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暖牌杂货店
文 / 阿狸咖哆 2016年08月09日 11:23:23 1699

苏欣在森林里开了一家杂货店。

有一天,杂货店来了一只狼。正在挑选榛果的松鼠,翻蘑菇的兔子,选围巾的刺猬,看到狼来了,通通丢下手上的东西落荒而逃,一溜烟就不见影了,甚至连偷吃蜂蜜的娘娘腔大狗熊也吓得屁屁滚尿流,碰翻的蜂蜜撒的到处都是,香气蔓延了整整一屋子。

苏欣看了一眼手足无措站在那里的狼,先走过去捡起被小客人们扔的到处都是的东西,然后抬起头问他“先生你好,请问您需要点什么。”

狼扭捏地看了苏欣一眼说“老板,我是女生。”

苏欣笑了起来,扶起蜂蜜罐子,“好的狼小姐,你需要些什么呢?”

狼歪了歪脑袋,“我也不知道它叫什么,暖暖的……”

苏欣想了想,走到货架旁翻了翻,递给狼一个红色的小袋子“这是我前几天新进的暖宝宝,8-10小时超长发热!材质均匀紧密,单片重量才45g!买5送1哦!”

狼听着苏欣的广东口音皱了皱眉,“不是这个。我一身皮毛,用不着。”狼指着自己身上厚厚的毛。

苏欣也不知道在想什么,还伸过手摸了一把,角落里的小仓鼠吓得抖了抖毛。

“嗯……手感的确不错。那,狼小姐,除了暖暖的还有什么形容词吗?”

狼想了想“挺香的。”

苏欣一拍脑门,“狼小姐,我大概知道了,我准备准备,你明天过来吧!”

狼开心地点点头,从包里掏出一把青草,“我是从大草原上过来的,没什么拿得出手的,送你这个吧。希望你不要嫌弃。那我今天就先告辞了,麻烦你了。”

苏欣接过狼手中的的青草。青草绿油油,泛着露水,底部还沾着一点点泥土。苏欣从没收过这种礼物,站在那里愣了一会儿,找了一个瓶子把它当做一束花儿一样插了起来。

第二天下起了雨,淅淅沥沥,在不远处小溪里玩水的小鹿们跑来店里躲雨。过了一会儿,狼也来了。她站在门口抖抖毛,吓跑了店里的一群鹿。苏欣被这一系列的动静扰地回头,“你来了啊,快过来坐。”

狼走过去,苏欣丢过来一条软绵绵的毛巾“擦擦雨。”狼有些拘谨“我抖抖就行。”

苏欣端出两杯热可可。可可冒着香气,上面漂着好几粒化了一半的棉花糖。“暖暖的,挺香。”

狼端起来喝了一口,“不是这个,不过,很好喝。”胡须上沾满了热可可。整个狼变得可爱起来。

热可可的香气氤氲在店里,门口一直偷偷往进看的娘娘腔大狗熊忘了恐惧被吸引进来,苏欣又端出一杯热可可递给熊,“这杯专门给你加了蜂蜜。”熊感动地快要掉下眼泪,苏欣摆摆手,“好啦好啦,又要哭了,一杯可可而已,多大点事儿啊,太没出息啦。”

熊抹抹眼睛,皮毛里钻出一只小松鼠,哧溜跑到熊的头顶,熊的眼睛滴流转一转,从自己杯子里捻出一颗棉花糖递上去。小松鼠接过棉花糖啃了起来。熊也喝了一口可可,露出一副惬意的表情。

店外面的雨还在下着,雨点敲在屋檐上,滴答滴答像一首歌。窗户上结了水汽,有路过的小动物偷偷在上面画了爱心。店里不时有客人来买东西,三颗瓜子,两粒胡椒,都是一些很小的零碎。

狼喝完了自己的那杯可可,试探着把最后一颗棉花糖递给了熊头上的松鼠。

“苏欣,我很羡慕你。”狼说。

“哈?”苏欣收起刚才小顾客们付给她的钱,突然听到狼没头没脑丢过来的这句话。

“你有很多朋友,也很热心。在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也有家。”

