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辜负的女孩
文 / 婴小葵 2016年07月18日 17:18:08 958

1.
大学快毕业的时候,刘妤再次接到了高中同学的聚会邀请,她本能地想拒绝,当年的文娱委员王艳却抢先一步道:“刘妤你别扫兴哈,今年我们可是好不容易才把每一个,每,一,个同学都联系到了的,关键时刻你可有得有点集体荣誉感啊。”
如此强调一番后,倒是勾起了刘妤一些兴趣,她试探着问:“咱们这是高一班级聚会,还是高二高三的班级聚会?”
“当然是文理分科之后的了,一起拍了毕业照好吗。”
那就意味着薛毅不会到。刘妤咬着下唇纠结了一会儿,终于点了头。她的高中过得实在没什么亮点,就算去聚会也一定是全程路人,所以才一直拒绝,但人家都把集体荣誉拿出来了,她总不能做不了亮点不说还做污点啊。
记下时间地点之后,刘妤苦着脸挂了电话去翻高中毕业照片,这么多年都过去了,同学们名字都要忘记了。
日子定在年后,聚会的地点是一家环境还不错的饭店,刘妤到的时候人已经很多了,三三两两聚在一起嬉闹或自拍,就连从前在班里互不搭理的人也彼此问候着。刘妤难得露出些笑容来,大家都已经不是当初不懂事的孩子了,同学之间是不会存在真正的长久的憎恨的。
没一会儿,负责联系众人的王艳站到了高处,开心宣布道:“今天,是我们二班第一次全员到齐,三十一个,一个没少,以后回想起来,都会是一个十分有纪念意义的日子……”
听着听着,刘妤原本微笑的神情突然僵了僵,三十一个?全部人员?怎么回事,她应该不会记错,文理分科之后,班上一共三十二人才对啊。她忙向四周张望一番,然而所有人都开心地听着王艳讲话,没有露出丝毫像她一样疑惑的神情。
有些记忆渐渐在这些熟悉的脸庞下清晰,细碎的画面像遇到磁铁的铁粉一样,慢慢聚拢。刘妤扫一眼全场,她记起来了,没到场的同学,是江晓玲。
2.
刘妤最初对江晓玲是没什么印象的,那时候高一军训,全班她就记住了一个人,薛毅。薛毅站在刘妤的身后,一天至少有十次会把教官吸引过来作一番批评。趁教官松懈的时候,不少女生回头围观,刘妤也是其中一个,她匆匆往身后一瞥,每次都能看到对方那张玩世不恭的脸,有着一双吸引人目光的浓眉和眼睛,对教官讨好地笑时,会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又桀骜,又迷人。
晚上大家围坐一堆,轮流作自我介绍,到了薛毅,他几乎没往出走一步,就快速报了自己的名字和初中,又重新回到自己的位子,惹得教官又是一番说教。刘妤不由自主把目光定格在他身上,总觉得少年就该是这个样子,淘气,懒散,不屑一顾。
那是薛毅给刘妤最初的印象,但是正式开学之后,刘妤才知道薛毅是以年级前十的成绩考进来的,惊讶之余对薛毅的关注更进一步。
起初刘妤并不活泼,在别人已经组好小团体的时候落了单,每天低调过日子,低调地注意薛毅的一举一动,在收地理作业的时候刻意多和他说一两句话。本以为就这样敷衍了事般无趣度过三年,后来彼此熟悉,还是多亏了一件倒霉事。
那天中午上学路上,刘妤的自行车压过一块石头,脆弱的车胎就被压烂了,整条路上都没有修车的地方,眼看着就要迟到,就要落在可怕的班主任手里,刘妤都要绝望了。薛毅骑着一辆红色的电驴慢悠悠超过刘妤,又慢悠悠倒了回来,看着抱头蹲在地上的对方问道:“地理课代表,你怎么了?”
刘妤猛地抬起头,眼泪花都要蹦出来了:“薛,薛毅,我车胎烂了……”
薛毅拍拍后座:“上来吧,我载你,再晚就迟到了。”
“可是我的自行车……”
“你坐上来拉着它就可以了,嗯,就像拖故障车那样。快快快,第一节可是语文课!”
