着西红柿问:“这个用不用切?”

“切吧,切小一点。”

我以龟速切完三只西红柿后,曾小非已经把油下锅准备炒菜了。

不得不说,曾小非做饭真有一手,有条不紊地翻着铲子,动作干净利落,圆圆的脸被热气熏得红红的。

客厅里张彦在跟两个女生聊天,逗得她们笑声不断。

我就倚在门上看曾小非,突然觉得圆圆的曾小非真可爱。

“曾小非,你有没有喜欢的女生?”

“啊?”曾小非刚把锅里的西红柿炒鸡蛋铲到盘子里,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道:“干嘛突然这么问?”

“我就觉得你这样贤惠的人,娶回家还真是划得来啊。”

“说什么呢。”曾小非突然害羞了,扭过头打开水龙头洗手。

害羞的曾小非也很可爱。

端出去的菜又是一阵好评,张彦笑着打趣说:“阿橦今后可是有福了。”

我们所有人都不明所以地看着他。

张彦眨眨眼说:“你们看啊,曾小非家那么有钱,还会做饭,对阿橦又好,阿橦这不是娶了个好媳妇回家么?”

除了张彦和程晨,没有人笑。

这话刚刚还被我用来逗过曾小非,此刻被张彦说出来,却是心下一动。我转头看曾小非,他低着头摆碗筷,一旁的潘瑜神色不明,若有所思地看着曾小非乌黑的头顶。

吃完饭后休息了一会,他们打算去教室赶作业。这个星期数学作业留的特别多,还好潘瑜已经做完了,可以抄她的。

我没有跟他们一起,借口说妈妈打电话来催,一个人背着书包回家了。

等红灯的时候我转头看了一眼,程晨和潘瑜并肩走在一起,旁边拉着曾小非,张彦越过曾小非不停地跟潘瑜说着什么。

潘瑜的目光却一直停留在曾小非身上。

我扭过头,红灯已经变绿了。

等我到教室的时候,顿时感到气氛怪怪的。

一向聒噪的张彦铁青着脸坐着,书被翻得哗哗响,我的书又被搬回原来的位置。

张彦看到我进来,抬手招了招说:“你坐这儿。”

我看看曾小非,他低着头奋笔疾书,好像外界的一切都跟他无关。

“怎么了?”我放下书包压低声音问张彦。气氛这么诡异,害得我也跟着鬼鬼祟祟起来。

“还能怎么,死胖子还想跟我抢女朋友!”张彦生气地把书一摔。周围的人都吓了一跳。

“到底怎么回事?你会不会好好说话!”我也怒了,死胖子?难道是曾小非?

“他妈的曾小非想泡潘瑜!”张彦恶声恶气地说:“朋友妻不可欺,老子平时对他那么好,没想到他闷头给我来这么一手,白养他个白眼狼了!”张彦气得口不择言。

我顾不上提醒他平时都是曾小非用吃的养着他,因为我已经被这个消息震得说不出话了。

张彦恨恨地接着说:“我已经把你的书都搬回来了,你以后不用再去跟曾小非坐了。”

在张彦心中,我理所应当是跟他一伙的。

我没说话。

不知为什么曾小非也开始躲着我,我懒得究其原因,慢慢地也就这么疏远了。

我们再没说过话,吃饭的时候我又跟张彦走在了一起,放学要跑很快才能抢到油炸排骨。上课的时候张彦打瞌睡,我就缩在书堆后面,翻着写真集,塞着耳机听歌。

我也存够钱买了《大灌篮》,周杰伦的写真集我终于集齐了。

星期四的晚自习曾小非没有再摘下我左边的耳机,晃着手中的写真诱惑我,然后剥一颗德芙递给我。

两个星期后曾小非被班主任调去第一排坐了,据说是他主动要求的。他后面就坐着那个一脸做作的潘瑜。

有几次看到曾小非跟潘瑜一起去食堂吃饭,张彦就在背后咬牙切齿地骂他们狗男女。

骂到快放假的时候,张彦也不骂了,因为他又看上了另外一个做作的女生。

曾小非跟潘瑜也就仅限于绯闻,从没听说他们真正在一起过。

“潘瑜心里打着小算盘呢,不就是看着曾小非家有钱么,不然她能跟曾小非在一起?”程晨语气尖酸喋喋不休地说着。

曾小非跟潘瑜分了,也是从程晨口中得知的。

“曾小非要去Z城学音乐了,下学期不来了。哼,潘瑜真以为曾小非能看得上他,也就逗她玩玩。现在要走了,还不是被一脚蹬开?”

我看着她一张一合的嘴巴,突然觉得女生之间的友情还真是奇怪。

下学期曾小非果然没来,飞向Z城去吃香的喝辣的了。

还可以唱他喜欢唱的歌。

我抱着书踩着余晖回家。高二开始我就不再住校了,张彦也有了新的兄弟,我独来独往也慢慢跟他不再那么亲密。

白色的耳机挂在耳朵上,杰伦轻快的声音还在唱:“漂亮的让我面红的可爱女人,温柔的让我心疼的可爱女人,聪明的让我感动的可爱女人,坏坏的让我疯狂的可爱女人……”

一曲终了,曾小非怯怯的声音就跟着响起了:“李梓橦,要去Z城学念书了,很久都不能回来。”声音越来越低,又突然增大,像是他说出的话已经用尽了全部的勇气:

“我没有跟潘瑜在一起,你还愿意跟我做朋友吗?你会等着我吧……”

我忍不住勾着唇角笑了。我手机的音乐库只存了这一首歌,曾小非傻乎乎的录音每一次听都会让我想起他圆圆的脸。

等你么?

唔,让我想想吧。

00:00/00:00


自留地文字FM分享 美文摘抄情感故事美文阅读 ,同时也关注各种 好听的音乐好句子摘抄等。CTRL+D即可收藏本站,我们期待您的再次光临!



热门话题

情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