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上的最后一个胖子
文 / 残小雪 2016年07月31日 9:05:16 1009

地球上的胖子快要绝种了。在接近一百年的变瘦运动当中,几乎所有的人都进化的越来越瘦,他们吃仅能维持生命的食物,那些火锅店和烧烤店,被印在了学生们的历史课本里,老师在课堂上告诉学生,以前的人们他们喜欢吃这些很油腻很不健康的东西,所以很难存活,终于在生物的演变过程里被淘汰掉了。如今苗条的我们,才是真正顺应时代发展的物种。

外面的快餐店都在售卖蔬菜沙拉和果汁,大家在外出采购的时候会根据自己一天的卡路里限额来选择,如果吃了太多超过限额之外的东西,是要被罚款的。还有一些人因为得了薯条上瘾症,被强制瘦身队的警官抓走,关在小黑屋里被禁食,直到饿的吃草都觉得美味的时候才放出来。

当下最赚钱的行业是减肥会所,几乎都要提前一个月预约才能勉强约到一次按摩减肥的服务,大家拼命的工作赚钱,又大把大把的花钱来维持身材,但凡体重失控上涨,他们就面临着失业失婚失恋等等危机。

那么多的人,人生因为多吃了一口冰激凌就陷到了无尽的黑暗里面。

圆圆以前有一个和她很相爱的男朋友叫砖头,那时候他们俩每天早晨一起出去跑步,回家一起分着吃一盘生菜,过生日的时候才敢一起吃一小块牛排,吃完以后就去疯狂的游泳。

那时候圆圆很喜欢吃东西,偷偷吃地下商店才敢卖的蛋卷巧克力这些甜点,一不小心脸就会变得很圆,砖头担心圆圆被强制瘦身队的人抓走,发现她刚有变胖的趋势就每天天刚亮拖着她去运动,圆圆呜呜的哭着说,为什么不能吃好吃的食物,为什么这个世界对胖子要赶尽杀绝。

砖头从不理会她这些话,若是圆圆喜欢吃,就让她去吃,砖头拼力赚钱给她预订最贵效果最好的减肥会所,让她把新长到身上的脂肪再减下来。

圆圆说,减肥会所太贵了,我们不要再来了。

砖头说,你这么吃下去,变胖了要给抓走的。

圆圆那时候还是个特别任性的小姑娘,她没有见过被强制瘦身队抓走的人出来后神魂颠倒的恐怖样子,砖头总是把这些事情讲的很像一个玩笑。

其实那时候每天有许多的人因为长期节食得了厌食症,排着队去医院领维生素和葡萄糖去保持体力。也有大量的胖子不断的被抓走强制禁食。

打开电脑或者社交媒体上都是宣传怎么吃才能保持最佳身材的广告,所有的照片都是瘦的皮包骨头的模特,尖尖的下巴和轮廓突出的锁骨,它们像是一个个行走的标语,告诉大家,只有和我一样瘦下去才能变成人生赢家。

哪怕是在公司里,升职晋级都不是根据工作能力,而是根据谁的体重最低。

砖头在圆圆身上花了很多的钱,他一直期待着能在公司里有所提拔,这样才能好好结婚过日子。后来横空插出一个人,据说是老板失而复得的私生子,直接就做到了砖头拼命争取的位置上。

砖头不和圆圆说这些烦心事,他自己买了几包薯片和巧克力棒,坐在马路边大嚼起来。有人看到了就报警了,说砖头在吃危险的高热量食物。

当圆圆接到脂肪稽查队的人给她的电话之后,她可能也并不会想到自那以后很长时间就再也没和砖头见过面。

砖头被抓走以后,强制禁食了一个月,每天只能吃一小盘白菜。他被放出来以后什么都不想,只想吃巧克力,那时候地下商店的巧克力并不是特别好买,价格也随着管理制度的严苛而水涨船高。他失魂落魄的像是一个赌徒一样把身上剩下的钱都拿出来,每天吃巧克力。

他的腰带渐渐的束缚不住他的肚子了,砖头索性出门的时候就穿很肥大的袍子,把自己变胖的事实隐藏起来。他变得自暴自弃了,每天都是在吃巧克力喝啤酒,躲着身边随时会举报他的邻居,也不再联系圆圆。

有一次他在地下商店交易的时候被强制瘦身队的人发现了,而脂肪稽查队也随后查封了商店。他们检查了砖头的身体后,发现他是得了巧克力依赖症,就把他关在医院的病房里,给他戒除巧克力瘾。每天吃药,吃了药的砖头就昏睡着,醒来又吃药。
后来砖头从医院跑了,再也没了消息。