一听是班主任的课,刘妤毫不犹豫起身坐了上去,拉着自己的自行车,姿势怪异地到达了学校。
那之后,薛毅总拿这件事打趣刘妤,起初刘妤还不好意思一番,后来直接动起手来,常常把薛毅的手臂打绯红一片。但那之后,他们之间的关系总算比普通同学更近了一步。
3.
在中学,和一个人熟悉之后,就意味着会和一群人熟悉,人缘极好的薛毅不知不觉就把刘妤带进了自己的朋友圈里,几个人下课后总围在一起开玩笑。薛毅的后桌一到下课就去打开水或者上厕所,刘妤便会坐在那里。聊天的时候,好多次薛毅都会凑过来,说些什么,接着笑着趴在她手臂旁边。那是刘妤整个高中生涯里最紧张的时刻,他的发丝还会扫到自己的胳膊,但她不会挪开,总觉得即便只是挨到了他的头发,也好像是在和他紧紧依偎一样。
后来,在上课铃还没打的时候,在刘妤还没有和薛毅说够话的时候,一个女生便会沉着脸走到刘妤旁边,用毫无情绪的声音说道:“刘妤,你能回你座位吗?我要看书了。”
那个人,就是一年四季都扎着一条15厘米长马尾辫的江晓玲。
江晓玲个子很小,用装过水果罐头的玻璃瓶喝水,即便在夏天,大家都换上了夏季校服,她也依然穿着春秋款蓝白相间的校服,拉链一直拉到脖颈处。江晓玲每次回来,大家都觉得扫兴,薛毅瞟她一眼,看着她捂得严严实实的样子,突然一笑,拉长声音道:“哎你们有没有闻到一股什么味道啊?”
几人瞬间明白了薛毅的意思。
赵鹏看着江晓玲,一脸坏笑地回应薛毅:“是啊,我也闻到了,好像是下过雨后臭水沟的味道。”
“哈哈,赵鹏你说什么呢,这两天又没下雨,哪来臭水沟的味道啊。”
“不然臭味哪里来的?”
“顺着味道闻一闻不就知道了。”
赵鹏顺势向四周嗅了嗅,最后看了江晓玲一眼,几个人顿时哄笑起来。不远处听到声音的同学们都下意识回头朝江晓玲看了过去,也和旁边的人低声议论起来。
刘妤已经回到了自己的座位,回头去看江晓玲,她板着脸,仿佛没听到大家的说话一样,翻看着手中的作业本,但是脸却涨得通红。
那是刘妤第一次注意到江晓玲,一个比自己孤僻至少十倍的同学。
4
没人喜欢江晓玲,江晓玲的同桌还刻意把课桌向走廊搬了十公分,以免和她以及她的物品挨到。刘妤没关注过江晓玲,自然不明白其中的原因,偶尔在走廊碰到她,还会善意地打个招呼。
下课的时候,刘妤也尽量不去薛毅旁边玩,免得妨碍江晓玲,薛毅就常常说她:“你怕她干什么?”看刘妤坚持,便又一脸嫌恶瞪一眼身后的课桌,“都是因为这个作怪精,耍都耍不开心。”
打水回来的江晓玲刚好听到这句话,什么也没说,安安静静坐下来继续看书。
又过了两节课,班长突然进教室喊道:“薛毅,赵鹏,王艳,班主任让你们去办公室。”
一直到最后一节课上了有二十分钟的时候,三个人才沉着脸回到教室。薛毅走到自己座位旁边,看了眼若无其事的江晓玲,猛地抬脚踹了一下她的桌子:“往后点!把我空都挤没了!”
