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院情人
文 / 猫司令 2016年07月27日 17:37:09 787

他们喜欢在灯光熄灭以后入场。借着广告喧闹的荧光和缤纷的声响,要在消费主义闪烁的霓虹中找到座位,就像在茫茫的大海中划船,必须经过无数次大腿和膝盖的摩擦,才能顺利在开场前手舞足蹈的人群中找到一席之地。大腿是自己的,膝盖是已经落座那些人的。

她早就发现电影是一种宗教,但凡能让一群人自觉自愿地统一行动,正襟危坐,全情投入,神魂颠倒的,都可以称之为宗教。爱情当然也是。所以她始终怀疑他们之间的反应有多少爱的成分。那是一种模棱两可的感情,经过了权衡和判断,却选择了最危险的做法,这其中包含了许多矛盾和不可告人的秘密,却又和这世界上的大部分感情没什么不同,因为它涉及了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

她总是坐在他的右边,因为她习惯于向左靠。这样特殊的场合,交谈显然是不必要的,但
也不是完全免除了沟通。当她把胳膊自然地插进他的怀抱中时,他小声对她说了一个字:“热。”,带着戏谑的微笑,身子却微微向她倾斜了一点,以至于两个人几乎要互相倚靠着了。但毕竟是她主动的,而且她肩膀小,应当是她靠他。于是她顺理成章地扭过了胯,像一条安静的藤蔓一样缠绕住了他的腰,膝盖搭在他的大腿上。电影院的扶手是可以抬上去的,于是两个椅子变成了一个,两个身体变成了一个。

这样的姿势不能说舒服,但她觉得很值得,她终于能享有他了。他温暖的体温,身上干净的,过分礼貌与克制的味道,还有他的那一双修长而有力的大手,那是他身体上最性感的部分。此刻它们正紧紧地抓住她的一只手腕,以防她在他身上胡乱摸索。她的摸索总是有挑逗意味的,通常开始于电影的第一个高潮以后,这笼统的抓也是情趣的,半推半就,欲拒还迎的,使她的手停留在他身体的一个特别的位置。隔着衣服,她感觉到他跳动的肉体,随着呼吸而起伏,遇到电影里好笑的部分,起伏就变得格外紧凑,像夏天的风吹过层层麦浪,落在鸟的羽毛上。

人们总说电影是造梦的,她的梦却是“看电影”这个动作造的。如果说外面那个白色的明亮世界是现实,那么夜晚就是她的第一层梦境,灯红酒绿的城市,声色犬马的夜生活,是现实生活的倒影;电影院则是她的第二层梦境,人们终于卸下社会身份,成为一个单纯的观众,不再关心周围的鸡毛蒜皮和伦理道德,自愿走入这个与世隔绝的境地;而电影本身,是她的第三层梦境,这个梦不管是喜是悲,总是虚构的,浪漫到底的,同时也有它实打实的一面,最离奇的故事到最后也是在讲人性。三重梦境一个套着一个,一层裹着一层,简直是一部《盗梦空间》了。

她想起来,连那部片子都是他们一起看的。记不清是几年前了,在四通桥东,双安商场对面的华星。空调凉得瘆人,她不得不整个身体缩在他的臂弯中,头枕着他的肩膀。她记得那天他穿了一件旧得很得体的白T恤,右边的领口被她的粉底蹭上了一小块突兀的肉色。这污渍让她感觉安心,那是她的旋转陀螺,用来从梦境中标记出现实的。她还记得散场以后,他们在影院后面的一家饭店吃了两碗云南米线。店里的甜米酒很好喝,碗里漂浮着橘红色的枸杞,像古代艺妓的朱唇。饭店门口有一个老大爷坐在小马扎上卖盗版光盘,摇晃的蒲扇勾起了她幼时回忆里的夏天。

她总是记得这些无关紧要的细节,电影却彻底忘得一干二净了。那些和他在一起的细节。他们的关系到底是不伦的,不然也不会专挑这种黑暗的场合幽会。而这个世界上的美,又有多少是合伦的呢。真的循规蹈矩,按部就班,伦理之内的事情,就谈不上喜欢或者不喜欢了,终究要变成正当生活的一部分,日食夜寐,一饭一蔬,是毫无悬念的平乏。并不是说实在的东西就一定不可爱,只是她没有,于是索性就不要了,反而落得个心安理得。她早就知道,她这种人是不配拥有实的,生活里的一切都是虚,和电影一样,是正当生活的映像。在这种生活中过久了,连人生观都颠倒过来,仿佛在海底的宫殿中生活的人,他们纸醉金迷,拥有一切辉煌的幻影,偶尔冒到水面上来,看见真正的明和暗,感受到真正的风和声,便立刻头晕眼花,丧失了清醒,如同陆地上的人跌倒水里去一样。

她抬起手腕,将他的手拿到自己的鼻尖下,贪婪地嗅着他手上的气味。淡淡的烟味,除此之外一无所获。她张开双唇,轻轻地,温柔地吮了一下他的手指,湿润的舌头在指尖一扫而过,像一条鳗鱼划过河面。他下意识地想抽回手,她却紧紧抓住了他,如同一个孩子紧紧拥抱着一只挣扎的雀儿。从前,她从来没觉得那白昼里的现实生活有什么好处,她年轻,跋扈,放荡不羁。但是现在不同了,她有了他。一个在她密不透风的水底生活上开了一扇天窗的人。如今光照进来了,在她的湖心投下了一道忽明忽暗的波影,使她局促的生活拥有了一个惊人的秘密。

这下她全看见了,听见了,这世界上的一切光影和声音。她注意到地铁上的妈妈攥着孩子的小手,她听见麦当劳里的邻座讨论简历和实习,她听见汽车突突突的尾气像一头老牛,她看见放学的孩子们踩着五颜六色的运动鞋飞奔过胡同。仿佛一夜之间,她长大了,开了心窍,突然明白了世界上的许多微不足道的事实,其中一条就是她对他的感情。她拥有了真正的欢喜,不同于那些漂亮的鞋子和首饰的享受,比实物更实,比虚构还虚。有些人管它叫爱情。

电影结束了,灯光亮了起来。他们的肢体各归各位,如同两个陌生的旅客。离开的时候,她回头去看放映室的舷窗,那个曾经有无数流光溢彩的瞬间发射出来的地方,此刻却黯淡无光,像一座悬挂在墙壁上的钟表。她没有犹豫,快步走出了电影院。

00:00/00:00


自留地文字FM分享 美文摘抄情感故事美文阅读 ,同时也关注各种 好听的音乐好句子摘抄等。CTRL+D即可收藏本站,我们期待您的再次光临!



热门话题

情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