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空的城
文 / 李荷西 2016年08月16日 10:19:48 1074

中午一起吃饭吗?”正在广告公司的会议室看PPT的时候,收到袁毅的短信。

“好。”我回。

弗利做的是软件开发,一直找不到好的媒体来做推广。这家广告公司思路很开阔,大概是国内最早的有植入概念并操作起来的。他们作为平台,联系网络和手机游戏公司,做软件的硬植入。

当时价格也不高,并且他们这边愿意先做一周的测试,看市场反应。可以的话就签长约。

小海本来更倾向网络搜索排名优化,但X度实在是太贵了,条目又五花八门,还是等有钱了再说吧。纸媒不考虑,但是可以做小成本的地铁拉环、电梯广告牌来配合对公司的宣传。

我很兴奋终于找到了好的切入点,讨论越来越多,竟然忘了午饭时间。再抬起头来的时候,已经将近一点钟。手机上有袁毅的N条短信:结束了吗?现在在哪儿?去接你吗?人呢?好饿…..饿扁了……瘦了两斤了……

婉拒了广告公司一起午餐的邀请,又无情地抛弃了小海,我像只燕子那样飞下了楼,跳进了一辆出租车。

半日不见也如隔三秋了。

他在公司附近的一家日料店等我,我过去的时候,就看见他双手环抱自己,对着饭店门口翘首以盼的样子。哎呀,太可爱了。像小狗在等着主人一样。

满桌子的鱼生、寿司、天妇罗,他竟一筷子未动。

“等你等太久。”他不高兴的说,“我都不饿了。”

他的样子带点乖乖的可怜样儿,我心里一阵暖,又一阵怜惜。

“我饿。”我说,“那你看着我吃吧。”夹了一筷子寿司,往自己嘴巴里送,又拐了个弯儿,塞进了他的嘴巴里。

他这才笑了,很无奈的样子,看了看腕表说:“赶紧吃吧,吃完我就得回去上班。你这边什么时候搞定,我和你一起回徽州办辞职。”

“辞职?这么快?”

“当然要快,我们昨天约好的,你不要给我打折扣啊。”

“可是我刚刚做了推广部经理。”我得意地拿出来名片,双手递给他。

他看了一眼,放在桌边:“Joanna Xu是谁?我只认识许佳慧。”

可怜我人前人后一个星期了的许经理,在他面前的正职还是一只猫咪的陪伴者。

“辞职的事情,我会找机会和老板说的。再说,还要交接不是吗?我在徽州的房子房租还有一个多月到期呢。给我点时间。”

“好。我就再等你一个月。不过周末的时候我们必须见面。我去你那边或者你过来。最好你过来,不然女朋友比较不高兴。”

“知道了,都听你的。”

“什么都听?”

他笑得坏坏的,凑过来低声跟我耳语了几句,我立刻面红耳赤。

“你现在怎么这么……”我推开他。

“要有情趣。”

“好。”咬牙同意了。他立刻像个刚打赢了一场弹珠战役的小男孩,揣好了想象中的战利品,满意地开始大快朵颐。

吃完饭后,我送他回公司,手拉手走在路上,觉得内心很满很满。这荡荡悠悠的手的摇摆,这长长短短的脚步的距离,这缠缠绕绕的我们的影子。

我们要穿过这条街道,越过层林叠嶂,爬过三山五岳,航过九州四海,然后比翼飞去天空我们的城。

这是我余生要做的最重要的事了。

看他依依不舍地跟我挥挥手进了办公楼,我把手放在了胸口默祷:袁毅,我准备好了,去到我们的城。

2

下午和小海回到酒店,反复讨论后,就给老板打电话。说服老板是个艰辛的过程,在某些方面,他其实是个老古董。

不过还好他最后同意试一试。

然后就去袁毅的公司接他下班,时间还早,便去附近的商场逛了逛,买了一套很那个的衣服。还是准备帮袁毅实现某个羞耻的幻想了。

太不可思议了,我竟然买了这个?开单的时候,我简直不敢直视售货员小姐的眼睛。

晚一点,我接到了他,一起在某个著名餐厅,吃了烛光晚餐。说了很多又傻又幼稚的话,然后在他的建议下去酒店退了房。又一起去了超市采购了一些生活必备品。又一起回了家。

秋风十里柔情,夜月一帘幽梦。

第二天早上,我便早早地爬起来去做早餐了。然后按照他羞耻的要求,换上了昨天买回来的衣服,把自己打扮成了兔女郎,去喊他起床。

好吧。他起床慢了一点。你们懂的。

好容易终于坐在了饭桌前,熬的粥都已经凉透了。

费了很大力气做的早饭,味道却差强人意。他坐下来后,大概也是费了很大力气才吃完吧,且委婉地表达了他的意犹未尽:“许佳慧,你知道我们要在一起吃多少次早餐吗?”