江晓玲的书掉在地上,她弯腰捡起来,又垂着眼把被踢歪的课桌往后拉了拉。
赵鹏和王艳则很快用悄悄话和小纸条的方式把刚才发生的事告诉了周围的同学,班主任叫他们去谈话的原因是江晓玲向班主任告状,说他们三个上课说话影响她学习。四十出头的语文老师训人十分难听,是全班同学的噩梦,他们三个突然被骂一通,又震惊又生气。
放学后,江晓玲很快走了,薛毅几个人留在后面,等大家都离开后,把江晓玲的课桌里的书都倒出来,还有人把和了水的粉笔涂满了她课桌,那个座位顿时一片狼藉。
刘妤在门口等薛毅,看到地上散落的书有些于心不忍,开口道:“下午值日生一来就要洒水,到时候没人捡书她的书就完了。”
赵鹏惊叫一声:“哇塞这么棒!天助我也!”
刘妤有些无语:“我的意思是,没必要这样,大家都是同学……”
“我从来没把她当同学。”薛毅打断刘妤的话,从自己座位上站起来,表情依然很难看,但沉默一下后还是弯腰把书都捡了起来,边捡边说,“意思一下就行了,谢谢大家替我打抱不平哈。”
回去的路上,薛毅和刘妤一直没说话,直到分岔路口要告别的时候,薛毅才突然开口:“刘妤,你别觉得难受,江晓玲她没你以为的那么无辜。”
刘妤想和他说些什么,他却骑着红色电驴一溜烟跑远了,微热的夏风中还飘来一句很洒脱的“路上注意安全”。看着他的背影,刘妤终于无奈一笑,对喜欢的人,她实在生不起气来。
5.
下午江晓玲到了教室,看到自己面目全非的课桌之后,依旧涨红了脸一声不吭,然后从水杯里倒出一些水,用纸巾把课桌擦干净。数学课代表李子豪刚好在发上次的随堂测试卷,看到江晓玲的上面那个鲜红的57之后,嗤笑一声,接着很是嫌弃般用指尖把试卷推到了江晓玲的课桌上。
不知是谁若有似无说了一句:“就那成绩,好意思说别人干扰她吗?”
细碎的笑声顿时出现在教室每个角落,江晓玲看着卷子,恍若未闻。
那之后,江晓玲安静了很长一段时间,存在感弱到就像班里没这号人一样,于是薛毅他们也没再搭理她,大家平安无事度过了高一。
到了文理分科的时候,刘妤选了理科,薛毅却出乎意料选了文科,搬东西走之前心情十分愉快:“我就要有新班主任了!”
刘妤却还在原来的班级,面对着原来的班主任。搬好东西之后薛毅特地回来一趟,拍拍陷入失落中的刘妤:“放心哈,我会经常回来看你的。”
江晓玲也选择了理科,在新组成的班级里,她常主动和一些新面孔说话,但大家态度敷衍,依然没人喜欢她。不过班上没了赵鹏和薛毅,只有一个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王艳在,江晓玲的日子明显过得轻松了许多,见到刘妤也会主动打招呼了,虽然她笑的时候小小的眼睛眯成一条线,总让刘妤觉得阴恻恻的。
下午活动课时间,薛毅就会回到班里,和几个高一时的同学一起围在刘妤身边聊天,或者和王艳在教室后面踢毽子玩。他每次来都没搭理江晓玲,更没找她麻烦,江晓玲却错把这种无视当作友好。
第二学期薛毅又下来玩,和大家围成一圈踢毽子,后来毽子落在了江晓玲脚边,她捡起来走到大家旁边,把毽子踢了出去,却没有要退出的意思。气氛顿时微妙起来,薛毅拉了赵鹏一把道:“快上课了,我俩要回教室了。”然后很快从后门走了。
王艳往前门走去:“快上课了?那我得赶紧去上个厕所。”
“王艳,我和你一起去!”
“下节物理课要检查卷子,你们改错了吗?”
“没呢!你改了吗,快拿给我抄一下!”
一瞬间,原本十几个人围成的大圈子一哄而散,只剩下江晓玲一个人,站在空荡荡的教室后面,拿起毽子自顾自踢了一会儿。
刘妤看到了那一幕,只觉得无比尴尬,忙低下头看书,眼不见为净。
6.