这些事情还是圆圆后来悲痛欲绝的在马路上跑步时认识的张凌告诉她的,那是在砖头失踪的两年后。
张凌就是抢了砖头未来的那个私生子。

他说,我有什么办法,我从小没有爸爸,好不容易找到了,还给了我一个发挥实力的机会,我怎么能不要呢,我给身边的人歧视了快三十年。

可是你把砖头和我的未来都给毁掉了。圆圆带着怨恨的说。

谁活在这个世界上不是个悲剧呀,我们不如努力变瘦,继续好好活下去吧。这是又过了一年,圆圆和张凌恋爱之后他说的话。虽然这是个很大很大的谎言。

圆圆和张凌在一起,因为圆圆还是戒不掉她喜欢吃的甜点。在离开砖头的那段日子里,没有人逼她运动了,当她从悲伤里走出来的时候,又管不住嘴巴开始吃了,直到她发现自己过去的衣服都穿不上的时候,又慌里慌张的出去跑步。

遇到张凌那天她又是一边跑步一边哭,张凌问她怎么了,她说我好想吃甜点啊,可是吃了又会胖,我已经跑不动了怎么办。

张凌没有和她一起变瘦,而是把圆圆藏在家里。圆圆再也不出门了,就在家里吃张凌给带回来的各种高热量的零食,薯条薯片巧克力蛋卷,圆圆喜欢这些甜到腻的东西,怎么吃都吃不够。

张凌带回来芝士蛋糕的那天,圆圆感觉自己已经彻底离不开他了。如果没有张凌,自己是绝不会有这样的机会吃到这些在世面上禁止售卖的东西。她觉得平日里大家天天吃的瘦身蔬果汁真的难喝的让人倒胃口,为什么沙拉就没有奶油的丝滑口感呢。

圆圆躺在床上真的变成了一个幸福的胖子,世面上买不到可以穿的衣服,她就用床单自己改成肥大的衬衫。手边永远都有好吃的饼干糖果,对于街头的瘦身餐点她已经彻底的丧失了兴趣。张凌说,圆圆你这样子好美,我真的喜欢这样看上去可爱的你。

有一天圆圆忘记了自己的手机放在哪个抽屉,于是在屋子里四处翻,无意间打开了一个一直用布盖住的抽屉,在里面发现了很多胖姑娘的照片,都有和张凌的合影。

从照片背面的记录来看,似乎是张凌历任的女朋友,都是张凌喜欢的肥胖圆润的样子。

她在看电视的时候试探的问张凌,你之前的女朋友呢,是什么样子的。

张凌说,是过去我喜欢的样子,只是都不在了。

和你分开了吗?

对。

为什么后来和你分开了,圆圆坚持不懈的问。

就是分开了而已啊,你今天这是怎么了。给你买了热乎乎的爆米花,等一下一起看电影咯,张凌说。

其实因为张凌的身份,他在公司里也是举步维艰,空降的领导缺乏下属的信任,很多工作的项目他难以继续往下推进。

他过去从来没吃过巧克力,总是听别人说,那东西太神奇了,只要吃了所有的烦恼就都不记得了。他很多年来听说了不少人吃巧克力上瘾最后搞的家破人亡的故事,对此一直很克制。但他常买给圆圆吃,他看到圆圆吃上一口就快乐的眼睛发出星星一样的光。

在周例会的时候,他又收到了别的同事的投诉,浑身的烦闷无处发泄。他下了班去给圆圆买零食的时候,走到楼道里忽然被一种冲动攫住了,它握着他的手去打开了一条巧克力,咬一口。

丝丝滑滑的巧克力在舌尖融化,张凌终于发现了巧克力的美感,在和舌头牙齿的纠缠中胜过了接吻的快乐。

他很快的吃光了一条,然后刚刚被蒙蔽的理智又回来了,让他停下打开第二条的手。

圆圆在家里拿着张凌的IPAD上网的时候,看到他未退出的邮箱里有一份肥胖研究中心的文件。里面是他和中心所签署的协议,定期给他们提供肥胖女性以供科学研究使用。

她打开网络搜索了一下那家肥胖研究中心的名字,原来他们收集世界上躲藏起来的胖子用以科学研究,探索人类的肥胖基因,开发预防肥胖的疫苗。

文件附录里列了张凌之前给他们的胖子清单,刚好就是抽屉里那些前女友的面孔。这些人上面有统一的名字标签——肥胖人类活体标本。

那四个字吓得圆圆差一点窒息了,她觉得自己的嗓子里有声尖叫像是挣扎的小猫一样拼命的往外钻,却被嗓子紧紧的箍住,却用爪子把身体内部抓的血肉模糊,抓烂她吃的芝士蛋糕,抓烂她吃的奶油蛋卷。