“啊?”

“21900次。”

“你怎么算的?”

“假如我们都能再活60年,那么就是21900次。”他认真严肃地说:“所以早餐很重要。”

我大脑飞速地计算,浪费了很多脑细胞,还是没能算出他的答案是不是正确。还好我灵机一动:“那还有闰年呢?”

他恍然地点点头,夸我:“果然,你和我在一起才两天,就变得稍微聪明点了。”

想起7年前我们刚认识,在迎接新世纪到来的那个晚上,他跟我说:每一年的第一天是星期几,最后一天就是星期几。我还超认真地回家去查了日历,真是恍如隔世。忍不住就笑了。

和我在一起开心吗,袁包子?好想就这么问一句。

嗯,我也很开心。好想就这么答一句。

喂完了女朋友后,我们一起出门,他送我去酒店和小海会面,然后去上班。他开着车,一只手扶着方向盘,另一只手握着我的。偶尔的换挡,就把我的手放上去,咔咔咔。

昨晚夜半下了小雨,早晨的上海,像是刚刚被洗涤过的城市。清爽蓬勃,车流如织,人们脚步匆匆,去争抢得到或者放弃失去。

在酒店门口下车的时候,我们告别。他吻了吻我的脸颊说:“早上好,许佳慧。”

“早上好,袁包子。”

“你不能喊我袁包子。”

“为什么?别人能喊我也可以。”

“你应该给我一个特别的称谓,比如说亲爱的,老公啊什么的。”

“大傻子。”

“这个不好听,换一个。”

“我下车了。”

“你给我回来。”

“拜拜。”

坐在酒店的大厅里等小海,笑一直荡漾在嘴角下不去。以前没发现,袁毅在某些方面,真的是有点幼稚啊。卡哇伊内……

3

小海太磨蹭了,百无聊赖的我打开MP3听歌。在Metallica的《Fade to black》中,翻看报纸的生活版块,希望能找到一两个菜谱,挽救一下我糟糕的厨艺。

翻来翻去也没找到,却看到一个人物专访。采访的是江城一家公司的服装设计师,推荐的图片是最新款的保暖内衣。大略扫了几眼,讶异的发现,这家公司恰好是陈尽欢所在的那家。而其中两款内衣,都是陈尽欢之前给我炫耀过的他的设计。虽然无法理解为什么这两款内衣被标上这个年轻的女设计师的名字,但也没想太多。

我真的再也不敢在陈尽欢的事情上费心思,或者让袁毅生气了。与他有关的事还是双耳不闻两眼一黑吧。还犹豫了一下要不要干脆把他的手机号也删了。

分手太痛苦了,我不敢再来一次。想也不愿意想。

小海姗姗来迟,还哈欠连天。在去另一家广告公司的路上,他丝毫提不起兴致:“不过去走个过场,那么准时干嘛。”

“小海,要做一个高尚的人,一个纯粹的人,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一个守时礼貌的人。”

“Joanna Xu,我现在一点都不喜欢你了。”

“I dont care,哪需要你喜欢。”

“你现在的状态……就像随时可以去开直升飞机。”
“这么棒?”

“只是你拿到驾照了吗?”

“驾照可以慢慢考,想飞的心却是隽永的。”

“和前男友复合真的这么美?你嘴巴都咧到耳朵那去了。”

“美。”

“那又怎么样,还是异地。”

“马上就不异地了,我回去就跟老板聊辞职的事儿。”

“你一定是疯了。”

“我是在为爱走天涯。你这种感情生活像小屁孩尿蚂蚁一样的人是无法理解的。”

“呃……”小海被我震住了,久久不能说话。

00:00/00:00


自留地文字FM分享 美文摘抄情感故事美文阅读 ,同时也关注各种 好听的音乐好句子摘抄等。CTRL+D即可收藏本站,我们期待您的再次光临!



热门话题

情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