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白色跨栏背心的那个人走了
文 / 李青菜 2016年07月19日 11:25:39 915

我的高中班主任李老师在本周四的凌晨去世,73岁,肾衰。周六,高中同学去殡仪馆送行,我们那曾经高高胖胖笑呵呵的老师,穿着“古代”的衣服躺着,已经缩的小小的,同学们排着队献了花,退到厅外等着,整个过程不到十分钟,然后,老师被家属推着“离开”,慢慢化成一股白烟。

人都会走到这一步,但是,不得不吐槽是,老师走时按传统穿的寿衣真心不好看。我那穿着四个兜灰中山装的老师,夏天穿白衬衫的老师,年轻时是多么精神,李老师给我们当班主任的时候,已经45、6岁,有点胖了,穿白衬衫有点紧,有点让人担心,老师是随性人儿,他穿白色跨栏背心的样子我们也经常见,跟自己的老爹似的。

首先,我们老师是个爱玩的人,也爱带着我们玩,我们的学校在北京偏北,却毫不影响他组织班里同学骑车去天安门看升旗,去紫竹院赏月,甚至高二的暑假,他把我们撮堆儿去了北戴河,那是姐第一次看见海!基本上,去的同学都是第一次看见海。回忆起来,那时候的高考虽然不像现在这样变态,毕竟也是高考,高二把学生带去北戴河是多大的壮举!为了这次北戴河之旅,李老师在整个年级组成了众矢之的,受到各种埋怨和攻击,李老师这个人吧,是个气管炎,他爱人是我们的年级组长王老师,王老师大眼睛圆脸盘儿个头不高,发起脾气來爆发力极强,他们的关系基本上就是穆桂英和杨宗保的关系,我们确实为李老师捏了把汗,不知道他是怎么把这关闯过来的。李老师还有点土,他不让女生穿牛仔裤,郑重其事地在讲台上说:“女生不要跟男生穿一种裤子,女生的小肚子不能着凉,你们现在不懂,我可跟你们提醒了⋯⋯” 我们女生都反感这种话题的,这话父母说都嫌啰嗦,班主任更靠边了,我们那时候比较喜欢英语老师的洋范儿。

李老师除了总带着学生各种玩不好好学习,业务也不咋精通,作为一个数学老师,他有时候能把题讲乱了,有几次他在黑板前犯了愣,转脸就叫班上学习最好的小杜兄妹上去把题讲明白,就是这样。不过,在高考的时候,我们班的成绩来了一次大井喷,让李老师发愁的是,好多孩子的志愿报低了,不是一二个,是好多,海淀区的文科状元就是我们班的一个女生,她的成绩是北京市第三,要知道,我们可是一所普通中学的普通班啊。当然,姐仍然正常发挥,还是垫底儿分,呵呵,挺好。从现在回看这二十多年,纵然高考时多考个八十分、一百分,我也就是今天这个样子,上天其实都是安排好的。

说到底,我们这一代实在好混,简直是叼着金钥匙出生的一代。我们这一代,老师经常家访,教完姐姐教弟弟,老师骑着自行车送录取通知书, 同学从小学开始就是同学,中午回家吃午饭,老师收学生的礼物就到挂历为止,没有一点乌七八糟的事。那时候的老师像那时候的蓝天一样干净,我们的李老师就是蓝天里最蓝最纯净的一块。

周六去给李老师送行的同班同学有二十人,毕业二十多年了,有些外国的外地的不算,能到的都到了。虽然老师走得太早,但是做学生的有机会站在一起送老师最后一程,彼此都是福分。

毕业二十多年,看过太平洋印度洋大西洋渤海黄海南海黑海红海地中海,我还是怀念第一次看到北戴河那片海,坐绿皮火车去海边,还是夜车,男生女生一看见大海都疯了,我们的李老师穿着白色跨栏背心、大短裤站在沙滩上,肚子和胳膊有点胖,咧嘴看着我们笑。我们那时候还在背后嘀咕你婆婆妈妈鸡毛蒜皮,再回头,才知道你是完美的,你是最完美的。

00:00/00:00


自留地文字FM分享 美文摘抄情感故事美文阅读 ,同时也关注各种 好听的音乐好句子摘抄等。CTRL+D即可收藏本站,我们期待您的再次光临!



热门话题

情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