苏欣想想,觉得这些都不过是稀疏平常的小事罢了,狼这样感觉,心里一定很多苦吧。可是苏欣并不擅长安慰别人,看到面前的糖罐子,打开来拿出了几颗最好吃的,递给狼“没事多吃点糖,可以甜甜心。就把这里当你的家,有空常来玩,大家都是你的朋友。”娘娘腔熊和松鼠早已不怕狼,在一旁猛点头。

狼笑了,其实脸也红了,不过还好皮毛厚重,遮住了。“谢谢你们,我突然想起,我要找的东西是由很多东西组合而成的。”

狼成了苏欣店里的常客,也渐渐和周围的小动物们混熟了。狼是一只好狼,不吃小动物,也不凶,还很乐于助人。经常扶老羊家的奶奶过个马路啦,帮小刺猬拧个瓶盖啦,都不在话下。

关于狼要找的东西,苏欣也拿来过国际象棋,糖葫芦,汤婆子,但都不是狼要找的东西。时间久了,狼也渐渐不再提这件事,要找的东西被大家抛之脑后,日子却还是照样过。

杂货店门口有一颗桂花树,桂花开满树的时候狼被苏欣叫出去帮忙。

“这些花好香,有什么用?”

“拿来酿酒啊,冬天的时候就可以喝了。”苏欣用皮筋扎起了头发,仰起头,踮着脚尖,企图用竹竿把枝头缀满的桂花打下来。

“咦,你脖子后面有一只猫!”狼吃惊道。

“哦,那个啊。”苏欣腾出一只手,摸了摸脖子后面的纹身,“因为我以前在酒吧唱歌。觉得自己应该会抽烟会喝酒有纹身,这样才像个坏女孩,比较有流浪歌手的气质。忧郁的眼神,苦涩的酒,巨大的吉他,唱出来的歌听起来才会有故事。你说是不是。”苏欣笑了。

狼看着面前绑着头发,努力掂起脚尖想要多够一些桂花下来的女孩和树下的一整个杂货店,觉得难以想象她抱着吉他抽着烟,打着耳洞喝着酒的曾经。“我这个狼很笨,别人说什么都信,你可别骗我。”狼一边说着,一边缩了缩脖子。苏欣打下来了一大片桂花,像一阵桂花雨,洒落在两个人的头上。

“人这一辈子哪来这么多真的假的,听着高兴就好咯。狼也一样的。”苏欣拿扫把扫起了桂花。

“是挺有意思的。”狼吸吸鼻子。“那纹猫是因为想像猫一样温柔吗?”

“是我喜欢猫啦。”苏欣装好了满满一大兜桂花。抬起头,看到自己周围洒满了桂花,阳光透过树叶的罅隙照在上面,一片金黄。狼站在那里发呆,一阵风吹过,她尾巴上便全是黄灿灿的桂花,看起来可爱极了。“你要找的那个东西,是爱吗?”苏欣脱口而出。

三月的春风暖融融,微醺的阳光照在两人的身上。空气中充斥着桂花甜腻的香气。“像春天的阳光一样温暖,像开满一树的桂花一样清香,像空气,像大地,这一切组合而成的,不就是爱吗?你一直以来,要找的东西,就是爱吧?”

狼看了苏欣一眼,少女的眼睛里像是埋藏着星星。但是狼还是忍不住说了一句,“还像空气像大地,苏欣,你小说看多了吧?”

“哦。”苏欣捏起一把桂花扔向狼。“白深情这么老半天。”

狼禁不住打了个喷嚏。两个人都笑了起来。

狼在森林里留了下来,没事儿的时候经常会来苏欣的店里帮帮忙,看看店啦,给个子小的动物们送送东西啦,渐渐地也就和大家混熟了。

除了苏欣,狼和那只娘娘腔大狗熊关系最好,狼总是苦口婆心地教熊该怎么样才会变man。

“兰花指,收一收。”

“蝴蝶结,扔了。”

“不要让松鼠帮你拧瓶盖!”