她脑海中想象起自己被捆绑在手术台上做实验的样子,那些科学家盯着一丝不挂的她,研究她腰上凸出的一圈肥肉,观察她大腿上因为肥胖生出的纹路,用X光拍摄她的身体,测量着她皮下脂肪的厚度。

像她以前在生物课上见到的小白鼠一样。

不行,我不能继续胖下去让张凌把我给送走,不能踩进这个大阴谋里面去。圆圆一下子对一切美味的食物都丧失了兴趣,她趁着张凌外出上班的时候,把他给她的零食偷偷扔出去;也在家里悄悄的做运动,做俯卧撑的时候她的胳膊根本撑不下去这个沉重的身体,两三下就重重的摔在地上。

她气喘吁吁的趴在地上想,一定要坚持下去,不然你就要和那些人一样变成活体标本,还是肥胖人类的代表。

可她身上的那些脂肪顽固的和所有的烦恼一样,难以摆脱,她断食几天,哪怕只吃水果都能感觉到稍微瘦下去的一部分又迅速丰盈起来了。

此时张凌养成了每天回家前吃一条巧克力的习惯,那样他在公司的一天烦闷都给消解掉了。后来,一条不够了,他会吃两条。圆圆发现他渐渐变胖了,问他怎么回事,张凌说,没什么。

她伸手摸了下他嘴角的巧克力留下的黑色残渣,问他,你吃巧克力?

张凌点点头。

吃了快乐吗,会上瘾的。

好像已经上瘾了。

戒了吧。

这么快乐为什么要戒掉呢。我们一起吃。

你会变成和我一样胖的,那样你怎么出门去呢,变胖了出去是要被抓去强制瘦身的。

那天开始,张凌偷偷吃减肥药,晚上的时候经常睡到一半就去厕所呕吐,脸色变得很差,但是迅速消瘦了下去。

圆圆发现他陷入了一种吃巧克力,再吃催吐药的恶性循环当中。身体变得很差。

有一天张凌拿出了一张报纸上的新闻给她看,题目是《胖子在世界已绝种,瘦身运动达到历史性胜利》,里面说,肥胖这种现象在世界上消失了,社会各机构对此的治理非常到位,目前接受强制瘦身的胖子均已恢复正常身材回到社会开始新的生活。

他看着圆圆说,你知道吗,很可能,你就是世界上的最后一个胖子了。

啊?最后一个胖子?圆圆听上去觉得自己已经变成了独自存在于世间的一个怪物。

你看,现在世界上可能没有胖子了呢。张凌忽然兴奋的说。

圆圆没有成功瘦下来,尽管她忍受了那么多的饥饿和疲惫,没能躲过去。那一天张凌亲手把她送上了肥胖研究中心的车子。

她连挣扎都没有,心灰意冷的觉得自己的世界变成灰蒙蒙的一片,和她身体里的肥肉大概是一个颜色的。

那些工作人员穿着白大褂,五六个精瘦的大汉把她的身体关节给控制住,关在车子后面。他们对张凌说谢谢。

圆圆回头看他,张凌浮肿的脸有一种笑,也有一种不安。他站在楼下的路口对着车子在挥手,过去他无数次走过那个路口,拎着一个黑色的大塑料袋,里面有让人觉得快乐的甜蜜零食,有让圆圆胖下去的罪恶。

圆圆坐在车子里,她觉得自己的人生大概就此就结束了,她要变成一个活体标本,成为世界上最后一个胖子去帮助揭开人类肥胖的秘密。

她忽然哈哈的笑了,自己的照片会不会也出现在历史书上,成为老师上课的一个素材,成为世界上胖子绝种前被保护的最后一个。

圆圆到了肥胖研究中心,和电视里见到过的一样,一切都是纯白色的,人们的表情也是白色的。他们把她锁在一个房间里,柜子里有满满的薯片和可乐,一个戴口罩的护士说,里面的食物喝饮料随意享用。一会过来几个人,测量她的体重和身体的围度。有个小护士好奇的戳了戳她圆滚滚的胳膊,像是在摸一个柔软的布娃娃。