当天晚上,有人在朋友圈发了一条状态:“晓玲,毽子好玩吗?”
同年级的同学看到后基本都点赞回复了,夹杂在一堆“哈哈哈哈哈哈”之中还有几句口气不好的话语,比如“看到她那张脸就饱了”、“她怎么有脸加入我们的啊”、“原来大家都讨厌她啊,我不是一个人”……
第二天,整个班都在议论那条状态,路过江晓玲的位置时还会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也许,江晓玲一辈子都不会知道,她在那一天,成为了整个年级茶余饭后的谈资。
放学薛毅特地等刘妤一起,在路上,他笑得把路线骑得东倒西歪,还要努力和刘妤讲话:“哎笑死我了,你看到没,那条朋友圈,哎呀我去,她简直要红……”
刘妤捏了刹车,左脚踩在地上,皱眉打断他:“薛毅!够了!”
薛毅停下电动车,一脸不解看着刘妤:“怎么了?”
“你为什么总是这么针对江晓玲?她到底做错什么了?你一点都不坏,遇到我自行车坏了还会倒回来载我,那时候的我也一样没什么朋友,为什么你能好心帮我,却不能好好对待江晓玲呢!”
薛毅愣了愣,很快表情也有些生气了:“她配和你比吗?她算什么东西?你待人亲和,穿着干净不讨人厌,扔垃圾的时候还会把周围地上的垃圾一起收拾掉,从来不说别人坏话,笑起来很可爱,你就连犯蠢做错事都让人觉得顺眼!她呢?又邋遢又阴险,我凭什么帮她?”
刘妤听了这话却更不高兴了:“那在你的世界里就只有以貌取人吗?长得顺眼的就是好人,就可以伸出援手,长得不顺眼的就可以随便欺负。那我要是遇到什么不幸的事,残疾或者毁容,你是不是也像对她那样来对我啊?”
“刘妤,我没那样说!”
“你就是这个意思!”
“江晓玲给你灌什么迷魂汤了?值得你这么为她说话!”
“我只是觉得不喜欢一个人不必搭理就可以了,她又没做什么坏事,何必取笑欺负呢?”
“没做什么坏事?”薛毅冷笑一声,“刘妤,你到底知不知道我们为什么那么讨厌她?你知不知道她给四班的张晴说你假好心,说你又做作又恶心?她还喜欢对A说B的坏话,对B说C的坏话,对C说D的坏话……爱造谣还爱打小报告,这种人你至于替她求情吗?”
刘妤的心一沉:“什么?她真的那么说我?”
“岂止这些。”薛毅冷着脸把电动车打开,接道,“我走了,你自己注意安全,明天放学不用等我了。”话罢,很快就开没了影儿。
刘妤还怔在原地,心里说不上是对江晓玲的失望,还是对薛毅最后一句话的伤心。
7.
从那天开始,薛毅再也没有往二班去过了,关于江晓玲的热度也在时间冲刷下淡去,刘妤开始和班上几个爱学习的女生走在了一起,把更多的心思都放在了读书上。她的高中生涯里,只有遇到薛毅的那一段是最快乐的,但也像一个短暂的美梦,醒后归于平静。
后来,本以为漫长难熬的高中生涯,不知不觉就走到了尾声。
高考结束,大家回学校领答案对分数,也顺便领毕业照。班长拿着照片对先到的同学宣布:“想要毕业照的到我这里交钱领取,不想要毕业照的就可以自由活动了。”
刘妤买了一张,之后找了个座位和大家一起估算得分。没一会儿,江晓玲也来了,看到大家手中的毕业照之后去找了班长,班长露出惊讶的表情:“什么?你没领?我这里已经没了,大家都是交钱才拿,我也没记名字,可能有人买了两张吧。”
江晓玲只好作罢,拿了高考答案准备回家。
她离开之后,刘妤又到了班长那里买毕业照,班长很爽快地给了她一张。
刘妤追到车棚,江晓玲正推着自行车要走了,她便迎过去,把照片放在对方车篮里:“给你,我是多买了照片的那个。”
“真会给人添麻烦。”江晓玲皱起眉头,从书包里掏出钱递给刘妤,刘妤并没推辞,告别后转身离开。
等离校的时候,刘妤到车棚里推自己的自行车,车篮里却有一个礼品袋,她左右看看,不像是有人放错的样子,这才打开,里面是包装精美的红玫瑰,三支,都含苞待放,便签上写着一行字:“毕业快乐。”
苍劲有力的钢笔字,是薛毅特有的。
刘妤骑车出去,没看到薛毅的身影,只好打开手机给他发了条消息:“你的赔礼我收到了,看你这么真诚,那我们就和好了吧。”
谁在向她赔礼道歉啊?怎么会有人把玫瑰当作赔礼道歉的花呢?现在拒绝别人都找这么蹩脚的借口吗?而且他有做错什么吗?薛毅气极了,回她两个字:“呵呵。”
呵呵?刘妤也怒了,于是这份失而复得的友谊在一分钟后,同她的中学生涯一起,宣告结束。
8.