狼也算是耐心好,每天不厌其烦地纠正娘娘腔大熊的习惯,苏欣看着都心累。

“每天这么纠正他,不会烦吗?”苏欣一边咬着棒棒糖一边问狼。

“不会啊。交朋友,挺开心的。”

“从前没有朋友吗?”

“嗯。没有。”狼点点头,又摇摇头。“大草原上哪有朋友啊。只有永远摸不到的蓝天白云,很多很多草,平原很大,一眼都望不到边。不管跑多久,停下来,身边的景物都不会变。”

苏欣想想,觉得是一副很美的画面,很美却很孤独。手边的瓶子里是狼很久之前送的草,竟还生机勃勃地活着。时不时随着风摇晃两下,像是大草原送来的问候。

冬天的时候,熊邀请大家来自己家里吃火锅。狼兴奋了好几天。

临走前狼问苏欣,“苏欣,我要带礼物吗!”

“不用。你们都那么熟了。”

“苏欣,我需要穿好看的衣服吗?”

“不用。一身皮毛就很漂亮了。”

“苏欣苏欣”

“做咩啊!”

“什么是火锅啊?”

“你没吃过啊。去了就知道了。”苏欣应答着狼,推开门就要往外走。

“诶,等等!外面冷,我的围巾借你!”狼把脖子上的围巾卸下来,递给苏欣。

“戴围巾会遮住纹身诶。”苏欣推开围巾。

“遮住就遮住呗,怎么了?”狼不解地看苏欣。

“遮住就……不酷了诶。”苏欣撅嘴。

听到苏欣这么说,狼愣住了。她指了指店里,指了指苏欣,“知道吗苏欣?你在你喜欢的地方,和你喜欢的人,做你喜欢的事。这时候的你不用担心造型酷不酷,因为这本身就是一件很酷的事。”

看着狼一本正经的样子,苏欣突然笑了,接过围巾绕在了脖子上。“谢谢你,很暖和。”

苏欣和狼到达的时候,熊的家里已经很热闹了。

大家切菜的切菜,煮汤的煮汤,还有不嫌热闹的松鼠在忙着装饰屋子,像是要举行一场盛大的派对。

熊被打扮成了圣诞老人的样子站在门口,看到苏欣和狼,忙上去招呼。

“明明离圣诞还有一段日子,他们非要让假装圣诞老人,说提前预热有气氛。”熊不好意思地搔搔脑袋。“跟圣诞老人一起吃火锅,不会觉得串戏吗?”一边骚脑袋还不忘嘟嘟囔囔地抱怨。

“安啦。很可爱的。”苏欣踮起脚尖拍拍熊毛绒绒的肩膀。

“嘿嘿。是吗,那我就安心了。”熊拎起自己的小红裙子转了个圈。

到底还是一只娘娘腔熊。

在门口聊了没两句,房间里就已经准备就绪。大大的桌子中央摆着咕嘟嘟的火锅,周围围满了各式各样的食物和饮料。大家嘻嘻闹闹坐好,热热闹闹地涮起了火锅。窗外适时地下起了雪,雪花掉落在小溪里,桂花树梢,熊家的窗户上。

苏欣刚夹起一只蘑菇,被一边的狼拉了拉袖子。

“这就是我要找的东西哦。”狼说。

“诶?”蘑菇掉在麻酱里。

“我很小的时候,草原上来过几个牧羊人,坐在帐篷里吃这个东西,一边吃一边聊天。我躲在外面看,觉得很美好也很羡慕。”

“哈哈,暖暖的,香香的,很多东西组合而成的。”苏欣看了看火锅不停咕嘟咕嘟冒出的热气,氤氲地窗户都蒙上了一层暖暖的水雾。半边锅里的红油翻滚着,辣椒是松鼠一早去森林里摘的,路上忍不住偷吃了两个,回来的时候整个松鼠都冒着火,吓了熊一跳。熊虽然娘娘腔,可是到底是只熊。