她听到他们说,等她的状态稳定一些的时候,给她做吸脂,用她身上的脂肪做研究。

圆圆问,吸脂打麻药吗,会疼吗。

那些人像没听到一样继续对话,没有理会她的意思。

她以前在瘦身会所的时候听说过有人做吸脂手术,把皮下脂肪吸的干干净净,就不怕胖起来了,但那算是大手术,容易有并发症什么的,她一直做按摩,没有尝试过。

后来只剩她和那个小护士在一起,她又悄悄问,吸脂打麻药吗。
标本还需要打麻药?小护士推推眼睛问。

圆圆忽然觉得自己已经变成了一个物件,用于科学研究的一具肥胖肉体。她摸着自己冰凉的胳膊,觉得自己大概就要在这里继续冰凉下去。

她一天醒来趴在门上的小窗上,看到张凌在和一个护士说话,他又胖了,腮上的肥肉已经快要藏不住了。他从护士的手里接过一沓钞票。

那是他售卖圆圆的报酬。

圆圆想,大概那个没有麻药的吸脂手术就要来了吧,她的嚎叫和挣扎都要没意义了吧。她站在那里,一股更浓重的凉意从脚底传上来,像是从脚心生出了一支细长的冰柱,自下而上的刺穿她的身体,刺穿她的肚子,生长到她的脖子,穿过她的大脑,让她呆立在那里,在恐慌里快要失去意识。

忽然,她透过窗子的视线被一张脸挡住了,那张脸戴了眼镜和口罩,可还是她熟悉的轮廓。那人打开门,拉住圆圆的手,说跟我一起跑。

那手是砖头的手,圆圆一直记得的。

他们跑出门外的时候,张凌在后面冲了过来。他说砖头,放下圆圆,她是属于这里的最后一个胖子。

砖头胸有成竹的对圆圆笑了一下继续跑,路上有强制瘦身队的人巡逻,他们看到圆圆满眼放光的跑过来,这么久没有见过胖子了,如果抓住一个一定能得到单位的表彰。

砖头拉着气喘吁吁的圆圆跑着,然后回头对强制瘦身队的人说,后面还有一个体重超标的男人,他指着张凌。

是啊,张凌吃巧克力和减肥药,身体虚弱的跑不了太久,当他跑步的时候肚子上的肉晃动着,在强制瘦身队员的面前,像是勾引斗牛的一面红旗。

圆圆看见他被那些人捆住了,没有人再无暇顾及这最后一个胖子。

砖头带她躲进了一个废弃的旧房子,她问,这些年你去哪了,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你瘦了。

他说,我再也不吃巧克力了,有阵子得了厌食症,后来每天坚持运动才好了过来。

那为什么不回来找我。

我想回去的时候张凌把我关在这里了,想把我养成胖子做实验。我一直绝食,吃了一点零食就偷偷在屋子里健身,那天听小护士聊天,说你被送了来,我趁他们给我吃药,想办法溜出来了,不能让你这么变成活体标本。

圆圆和砖头躲到了郊区,租了一个非常廉价的平房,周围没有邻居,据房东说以前住了个流浪汉,后来得厌食症没钱吃药给饿死了。

他们在门口的地上自己种萝卜和生菜,有时候砖头出去买些瘦身果汁回来喝。他说,圆圆你得瘦下来,我们才能过上正常人的生活,我们不能一辈子躲在这里。

圆圆还是想吃奶油蛋卷和芝士蛋糕,每当想起的时候她的口水就不受控制的流出来。她难过的哭,她说不要管我了,让我胖死吧,让我吃奶油蛋卷撑死好了。

后来圆圆就什么都不爱吃了,一盆沙拉吃两片叶子就说饱了。几个月的时间,她就瘦到了之前一半的体重。
砖头说,圆圆,你这样厌食下去会饿死的。

圆圆说,我不知道怎么了,这样纠缠在食物上的人生,让我没有活下去的乐趣了。

她的身体软塌塌的,像是一个在漏气的充气娃娃,虚胖又柔弱。圆圆说,我饿死之前,带我去城市里转转吧,再看看这个世界。

她看到自己生活过的城市里,广告牌子上印着自己的照片,那是砖头拉着她奔跑时被人偷拍下的照片,旁边的文字是,世界上最后的美丽。

旁边等车的几个姑娘聊天说,你看照片上的胖子多美啊,我们再多吃一点,也变得漂漂亮亮的。

这时候,肥胖又成为了世界上的新一轮潮流。

00:00/00:00


自留地文字FM分享 美文摘抄情感故事美文阅读 ,同时也关注各种 好听的音乐好句子摘抄等。CTRL+D即可收藏本站,我们期待您的再次光临!



热门话题

情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