三年半后,在同学聚会上,刘妤说了一句话:“江晓玲还没来呢。”
王艳跑过来笑得前仰后合:“不是吧你,我们从来没把她当同学。”
又是这句话,薛毅也说过。只是再听到已经没那么刺耳了,刘妤知道,没人喜欢江晓玲,没有江晓玲,大家才能真正开心玩耍。然而,她心里有一个关乎于青春的地方,微微疼了一下。
长得漂亮的人,有肆意洒脱的青春,读书厉害的人,有无悔的青春,平凡如刘妤,也有属于自己的,充满暗恋和友谊的青春,但江晓玲,她灰暗孤独的中学生涯里,没有一天是和青春有关的,那被排斥被取笑的长达三年的日子,搁在刘妤身上她一定无法承受,不知道江晓玲是以怎样的心情过下来的?是啊,她不讨喜,她从来没穿过短袖,她总爱去班主任那里打小报告,但这些都不是可以伤害她的理由。
觥筹交错的时刻,刘妤不免会想,后来的江晓玲有没有继续读书,有没有改变一些自己的性格,有没有翻出毕业照疑惑“我的高中同学们怎么从来不组织聚会呢”……总之,不论如何,她希望她一切都好。
突然,餐桌上的同学们欢呼起来,刘妤回头,看到了穿着黑色羽绒服和运动裤的薛毅,他小跑着过来对大家说道:“学校突然开了个会,我来晚了,大家见谅哈。”
“罚酒罚酒!”
薛毅拍拍坐在刘妤右边的同学,大家很快给他腾出空地来。他坐下才接道:“不够意思啊,谁都知道我烟酒不沾的,罚三盘菜的话倒是没问题。”
“美得你!”
刘妤怔怔看着他,不由问道:“你怎么来我们班的聚会?”
“二班的哪个跟我不熟?”说着还抬头冲王艳挑了挑眉。
气氛再次热闹起来,和大家寒暄过后,薛毅忽然凑到刘妤耳边问:“听说你刚才提起江晓玲了?”
刘妤点点头,高中时在街头对峙的画面又出现在她脑海中。薛毅像是看破了她的想法,说道:“如果高中重来一遍,我还是会讨厌她,但是……你说得对,我不该欺负她嘲笑她。”
看着他认真的模样,刘妤终于笑起来,从前隐藏的情愫在刹那间回到了体内,她忍不住说道:“如果重来一遍,我大约还是会喜欢你。”
薛毅的动作僵了僵,回过头时已是笑得春风满面,他端起高脚杯,晃了晃里面的豆奶,明亮的眼眸,洁白的牙齿,还是那样迷人,仿佛那个总在军训时作怪吸引人注意的大男孩从未变过一样。
他说:“来,那就此祝我们,都有一个全新的开始。”

00:00/00:00


自留地文字FM分享 美文摘抄情感故事美文阅读 ,同时也关注各种 好听的音乐好句子摘抄等。CTRL+D即可收藏本站,我们期待您的再次光临!



热门话题

情感