家里的东西都是大号的,巨型的桌子上摆满了各式各样的菜,大家你一筷子我一勺子涮地不亦乐乎,装满蜂蜜酒和五颜六色饮料的杯子碰在一起叮叮当当,有人在讲笑话有人在划拳有人喝醉了一边呜咽一边说心事,一整个画面温存又暖心。

狼喝了几杯蜂蜜酒,也晕晕乎乎的。一爪拽着熊的皮毛一爪勾着苏欣的袖子。

“我这个狼很笨,不会写家这个字,因为有一身厚皮毛,也从来不懂什么是温暖。而现在我知道了,这种感觉应该就是冬天的时候,和很多朋友呆在一起。外面冷风呼呼,我在房间里却一点都吹不到。炉子上的锅咕噜咕噜,朋友们说笑的说笑,打闹的打闹。空气里藏着欢声笑语,外面就算是鹅毛大雪我也不会冷。这就是温暖,这就是家。”

狼真的在森林里住了下来。除了去苏欣的杂货店帮忙之外最喜欢的一件事情就是邀请大家去她家吃火锅。

有一次娘娘腔熊去苏欣店里买指甲油,聊起狼,熊不解地问苏欣“她怎么这么爱吃火锅啊?过节吃,周末吃,下雪吃,连她剪完指甲都要庆祝一下然后请大家吃火锅,再努努力,邀请大家吃火锅的理由都能出本书了。”

苏欣抬头想了想,“‘从前在大草原的时候很自由,每天撒开丫子跑很久,风在耳边吹成歌,一首唱完,草原却都还见不到尽头。虽然草原广袤无垠,但真的很孤单。有一段时间,草原上面来了一群牧羊人。平时他们四处放羊,可是每当吃火锅的时候就会聚在一起,大家一起谈天喝酒讲笑话,一群人坐在一起很温暖,也很开心,看起来一点都不孤单。我就觉得是不是我找到了这个东西,就会像他们一样感受到温暖,后来遇到了你们,觉得这果然是真的。火锅真的是一个神奇的东西。’狼是这么跟我感叹的。大概缺少一个东西很久,得到后就总会觉得难能可贵吧。”苏欣叹了口气。“其实狼可能也明白吧,自己真正喜欢东西的不是火锅。”

熊点了点头,吧嗒掉下一滴眼泪。

苏欣被这忽如其来的举动吓了一跳,“喂!你是一个男孩子!不要这么轻易流泪好吗……”

突然狼推门进来。

“今天桂花树绿了一个枝桠,一起去我家吃火锅庆祝一下吧。”狼兴高采烈地说,不等苏欣和熊反应“我还要去通知松鼠他们,先走了啊!”

苏欣打开窗,果然门前的桂花树绿了第一个枝桠。狼因为太开心,跑得早已只剩一个背影。一阵风吹在脸上,春天的气息扑面而来。苏欣想起那天晚上狼递给自己围巾时候说的一番话,其实一样的啊,你在你喜欢的地方,有你喜欢的人,这个时候不管刮风起雾,甚至是雨雪纷飞,都不会冷。因为只要有大家在一起,不管吃什么心里都会是暖的。

狼送给苏欣的小草在过冬的时候枯萎了,草原上的那些孤单也跟着枯萎的草一样消失殆尽了。狼在这个冬天找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

“那狼真正喜欢东西不是火锅还是什么啊?”熊折腾了半天终于擦干了糊的满脸都是的眼泪,还顺手补了个妆。

“是我们啊。笨。”

00:00/00:00


自留地文字FM分享 美文摘抄情感故事美文阅读 ,同时也关注各种 好听的音乐好句子摘抄等。CTRL+D即可收藏本站,我们期待您的再次光临!



热门话题

情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